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学院系
[访谈]段文斌:改革创新推动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2020年09月21日 22: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记者 张杰 字号
2020年09月21日 22: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记者 张杰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持续扩大国内需求和消费、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将有效推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形成。新型城镇化是带动投资和消费的重要抓手,消费和有效投资的增长将成为扩大内需的强大引擎,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保障我国经济行稳致远。围绕扩大国内需求和消费、积极扩大有效投资以及新型城镇化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段文斌。

  持续扩大国内需求和消费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当前形势下,持续扩大国内需求和消费是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必由之路。请您谈一谈持续扩大国内需求和消费的意义以及对策建议。

  段文斌: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我国面临的机遇不再是简单纳入全球分工体系、扩大出口和加快投资,而是倒逼扩大内需、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新机遇。近10年来,我国出现了第四轮消费升级,即对更高水平的教育、医疗、养老等需求日益增长,在不同的消费梯度上都存在大量的潜在和现实需求。如何满足好大量存在的潜在和现实需求,关键是扩大就业、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和提高供给体系质量,这些都是结构改革的题中之义。

  近年来,我国消费升级趋势明显与消费增速持续走低并存。为此,需要进一步规范资本市场,让中小投资者能够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保障住有所居的住房制度。总之,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目标追求,在新发展阶段须坚持共享的发展理念,以更加有效的制度安排实现共建共享。同时,这也是以消费扩大和升级促进产业升级和持续成长,进而增强发展动力的必然要求。

  积极扩大有效投资 提高投资质量和效益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您看来,应该如何把握有效投资的方面和重点?

  段文斌:生产要素(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投入和生产率是决定经济增长的基本变量。近年来,这些生产要素的实际状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人口结构转变和劳动力成本上升难以逆转;超常规投资已经难以为继;资源能源和环境压力已经倒逼更大力度的节能环保和生态治理。总之,依靠大规模要素投入已经难以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而转向提高生产率和以创新驱动发展成为必然选择。可见,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就成了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新逻辑。只有将投资置于这一新逻辑当中,才能清晰地认识其作用和意义。

  着眼长远,积极扩大有效投资,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关键在于,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一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作为政府主导型特征鲜明的经济体,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须依托于政府经济职能的转变——既要培育新动力又要减少摩擦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不仅可以直接促进经济增长,反过来又会促进新动力的生成。总之,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主线,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应致力于基础研究、共性技术研发组织和应用场景建设,应用研究、成果转化和技术渗透扩散更应该依靠市场调节,进而基于新技术形成新产业、新模式和新业态。

  二是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通过“挤入效应”,带动全社会投资。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破除制约市场竞争的各类障碍和隐性壁垒,营造各种所有制主体依法平等使用资源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的市场环境。政府致力于竞争性市场建设,推进开放准入和公平竞争,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

  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

  中国社会科学网: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是未来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对于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推动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创新,您有何建议?

  段文斌:第一,关于“新基建”。新基建在短期可以刺激和拉动投资,更好满足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对冲疫情影响;在中长期可以提高生产率,增加供给,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提高经济的潜在增长速度。对此大家基本不存在疑义,然而对新基建的理解和认识绝不应止步于此。

  新基建虽非应对疫情冲击的权宜之计和“特效药”,也不是可以孤立讨论的流行话题,但是新基建与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相契合,为效率改善和持续增长提供新动能,将深刻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未来走向。

  作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的组成部分,包括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在内的新基建,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依托,其本身也是战略性新兴产业。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我国即明确提出了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应当认识到,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和新基建都是一个较长期的过程。疫情为加快新基建带来契机,但深化结构改革依然是根本,而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是结构改革的必要条件。

  新基建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可以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同时投资有一定的回报率,才具有可持续性。融资难、融资贵,有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不够的问题,但更基本的是投资后的盈利能力不足。新基建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代表了高科技和未来产业,要实现盈利、保持可持续性,就必须依托内生消费需求和内生技术能力。

  第二,关于新型城镇化。我国的城镇化有巨大的潜力和空间,可以把城镇化作为需求侧扩大消费和供给侧产业升级的引擎,进而取得“一石多鸟”的效果。推进城镇化的关键在于完善城镇化布局和形态,城市网络(City Networking)或“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是均衡发展理念下的可行模式。

  从我国城镇化历程来看,探索过小城镇化模式和大城市化模式。在小城镇模式中,土地等资源能源利用率低,大工业难以聚集,整体就业压力难以化解,服务业相互提供市场的效应难以发挥;而大城市模式的障碍集中体现为“大城市病”。

  城市网络是把一个区域内的大城市与中小城镇,经由产业链和现代交通通信整合为一个经济系统,实现所谓“同城化”。中心大城市与外围中小城镇间的产业内分工,使得城市网络既可以形成并发挥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这样就既可以避免小城镇模式的弊病,又避免“大城市病”。中心大城市是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策源地,外围中小城镇为中心大城市提供产业配套。

  每个城市网络作为一个增长极,其生成主要基于各自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极与极之间形成产业分工,发展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基于城市网络,产业转移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东部向中西部梯度扩散,而是首先在不同中心大城市之间进行产业转移,进而在极内扩散。城市网络通过拓展产业成长空间,培育新的产业成长极,形成多极增长的新格局。城市网络的政策指向是适合我国的区域多样性特征,摒弃“一刀切”式的思路,针对不同区域推行差别化政策。特别是加快推进中西部地区城市网络的形成,把城镇化作为统筹城乡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抓手。

  城市网络模式使城镇化得以持续推进并创造出消费需求。一方面,农村居民人均资源占有量伴随城镇化相应增加,促进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从而有利于提高农业效率、增加农民收入和扩大农村消费。另一方面,农民的市民化将扩大城市消费群体,其生活方式发生深刻变化,从而消费水平明显提高。

  同时,城镇化可以拉动投资需求。城市网络的重要基础,一是中心城市与外围城镇之间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的完善,形成所谓“一小时都市圈”;二是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系的完善。农村人口能否较为顺利地转入工业和城镇,是决定城镇化进程的关键。从目前来看,农民在城镇就业所享有的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的残缺,已经成为农村劳动力转移的主要制约因素,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系将有利地推进城镇化。城镇化进程不仅带来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投资需求,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有效需求将成为消化钢铁、水泥等行业过剩产能的主要渠道。

  由此可见,城镇化是扩大内需最雄厚的潜力所在。城市网络模式不仅使城镇化得以持续推进,扩大了国内市场规模,而且深化了不同城市网络间的产业分工,以及城市网络中的大城市与中小城镇间的产业内分工,提升了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内在动力。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张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