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文摘
[文摘]吴易风:评西方经济学新古典学派和新凯恩斯学派的论战
2019年01月01日 12: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吴易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从1970年代初到1990年代初的大约20年中,西方宏观经济学发生了巨大变化。凯恩斯主义独领风骚的历史已经结束,代替它的是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论战的新局面。

  一、新古典宏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周期学派

  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是在1970年代初发展起来的,曾被称为理性预期学派。其主要代表有: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卢卡斯、斯坦福大学的托马斯·萨金特、哈佛大学的罗伯特·巴罗、明尼苏达大学的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和尼尔·华莱士,以及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罗伯特·汤森。由于在经济周期理论方面的分歧,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家又分为两派:一派是以卢卡斯为首的货币经济周期学派,另一派是以普雷斯科特为首的实际经济周期学派。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有三个关键性假设:经济当事人的最大化原则、理性预期和市场连续出清。

  1970年代初,凯恩斯主义既受到经验上的批判,又受到理论上的批判。1970年代出现的滞胀从经验上批判了占统治地位的凯恩斯主义。新古典宏观经济学从理论到政策全面地批判凯恩斯主义。当凯恩斯主义在实践上和理论上都陷入困境时,新古典宏观经济学不仅获得了发展的机会,而且试图从批判中找到理论和实践的新出路。

  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经济周期模型要回答的两个基本问题是:经济波动的初始根源是什么;其传动机制又是什么。卢卡斯的不完全信息模型,试图根据微观经济学的厂商供给理论来解释经济波动。他较早研究了产量和没有预期到的价格变动之间的正相关关系,这种关系被称为卢卡斯供给函数或卢卡斯供给曲线。由于预期的作用,增加货币供给对产量的作用等于零,这就是货币经济周期模型的政策含义。不难看出,新古典经济周期模型实际上就是加上卢卡斯供给曲线的“古典”宏观经济模型。

  卢卡斯的不完全信息模型的政策含义,主要是政策无效性命题。其中心内容是:预期到的货币供给的变化只影响价格水平,而不影响产量;只有没有预期到的货币供给的变化才影响产量。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十分强调公众对未来政策的预期。政策制定者可以选择不同性质的政策规则:刚性政策规则或反馈政策规则。刚性政策规则是无反馈政策规则,它要求始终一贯地实行一种不变的政策规则。反馈政策规则是根据经济状况按正常方式调整货币供给增长率,以适应宏观经济事件的政策规则。新古典经济学认为,货币供给的反馈规则是无效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政策观点还包含这样一层意思:他们赞成刚性政策规则,因为这样可以捆住政府的手脚,约束政府的任意政策行为,使政府不得不保持政策的一贯性,提高可信度。

  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中一种值得重视的学说,其影响不可低估。同凯恩斯主义相比较,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优势在于,它保持了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一致性和相容性,并为分析宏观经济问题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积极意义,是它对凯恩斯主义的系统批判。虽然这种批判只是从西方经济学营垒内部按照西方经济学基本原理展开的,然而它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动摇了凯恩斯主义。

  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理性预期概念,对在经济研究中确定预期的重要地位起了不小的作用,并在西方经济学中已被广泛采用。但是,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影响主要在学术方面,而不是在政策方面。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就其中心内容而言,不过是凯恩斯以前的“古典”宏观经济理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再现。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在经济周期问题上的根本缺陷在于,把周期的根源归结为预期失,否认生产无限扩大和劳动群众购买力相对缩小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直接原因,否认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是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当然,关于预期到的政策变化和没有预期到的政策变化的区别,对研究政策变化的影响不是没有积极意义的。然而,多数统计检验表明,货币经济周期理论不能解释实际情况,无法说明现实的经济周期。同时,货币经济周期理论关于经济周期传动机制的说明,也是经不住批评的。

