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世界经济学
贸易平台的衍生预期:基于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叠加效应的实证
2018年11月09日 18: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金泽虎 王孝璱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关键词:进口博览会;进口贸易;贸易效应;技术溢出

内容摘要:进口博览会效应可以继续演绎至道义导向、瓶颈产业、贸易结构、技术吸收以及放大博览会本身效应等衍生领域。

关键词:进口博览会;进口贸易;贸易效应;技术溢出

作者简介:

  摘 要:基于以往文献的梳理,进口博览会将带来消费者福利效应、技术溢出效应、产业结构优化效应、经济增长效应以及经贸关系促进等叠加效应。根据新古典增长理论,以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测算出全要素生产率,通过协整分析的验证,进口贸易对全要素生产率产生了促进作用。从进口贸易结构分类更细微的视角探讨不同种类的商品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实证检验得出:初级品、中间品、资本品和消费品对国内生产总值皆产生显著的积极影响,其中中间品的进口对国内生产总值的作用最大,其次是资本品、消费品和初级品。我国对初级品和消费品的进口并未引起重视。基于以上分析,进口博览会效应可以继续演绎至道义导向、瓶颈产业、贸易结构、技术吸收以及放大博览会本身效应等衍生领域。

  关键词:进口博览会;进口贸易;贸易效应;技术溢出

  

  Superposition and derivation of trade effects: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the first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Jin Ze-hu Wang Xiao-se

  Abstract:By combing the past literatures,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 first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will bring the benefit effect of consumers, technology spillover effect, industrial structure optimization effect, economic growth effect and trade relations promotion effect. According to the new-classical growth theory, using Cobb-dauglas function to calculate the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through co-integration analysis, the import trade has been proved to promote the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from a more nuanced perspective of import trade structure, to explore the impact of different kinds of commodities on economic growth, and empirical test shows that the primary goods, intermediate products, capital goods and consumer goods all have had a significant positive impact on gross domestic product, with imports of intermediate goods having the greatest effect on GDP, followed by capital goods, consumer goods and primary commodities. But China′s imports of commodities and consumer goods have not attracted much attention. Based on the above analysis, suggestions are put forward to enlarge the import scale, optimize the import trade structure, improve the absorptive capacity of technology and enlarge the exposition effect.

  Key words: Import Expo; Import trade; Trade effects;Technology spillover

 

  一、引言

  国际贸易自产生以来不停地在开放和保护两个主题之间游走。自由贸易理论一直强调出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但一国的出口必然是另一国的进口,贸易既然发生,其带给各国的利益就一定不可能是零和游戏。最早支持进口贸易的依然是基于比较优势的双赢和互惠,进口贸易对一国经济影响的促进效应不仅是合乎逻辑的,贸易实践还同时验证,特定时期的进口同时会具有更多的叠加与衍生效应。

  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经济总量世界第二、步入工业化后期的发展中大国,经济面临着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常态的阶段性转换,同时随着中国对外贸易规模的不断膨胀,世界各国对中国的贸易摩擦急剧升级,贸易环境趋紧。尤其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国美国正对中国进行贸易战。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实现贸易发展的创新性探索。2018年11月首届国家级以进口为主题的国际博览会将于上海举办,中国主动开放国内消费市场,将从世界各地进口多品种高质量产品,进一步推进贸易自由化,为本国经济的增长寻求新的动力。因此,以自由贸易理论为基础,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国内改革发展的艰巨任务下,为改善贸易环境和稳定经济发展,探索博览会带来的进口叠加效益,对于深入研究进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复合衍生效应是一个需要长期考量的重大选项。  

  二、有关进口贸易叠加效应的文献综述

  长久以来因出口贸易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显著,学者们多关注出口贸易研究,直到20世纪80年代国内外才有人开始进口贸易的相关研究。研究关注较多的是进口贸易的影响因素。学者们从国家或省级层面对一国进口贸易总额进行分析,认为不同的时期对不同的范围对象进行研究,得出的影响因素各不相同。人民币汇率、国内需求、外国直接投资、实际利率、人均GDP、出口贸易额、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国民收入、知识产权保护、双边贸易成本、国内相关政策都可以对进口贸易产生影响(谢智勇,1999[1];赵陵和李云峰,2001[2];赖明勇,2002[3];吕剑,2007[4];湛柏明,2011[5];余长林,2011[6];倪青山和曾凡,2013[7];于燕,2014[8];李爽、单琳琳,2017[9])。国内已有不少学者研究了进口贸易的影响因素问题,但是因其作为国民收入总值的一个减项因子,并未过多的对其和经济之间的关系进行探究。

