首页 >> 应用经济学 >> 工作坊
标准化正积极成为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 第四届“标准化与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论点综述
2019年12月07日 14: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侯俊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日前,湖南大学和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举办的第四届“标准化与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举行。来自国内外标准化学者专家、ISO、IEC等国际标准化组织国内对口单位代表和相关企业代表充分交流,就标准化治理问题深入探讨。

 

  标准治理的理念正逐步形成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标准创新管理司副司长李玉冰在致辞中强调,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以标准化来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建设,提升国家治理能力,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重要决策的有力举措。

 

  湖南大学侯俊军教授给标准治理提出了一个初步的学术定义,即“一套与标准相关的价值、政策和制度的系统,在这套系统中,一个社会通过国家、市民社会和私人部门之间、或者各个主体内部的互动来管理与标准相关的事务”。他认为,标准治理包括三个层次的涵义。一是国家制度建设层面,主要是与标准相关的法律框架和政府治理能力;二是社会建设层面,主要是与标准相关的各种非政府组织、社团、机构;三是治理手段和技术层面,主要是标准制定、修订、执行过程中涉及的各种手段、工具和技术。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王平研究员以传统标准组织与标准联盟的发展历程为脉络,深入讨论了全球标准化治理体制的变革,传统标准化组织和标准联盟共存已成为全球标准治理体系的新格局。就目前全球标准治理体系来说,传统标准化组织仍在全球庞大国际“正式”标准化网络中发挥主要的中心力量,联盟标准化与传统标准化互补,逐渐形成一种关联机制。

  湖南大学方放副教授分析了高技术产业团体标准利益平衡问题,认为要实现高技术产业团体标准的利益平衡必须从各利益主体、利益分配、政府与市场外部驱动三个方面共同着力,建议政府应发挥好引导者、协调者、监管者、采购者这四类角色的作用。

  标准化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种制度安排

  原国务院参事张纲强调,标准是国家质量基础设施(NQI)的基本要素之一;标准化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技术支撑,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种制度安排;标准化合作是完善全球治理、促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为此,标准化要在标准化体系、体制机制、技术方法、发展评价、国际工作机制等多个方面实现综合创新。他认为,华为成功离不开如下几点:构建技术引领的计量测试体系、研制先进的产业标准、实施全球认证在内的强大质量技术基础。他提出,中国需要树立“大标准”理念,由工业领域向一二三产业和社会事业全面拓展,让标准助推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创建“标准化+”的工作格局;由重标准制定,向标准制定、实施、监督全方位转变,树立标准全生命周期的理念,促进经济社会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完善标准“化”起来的工作机制。

  印度尼西亚迪潘戈罗大学Bambang Purwanggono 教授通过介绍印尼国家质量标准基础建设,肯定了标准化对印尼在商品、服务和流程等方面做出的贡献,即使在实施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但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为加入东盟之前的印尼在国家建设方面提供了比较有效的建设航标。

  美国国家标准协会(ANSI)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许方解读美国标准体系时,讨论了法律、法规和标准之间的关系。湖南大学侯俊军教授认为,标准比法律柔软,比道德坚硬,比产业规划细致,比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微观,是国家治理体系中一个重要内容,与其他国家治理工具形成良好的互补。

  韩国延世大学Heejin Lee 教授以澳大利亚铁路为具体案例分析了标准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历史上澳大利亚铁路曾一度并未采取统一标准,由于各方利益冲突,各种不同标准的铁道轨距同时并存,这又导致进一步的封闭经济体系,以及与之相联系的政府封闭。这种封闭至今余温尚存,物联网时代的标准制定与治理依然冲突不断,新的治理结构尚未到来。

  标准是国际经济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

  ISO 亚太区域办公室主任Adrain Goh 先生介绍 ISO 的性质、主要工作、会员数量、 运作体系、ISO 亚洲参与计划等情况时表示,对标准制定中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动机、参与方式的识别非常重要。欧盟驻华标准化专家项目(SESEC) 标准化经理朱明辉比较了 CEN-ISO 维也纳协议和 CENELEC-IEC 法兰克福协议,阐述了欧盟标准和国际标准以及欧洲标准化组织和国际标准化组织各自在国际标准治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美国西北大学Justus Baron教授以物联网标准制定为例,详细讨论了标准组织在标准制定领导权方面激烈的国际竞争。细致的数据分析表明利益相关者、隶属关系、个人能力、利益平衡机制等的作用有所不同。荷兰蒂尔堡大学Olia Kanevskaia博士从法律视角研究了全球信息通信技术标准化的治理和领导力,认为标准化治理在全球信息通信技术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标准制定组织(SDO)治理的主要目标是利益平衡、防止一家独大。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Adbel Alashadafan 博士基于欧洲能源效率标签,对国际标准制定中的非商业利益进行分析,认为消费者等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代表性不足,标准和规则的制定主要体现制造商的偏好。

  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Dieter Ernst博士认为,中美技术摩擦加剧限制了美国对华技术出口,而标准化治理是其关键,这有可能导致国际标准体系分支,这种情况对于标准制定组织寻求标准必要专利市场失灵的解决非常不利。

  河北民族师范学院语言服务研究所所长蒙永业博士从标准编制国际化、标准文本国际化、标准使用国际化和标准活动国际化四个维度构建出标准国际化评价模型。研究发现:(1)国外利益相关方参与编制中国标准程度较低;(2)国家标准英文版母语接近度为 89.87%;(3)中国标准国际互认度低,难度大;(4)中国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量质量不高,近年来高速发展。

 

(文字:侯俊军,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图片:会议主办方提供)

作者简介

姓名:侯俊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