  由于理论的根本缺陷和实践上缺乏经验支持,从1980年代后期起,货币经济周期学派便逐渐失去支持者。

  二、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实际经济周期学派

  实际经济周期学派又被称为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第二代。代表人物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芬恩·基德兰德、罗彻斯特大学的查尔斯·普洛塞和哈佛大学的罗伯特·巴罗。

  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和货币经济周期理论,是按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家对经济波动的初始根源的不同看法来区分的。同以卢卡斯模型为代表的货币经济周期理论形成鲜明的对照,以基德兰德—普雷斯科特模型为代表的实际经济周期理论认为,货币对产量没有重要影响,引起经济波动的不是货币因素,而是实际因素。货币存量变动不是产量变动的原因,而是产量变动的结果。在否定货币因素是经济周期的原因之后,实际经济周期学派必须在理论上回答两个问题:一是实际因素是怎样冲击或干扰经济,从而引起产量波动的;二是实际冲击波及整个经济的传动机制是什么。

  这个学派认为,引起经济波动的实际冲击包括很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生产率的变化,实际冲击属于供给冲击。同货币经济周期理论一样,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也假定市场连续出清。按照这一假设,市场总是处于均衡状态。在这一学派关于传动机制的各种说法中,“跨时期闲暇替代”说是影响较大的一种。

  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和货币经济周期理论都承认经济周期的存在。同货币经济周期模型相比,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在这个问题上前进了一步。同货币经济周期理论一样,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也完全排除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中的非自愿失业概念。在他们的模型中,失业都是自愿的,根本不存在非自愿失业范畴。因而,把工人失业的原因推到工人身上,说是由于工人为了在一个时期多挣工资而自愿在另一个时期多享受闲暇的结果。实际经济周期学派设计的跨时期闲暇替代这一传动机制是一种理论上的虚构,根本经不住实践的检验。

  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强调供给,这确实使它区别于强调需求冲击的经济周期模型。但是,只着眼于供给的经济周期模型同只着眼于需求的经济周期模型一样,都失之偏颇。单独用供给或单独用需求,都说明不了经济周期。从表面上看,危机似乎是流通领域中供给大于需求的结果。但这只是现象,这不是仅仅只对流通领域的片面研究所能回答得了的。必须进而研究生产领域,从揭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入手,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实际经济周期理论问世不久,就引起了不少西方经济学家的怀疑。

  三、新凯恩斯主义

  在凯恩斯主义陷入无法摆脱的困境时,一个新的主张政府干预的学派在1980年代出现了,这就是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新凯恩斯学派的主要成员有:哈佛大学的格雷戈里·曼丘和拉里·萨默斯、麻省理工学院的奥利维尔·布兰查德和朱利奥·罗泰姆伯格、哥伦比亚大学的艾德蒙·费尔普斯、伯克利加州大学的乔治·阿克洛夫和珍妮特·耶伦、斯坦福大学的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威斯康星大学的马克·格特勒,以及普林斯顿大学的本·伯南克。格雷戈里·曼丘和戴维·罗默编的《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两卷集,是有代表性的新凯恩斯主义论文集。

  非市场出清假设是新凯恩斯主义的最重要的假设。经济当事人的最大化原则和理性预期两个假设,使新凯恩斯主义突破了原凯恩斯主义的框子。这两个假设是新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所共有的。这表明,新凯恩斯主义想解决原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和传统的微观经济学的矛盾,试图在微观经济学基础上重建宏观经济学。

  新凯恩斯主义模型的关键在于,工资和价格黏性或工资和价格缓慢调整的假设。工资和价格缓慢调整使市场不能连续出清。因此,工资和价格黏性的理论基础,是新凯恩斯主义者必须集中力量解决的重大问题。新凯恩斯主义试图在利润最大化和理性预期的基础上,对此提出微观经济学的解释。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对名义黏性和实际黏性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比如:解释名义黏性的理论有“菜单成本论”、“长期劳动合同论”等,解释实际黏性的有“隐含合同论”、“效率工资论”等。