  Romer(1993)[10]最早用实证研究证明了发展中国家机械设备的进口对于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Lawrence(1999)[11]和Ucaki&Arisoy(2011)[12]分别以美国和土耳其为研究对象,分析了进口贸易对该国经济增长产生的积极效应。国外研究给国内学者带来了启发,陆续探索以中国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佟家栋(1995)[13]提出不同时期的进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不一样。但总体上其对经济增长起积极作用。实际上,国内学者均运用不同的年份的数据,共同证实了中国的进口贸易在总量上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互为因果关系,且进口贸易对经济增长起了较强的促进作用(林媛媛,2000[14];范柏乃、王益兵,2004[15];徐光耀,2007[16])。陈勇兵(2011)[17]还从消费者福利的角度测算出中国消费者因为进口种类的增加而获得的福利金额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0.84%。除了计量统计方法,章晶(2006[18]、姚剑华(2008)[19]等人通过各种计算方法测算了进口贸易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这些都阐述了进口贸易总量与经济整体的关系。但是因为进口贸易并非国内研究侧重主题,相关文献少有从更微观的角度去研究某类商品对经济产生的影响。

  有些学者将进口贸易细分为初级品和工业制成品,郭强(2007)[20]、李兵(2008)[21]和孙景家(2010)[22]通过研究得出了一致的结论,都证明了进口对我国经济增长有长期稳定的促进效应,其中工业制成品的效果更为显著。而在短期,初级产品进口产生的效果不稳定。有些学者从要素密集度的视角,验证了资本密集型及技术密集型工业部门的进口贸易相对劳动密集型部门对中国工业发展及GDP发展的拉动作用更为显著齐友敏(2011)[23]、楚明钦和丁平(2013)[24]和郑文(2013)[25]等人均采用简单的二分法研究进口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实际上国际贸易商品种类繁多,分类越详细越可以得到精确的结果,而我国的进口并不仅局限于初级品和工业制成品,消费品作为国民生活需要更应作为研究对象进行分析。因此,对于进口贸易的分类应该进一步补充和细分。

  裴长洪(2013)[26]提到了将进口贸易根据国际贸易标准分类为初级品、中间品、资本品和消费品四类商品,据以分别描述了进口与经济增长的一般规律,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但未涉及到这四类产品对GDP增长的直接关系,促进效果如何。何昌、台德进(2015)[27]也详细的从初级品等的增长率角度探索了与经济增长的普遍规律但该方面研究仍旧匮乏。基于此,本文将以进口贸易结构细分的四个角度分别验证各类进口产品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

  进口贸易之所以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学者们普遍认为是因为进口品会产生技术溢出效应和竞争效应提高进口国的全要素生产率。Coe &Helpman(1995[28],1997[29])证明了贸易伙伴国的研发投入和机械设备的进口能显著提高进口国的全要素生产率。谢子远、项燕(2013)[30]也从人力资本和研发支出双要素吸收能力验证了进口贸易技术溢出效应,指出国际人力资本显著的提升了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但进口品的技术溢出效应会因地区差异产生不同大小的影响(李小平、朱钟棣,2005[31];谢建国,2006[32];王永齐,2006[33])。技术溢出效应可以通过进口品带来的资本积累(廖利兵,2011[34])或总供给增加(赵登峰、唐玲玲,2008[35])间接促进经济增长。

  伴随着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劳动生产率高的部门会吸收其他部门的生产要素,进而也会通过要素流动促进产业升级,雁形形态发展模式(赤松要1974)[36]和产品生命周期等均从理论上对进口贸易可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提供了支撑。黄庆波和范厚明(2010)[37]通过实证检验得出进口对第二三产业的拉动作用高于第一产业的结论,谢娟和廖进中(2012)[38]运用2003-2009年我国省际面板数据实证分析表明了进口贸易可以促进产业结构从不协调向协调,从低级向高级转变。徐承红、张泽义和赵尉然(2017)[39]也基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验证了进口贸易对我国产业间及产业内结构优化升级的动态影响。这些都从进口贸易总量的变化来验证产业结构的优化。

  本文研究立足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背景,通过对文献进行梳理得到该博览会给中国带来的效益,从进口贸易结构分类以及技术溢出等微观视角,探讨当代进口贸易的诸多叠加效应,并通过实证检验得出的结果给出进博会叠加效应的衍生探索。

