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观点
温建东:中非产能合作研究大有可为 在上海首届中非产能合作论坛上的讲话
2018年11月19日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温建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尊敬的各位学者,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上午好!很高兴有机会参加上海中非产能合作论坛!

  先介绍中非产能合作基金。2015年12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中非峰会上宣布设立首批资金100亿美元的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由外汇储备持股80%,中国进出口银行持股20%。作为中长期开发投资基金,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坚持市场化、专业化和国际化原则,秉承“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理念,支持能够促进中非合作,改善非洲民生,推动经济发展的项目。

  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运用股权、债权、子基金、贷款等多种投融资方式,重点投资于非洲地区,服务于非洲的“三网一化”建设,覆盖制造业、高新技术、农业、能源矿产、基础设施和金融合作等各个领域。基金可以根据项目具体情况和合作伙伴需求确定投融资工具组合和不同货币组合(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自成立以来,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已出资14个项目,支持了资源能源、制造业、通信设备等领域一批预期收益良好、示范作用显著的中非合作项目。目前基金累计投资达到10多亿美元,带动近百亿美元的资金落地非洲。  

  这次论坛的召开十分及时,恰逢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功举办,以及非盟峰会上有49个国家签署了非洲大陆自贸区框架协议(CFTA)。围绕当前产业发展和国际形势,中非产能合作研究大有可为。关于中非产能合作,还有很多难题,等待各位解答。我个人想到的主要有:  

  首先,关于中国发展模式的成功经验及其对非洲的借鉴。罗纳德·科斯说过,197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二战以后人类历史上最为成功的经济改革运动。到底中国做对了什么?他没研究完就去世了。现在,围绕中国发展模式的问题更多了。例如,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否是独特的?能否复制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如果中非合作帮助非洲成功实现工业化,那么,中国模式、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就更有说服力,中非命运共同体就更加坚实。  

  第二,非洲如何争取国际产业转移以及布局中非产能合作?1960-1990年代,日本、亚洲“四小龙”、“四小虎”和中国先后承接了劳动密集型产业,涵盖服装纺织业、轻工业、电子装配业等行业。如今,中国一些优势产业由于受国内劳动力成本增加等内外因素影响,需要谋求新的发展,非洲国家强调非洲比较优势明显,例如,劳动力成本低廉。很多国家成本差不多是中国的1/4,并且人口红利突出,非洲的工业化意愿强烈。但是从实际来看,是东南亚而不是非洲承接了更多的产业转移。那么,非洲国家自然会问,中国吸引产业转移有何经验?按照一般的认识,中国的“药方”是吸收FDI,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增加外汇收入,引进先进技术、市场和管理经验,增强经济增长后劲。其实,1993年以前中国外汇主要是靠输出石油、煤炭等资源换来的,石油出口创汇高达四分之一。然后在严格控制外债的基础上,不断改善基础设施和投资软环境,最后吸引FDI多年位居世界前列。此外,中非产能合作如何利用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以及应对保护主义?非洲铬、钴、铂的储量占全世界的90%,黄金占50%,还有石油、铜、铁等多种资源。如何创造条件善用这些比较优势,延长加工链条?能否利用光伏、无线通讯和数字技术帮助非洲实现跨越式发展?  

  第三,非洲国家如何借鉴基础设施发展模式?非洲过去的做法是政府举借主权外债造桥修路。但是,此举容易造成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影响宏观稳定和投资者信心。我们常说中国经验是要想富先修路。其实,中国修路不错,但采用的是使用者付费的办法,用收费公路摆脱了融资瓶颈。所以,非洲也应学习借鉴使用者付费模式。现在中国一些观点提出投建营一体化。但是,非洲外汇短缺仍然是个问题,仍然需要在改善基础设施的同时开展中非产能合作,解决非洲双缺口困境。举个例子,我们中非产能合作基金投资的传音Tecno项目为非洲创造了8000个就业岗位,很好地融入了当地人民的生活,但是埃塞面临外汇短缺和汇率贬值问题,影响了项目经济效益。这时,中非产能合作基金投资的保利协鑫油气项目打出了该国第一桶油,有望成为埃塞大型创汇项目。  

  第四,如何一步一步改善营商环境的?中国的起步是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建立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如今,非洲CFTA也将为经济起飞奠定了统一的大市场。非盟认为,CFTA涵盖12亿人口和3.5万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形成了比40年前中国大24倍的统一市场。这为工业化投资创造有利条件。但是,非关税壁垒还是统一大市场的阻碍,例如标准、检验检疫。  

  第五,中非产能合作如何与人民币跨境使用结合?近期,美元加息和缩表已经导致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出、汇率贬值、储备下降。2017年,非洲对中国出口752亿美元,自中国进口947亿美元,逆差195亿美元,需要国际流动性支付逆差。非洲国家可以充分利用中非产能合作的机会,通过更多使用人民币,分散商品进口的汇率风险。但如何完成人民币供给、在当地开户落地、最后汇回国内的闭环,实现良性循环?这些需要专家提供详细研究论证。  

  第六,如何全面客观揭示中非合作现状以加强国内外的认识和理解?例如,西方指责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我们自己强调2017年中非贸易额1700亿美元,增长非常快。但是我们很少提贸易差额和商品结构。因为中国顺差200亿美元,进口大宗商品,出口制成品。其实长期来看,中非贸易大体平衡的。从1995年到2018年9月,中国对非出口9,872亿美元,进口9,722亿美元,顺差仅仅149亿美元,占比进出口总值的0.7%。而且,中非外贸结构和西方与非洲贸易也没有区别。又如,中国债务陷阱论。我们的回应比较简单。倒是最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项目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提供的贷款目前并未显著加剧非洲的债务危机。”在大多数非洲国家,战争、腐败和原材料价格下跌是债务风险的主要原因。  

  最后,我代表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表个态,我们致力于中非产能合作,支持非洲国家工业化建设,专注于为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贸易提供融资,发挥优化配置资源、防范风险的金融服务功能。在这个大有可为的新时代,我们愿与专家学者们共同成长,为打造中非命运共同体添砖加瓦。

  祝愿中非合作和研究硕果累累!谢谢大家!

  

  (作者系中非产能合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作者简介

姓名:温建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