  新凯恩斯模型被称为非市场出清模型。这一模型的结论是:总需求的减少在短期内会降低实际产量和价格水平,但在长期内只会降低价格水平。新凯恩斯主义模型中的这一结论同原凯恩斯主义模型中的下一结论是完全一致的:总需求的增加在短期内会提高实际产量和价格水平,但在长期内只会提高价格水平。

  西方经济学家对经济周期的不同解释,表明了他们各自对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内的稳定政策的不同观点。新凯恩斯主义论证工资和价格黏性,承认协调失灵,承认没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可以使厂商的行为符合社会利益,就是要为政府干预提供微观基础。

  新凯恩斯主义在理论上的尝试,是把传统的微观经济学和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学结合起来,为宏观经济学提供微观基础。原凯恩斯经济学缺少微观基础,因而受到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尖锐批判。新凯恩斯主义汲取了原凯恩斯主义在理论上遭到惨败的教训,接受了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挑战,抛弃了原凯恩斯主义在最大化行为和预期问题上的旧观点,避开了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批评。在经济当事人追求最大化和理性预期的假设下,新凯恩斯主义用一套比较圆通的说法,坚持了非市场出清这一凯恩斯模型的核心内容。这就为国家干预经济的学说重新争得了一个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新凯恩斯主义就其核心内容来说,本质上是原凯恩斯主义在现代的翻版,就像新古典经济学是“古典”经济学在现代的翻版一样。导致非市场出清的工资和价格黏性,是新凯恩斯主义试图在理论上进行解释的中心问题,而稳定政策的有效性则是新凯恩斯主义试图通过统计检验加以论证的中心问题。

  新凯恩斯主义对工资和价格黏性提出了形形色色的理论说明。从西方经济学的角度看,这比没有任何理论说明的原凯恩斯主义的名义工资刚性武断的论断,当然要显得完善一些。但是,西方经济学家发现,新凯恩斯主义者提出的工资和价格黏性的原因太多了,以致使人们莫衷一是,无法了解何者是主要原因,更无从了解工资和价格黏性是否有统一的原因。

  不过,人们也可以看到,新凯恩斯主义者多少有一种现实感。而这正是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家所最缺少的东西。以非市场出清为特点的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周期模型和以市场出清为特点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经济周期模型是对立的,然而,在经济周期的根源这一根本问题上,二者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不敢深入到资本主义制度内部去寻找经济危机和经济周期的真正根源,而是企图用现象掩盖事物的本质。

  新凯恩斯学派的理论正在创立之中,它能否成功地为国家干预经济的学说提供一个被西方经济学界认可的微观经济学基础,现在做结论还为时过早。

  市场出清还是非市场出清,政府失灵还是市场失灵,政策无效还是政策有效,这是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理论观点和政策主张分歧的关键所在。新凯恩斯学派和新古典学派之争的实质,在于如何看待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新凯恩斯学派和新古典学派的争论看来还会持续下去,争论结果尚难逆料。一般说来,当资本主义经济比较稳定、经济危机和失业不十分严重的时候,自由主义容易抬头;相反,当经济危机和失业严重的时候,政府干预经济的理论和政策主张往往会得到大量的拥护者。

  新古典学派和新凯恩斯学派各自把工资—价格灵活性和工资—价格黏性当作是宏观经济分析的关键。他们都刻意求新,在提高分析技术上下功夫,建立了许多复杂的数学模型,以致使一般读者望而却步。然而,他们对宏观经济的运行并没有提出多少真正有科学依据的新见解。他们都不了解社会总资本再生产和流通的条件,都不从资本主义经济内部联系中寻找经济危机和周期的根源。

 

  (吴易风,1932年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教授。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1991年第6期,原文标题《市场经济与政府干预——评西方经济学新古典学派和新凯恩斯学派的论战》。中国社会科学网张文齐/摘) 

作者简介

姓名:吴易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