  三、首届进口博览会贸易叠加效应的基本分析

  2017年5月,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宣布,中国自2018年起于上海举办一年一次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博览会,由中国发起,多个国际组织和多个国家共同参与。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我国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在当前贸易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具有无可替代的多重叠加效应。

  (一)消费福利效应

  中国通过国际进口博览会主动开放市场,“买全球、卖全球”,通过向“一带一路”沿线和世界进行采购,将消费市场升级。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人民的收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消费需求日益多元化和差异化,人们追求高品质美好生活,一年境外购物约2000亿美元,反映了我国优质产品供应不足,价格偏高。通过本次进口博览会,吸收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一流优质特色产品,优化我国家政、养老、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供应,丰富国内市场,改善城乡消费环境,扩大开放,促进我国消费升级。本次博览会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展,参会企业有200多个世界500强及行业龙头,签约品牌涵盖全球主要知名品牌,产品领域涉及服务贸易、汽车、智能及高端设备、消费电子及家电、服装服饰及日用消费品、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食品及农产品等领域。通过这个平台,城乡居民的选择将更丰富、便利和舒适,老百姓的消费将更开心、放心。

  (二)技术溢出效应

  根据前面的综述,进口贸易可以通过作用资本积累或总供给产生显著的技术溢出效应,也可以提高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内生增长理论认为,一国研发资本投入量和人力资本的增加都可以促进技术进步,隐含在进口商品中的有形和无形商品中的知识、国外研发投入和人力资本,可以对进口国产生外部效应,进口国消化吸收后,有利于知识存量的增加和研发费用的减少,间接增加本国资本积累,促进经济发展。本次进口博览会15万规模的采购商,引进先进的国外特色产品,包括海外首发新品、高端智能等高新技术产品。一方面,我国在进口这些先进产品的同时,模仿和吸收发达国家的已有技术从而实现自身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进口贸易可能会促进新的适宜技术的产生,进而实现技术溢出效应,促进提高我国企业的生产能力。

  (三)产业结构优化效应

  本届进口博览会可以通过进口大量优质产品优化我国资源配置,同时通过进口贸易的竞争效应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基于比较优势的进口贸易使本国稀缺要素的成本和价格降低,改变要素收益率,优化要素配置。进口贸易中的人力资本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高的部门会吸收其他部门的生产要素,进而也会通过要素流动促进产业升级。通过进口先进商品,国内企业将加大研发投入,不断提高自身劳动力素质,激烈的市场竞争产生优胜劣汰,迫使效率低的微观经济体退出市场,也优化了我国产业结构。我国通过常年的国际贸易,已经从最初的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升级为出口劳动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品为主的贸易大国,在当前增速转型与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应积极有效的从进口贸易中吸收消化,不断改进产品生产,自发供给高质量顶尖产品,努力升级为以知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商品的为主要出口的贸易强国,这也实现了从不断加大进口贸易的过程中最终实现进口替代。

  (四)经济增长效应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作为全球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开放市场的一次重要行动。是为了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在消费、出口和投资的视角基础之上,重点发挥进口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的一次实践。进口贸易可以产生技术进步效应,内生增长理论认为技术进步是经济进步的源泉,技术进步也可以带来资源的合理化配置和产业优化升级,促进经济增长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的良好发展模式,促进我国产品价值链攀升,提高我国产品国际竞争力,使我国的经济发展更加迅速。而一些学者也从各自从宏观的角度证明进口贸易总量对我国经济增长产生了积极的显著效应。

  (五)经贸关系促进效应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开放市场的世界各国“贸易大合唱”。不仅考虑到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也为全球贸易搭建了公共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与其贸易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冲突起到润滑作用。近期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根源在于中美两国之间的庞大贸易规模顺差。而本次贸易博览会主旨就是采购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产品,开放我国市场,释放巨大的消费潜力,扩大我国的进口额,通过合作来解决分歧,实现互利共赢的局面,造福世界人民。在今年盛夏,一款来自俄罗斯的特色冰淇淋走红上海,而包括俄罗斯冰淇淋在内的各种“俄罗斯制造”即将展示在中国国际贸易博览会,博览会尚未开始,中国买家已经积极做出回应。这充分显示出中国国际贸易博览会将为各参与国展示形象、打响品牌走向中国进而走向世界带来无限机遇,中国与贸易国之间将寻求新的合作点,有效化解贸易增长带来的问题与摩擦,促进对外贸易与经济积极稳定的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金泽虎 王孝璱 工作单位:安徽大学经济学院;安徽新华学院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世界经济-世博会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