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滚动新闻
全球“央妈”疯狂“淘金”为了啥
2019年02月19日 17:01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袁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 记者 袁源

  过去十年,各国央行对黄金的储备行为在逐渐发生转变。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这些机构重新评估黄金在其资产负债表上的相关性和重要性,并于2009年对黄金储备的情绪发生变化,20年来首次从净卖家转为净买家。而这一追捧黄金的趋势在2018年达到一个新高潮,其热度延续至2019年,各国“央妈”增持黄金已成潮流。

  2月初,世界黄金协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受到市场风险与经济增长间的相互作用,今年黄金需求将提高,并将黄金定义成为“2019年宝贵的战略性资产”。

  黄金净买入达数十年高位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发布的《黄金需求趋势》显示,2018年的全球黄金需求同比增长4%至4345.1吨,主要原因是央行黄金净买入达到数十年高位,以及下半年金条与金币的投资量加速。

  数据指出,2018年,全球央行黄金储备同比增长651.5吨,增幅达74%,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表示,2018上半年,各国央行总计持有价值1.36万亿美元的黄金,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0%左右。

  公开信息亦显示,去年包括匈牙利央行、波兰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均有积极配置黄金的动作。

  中国央行也加入了全球央行的“淘金”热潮。2月11日,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中国央行连续两个月“增持”了黄金。此次中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末,中国官方黄金储备达5994万盎司,环比增长38万盎司。

  这是中国央行自去年12月时隔两年多首次增持黄金后,再度购入黄金,两个月合计增持黄金量为70万盎司。

  2月1日,国际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发表了一份题为《持有黄金的有力理由》报告称,由于全球债务不断增长以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持续存在,金融市场正进入一个股票和债券都表现不佳的时期,这使得黄金成为一种有吸引力的资产。

  “地缘政治风险的实质性转变,以及政府债务接近纪录高位的累积,令其他潜在的无风险资产更加受到质疑,并带来制造通胀的诱惑,从而进一步增强对黄金的需求。”报告称。

  伯恩斯坦分析师们指出,对黄金市场而言,有两个重要指标处于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全球债务处于创纪录高位;各国央行正以前所未有的水平买入黄金。

  CMC Markets大中华区市场分析师任震鸣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对于目前各国央行热捧黄金的行为,主要集中在新兴市场国家,其目的是为了自身金融体系的稳定,以及优化资产配置,因此才强化了黄金作为储备资产的重要性。

  新兴市场的汇价2018年上半年因美元强势,出现严重的贬值,如美元对土耳其里拉(USDTRY)2018年上半年一度升值91.5%,全年升值40.12%;美元对俄罗斯卢布(USDRUB)升值20.94%,全年升值25.45%;美元对匈牙利福林(USDHUF)升值15.65%,全年升值14.9%……

  “因此,这些国家增持黄金是应对本国货币汇价的疲软。同时,在2018年四季度,全球经济增速有放缓的预期,并且全球主要股票市场都在下跌中,推高了黄金的避险需求。”任震鸣表示。

  在2018年的10月11日,黄金单日从1190水平上涨至1225水平,上涨35美元盎司水平,为2018年年内最大单日长阳,ETF的流入量为全年最高。

  而据高盛的一份预测,全球央行在本年度黄金购买仍将强劲。总体来看,全球央行的“小金库”仍在增量。高盛在2月7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19年各国央行的购买总量可能约为650吨,与去年基本持平,这主要受到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以及新兴市场货币承受的压力减少的影响。

  抛售黄金治标不治本

  在这波增购大潮下,还有一些例外。

  受到经济困境困扰,委内瑞拉和意大利的政府正在考虑出售黄金储备。

  根据反对派立法者的消息,委内瑞拉政府去年出售了超过40%的黄金储备,用于资助政府支出和债券偿付。当下,陷入困境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试图从英国央行提取价值12亿美元的黄金,但这一计划遭到了阻挠。

  而意大利执政党联盟本周提出提案,试图允许政府修改宪法以出售该国的黄金储备。

  对资金拮据的政府来说,贡献出自己的“小金库”能够多少解决一些问题,黄金的避险保值意义也正体现于此。

  任震鸣表示,委内瑞拉目前局势动荡,外汇市场上,美元对委内瑞拉玻利瓦尔(USD/VEF)的上涨从2018年初的1:9.975至2018年底的1:248209。

  “正所谓‘乱世黄金’,当一国金融体系崩溃之后,其在全球贸易体系中,那怕仅仅是维持人道的基础需求上,本国货币或者信用体系已经无法完成支付,因此只能依靠黄金或其他实物资源来完成,这一现象在过往的历史轨迹中比比皆是,比如苏联解体、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任震鸣说。

  然而,出售黄金能解决这些国家的经济问题吗?

  “我们大多数人的沙发后面都可能有几枚遗落的硬币,只有愚蠢的人才认为把这些钱捡起来就可以解决自己的财务危机。”彭博社专栏作家David Fickling如此评价一些国家政府计划出售本国黄金储备的消息。

  历史经验也证明,这或许是一桩弄巧成拙的事。1999年,英格兰银行(英国央行)曾经出售了大量的黄金储备,而后黄金市场就进入了大幅上涨的牛市中,该国这一出售黄金的举动成为了黄金市场多年的“笑柄”。

  2007年,西班牙央行出售了40吨黄金,而之后,深陷危机的塞浦路斯也在2013年如法炮制,并直接诱发了金市的崩盘。

  任震鸣表示,回到此次危机本身,委内瑞拉的经济问题是政局不稳定所致,还牵扯到其他大国的搅局;而意大利经济问题是因欧洲人口结构改变导致的产业结构变化,并且政府的负债过高,和黄金问题牵扯不大,出售黄金仅能应短急,不能治本。

  贵金属进入新牛市?

  无论是出售还是购入,都显示了黄金这一避险资产的重要作用。这种情况下,金价将走向何方?

  美国知名投资博客网站Seeking Alpha上的一篇评论认为,黄金和白银可能处于新的牛市周期初期,因为一些看涨的基本面和技术面因素正在出现。

  从黄金市场本身看,央行的增持对于黄金价格可以产生向好的预期,至于对金价的实际影响幅度,还需要结合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

  “比如,当黄金的价格处于上升通道中,其市场趋势的背后代表了零售投机者、机构投资者以及央行的一致预期性,此时,央行继续增持黄金的信号,可能会催化更大级别的上涨。理由很简单,央行在上升通道中还会继续增持黄金,那么相较央行持仓量分散的零售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等会抱团。”任震鸣说。

  不过,任震鸣也表示,当黄金的价格处于下降通道中,央行的增持行为可能被理解为一种暗示筑底的信号,未必能快速使得金价崛起。

  其主要原因是,在二级市场中,趋势交易是零售投机者以及机构投资者的主要交易法则,在趋势没有形成有力度的上涨波段前,很难形成一致性;而央行的增持黄金往往是一个长期行为,尤其是当越来越多的央行在一个区间买入黄金,那么这个区间成为底部的可能性会很高,比如2018年8月-10月的1160-1190水平区间。 

作者简介

姓名:袁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