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观点
韦晓慧: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和制造业发展
2018年11月20日 14: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韦晓慧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制度质量和金融发展对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和制造业发展有着不同的影响,主要取决于东道国的经济特征。

  制造业发展是发展中国家和后发展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的必经之路。因地制宜实施正确的工业化与制造业发展战略,是推动制造业发展的关键所在。独立以后,非洲国家先后遵循过进口替代战略和出口导向战略来发展制造业,以助推本国工业化。然而,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探索,非洲大陆多数国家并未在加快工业化进程上取得很大的成绩。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非洲国家结构的显著特征是农业占比较高,工业部门集中于采掘业,主要依赖中间制成品,导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份额较小。对中间产品的依赖意味着,撒哈拉以南非洲制造业未能吸引大量劳动力,无法解决大多数国家普遍存在的高失业问题。一些非洲国家和机构也在不断反思如何走出上述两种发展战略的困境,有意识地努力打造自身的制造业体系。非洲各国和各机构积极推出一些工业化和制造业发展战略和政策。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非洲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受益于21世纪初全球经济的普遍繁荣,非洲大陆改变了20世纪80—90年代经济增长缓慢的状况,宏观经济形势整体趋好,许多非洲国家采取鼓励外资流入的政策,吸引全球投资者的关注,非洲大陆的外资流入规模也显著增加。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在波动中逐渐增加,从1990年的17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峰值460亿美元,但2016年下降到404亿美元,2017年进一步下降为296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1990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占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内投资的比例翻了一番;而全球金融危机后,外国直接投资占国内投资的比例下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停滞不前。巴西、中国、印度、南非和马来西亚五个新兴国家已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主要来源。世界银行(2018年)指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外国直接投资以较低的成本在南南合作中进行技术转让,使其更具吸引力和适应性。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不可预测和不稳定趋势增加了其潜在风险,因此需要进一步了解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对东道国经济活动的影响。

  金融部门的发展可以通过分配资金到生产性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研究表明,金融市场的发展已成为影响东道国外国直接投资溢出效应的关键条件。如Omran和Bolbol(2009)研究了阿拉伯国家金融发展与外国直接投资在东道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之间的关系,发现金融市场发展是影响外国直接投资溢出效应的一个重要因素,金融部门相对发达的国家,正向溢出效应更明显。Hermes和Lensink(2003)对金融发展作用的研究表明,与欠发达国家相比,金融部门发达国家的FDI溢出效应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为明显。尽管已有大量的理论和实证研究,但金融体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和重要性仍然是复杂和不可预测的。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采取了旨在吸引外国投资者并创造适宜的投资环境的政策,以期解决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固有的结构性瓶颈问题。在复杂多变的全球政治经济中,制度质量被认为是经济活动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制度质量不仅涉及商品、服务交换及人员治理的框架,协调生产关系和生产过程,还可能通过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如外国直接投资)对经济活动产生间接影响。制度质量的提高能够通过重塑经济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来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Ghazalian和Amponsem认为,提高制度质量能够鼓励个人和企业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从而刺激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发展。

  基于撒哈拉以南非洲过去三十年的工业化轨迹,再加上贸易条件恶化,债务增加和外部金融波动等挑战,探讨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对其制造业产出的影响以及金融发展和制度质量的调节作用至关重要。全球金融市场仍然波动且不可预测,商品出口和借贷成本相关的风险上升,外国直接投资增长对于维持经济增长和发展至关重要。本研究对1980—2015年43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检验,探讨其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对制造业产出的影响。研究表明:第一,外国直接投资并未有效促进制造业产出的增加,原因是外国直接投资主要流入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体的资源和农业部门。第二,金融发展程度和人力资本水平是影响其吸收能力的关键因素。金融发展和人力资本对外国直接投资与制造业产出之间关系具有调节作用,金融发展和外国直接投资的交互项、人力资本和外国直接投资的交互项,都使得外国直接投资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制造业产出产生了正向效应,使其从负向影响扭转为正向影响。这表明,外国直接投资溢出对东道国经济的影响,不仅取决于其对制造业产出的直接影响,还取决于其通过金融发展和人力资本以及制度的吸收能力产生的间接影响。第三,减少政府干预、贸易自由化和增加进入市场的自由度等优化制度质量的措施可以提高制造业产出增长,同时减少政府干预能够加强外国直接投资对制造业产出的影响。第四,尽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金融发展对制造业产出为负向效应,但这种趋势在危机后发生逆转,凸显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应日益加强金融部门发展。

 

  (作者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讲师)  

作者简介

姓名:韦晓慧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