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观点
姜璐:中国对非农业投资的模式、问题与对策
2018年11月19日 10: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姜璐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第一,动机。中国政府之所以积极推动农业“走出去”,大体出于两方面的战略考量。首先,也是最为重要的是,鼓励中资企业投资境外农业的动因在于保障国内农产品,特别是战略性、大宗农产品(如粮棉油糖胶等基本口粮与重要工业原料)的有效供给。通过贸易、投资等方式开发利用境外农业(特别是水土)资源,以补足国内市场对大宗农产品的需求,几乎成为中国别无选择的选择。不过,由于我国至今尚不掌握对大宗农产品的定价权,过度依赖进口意味着中国将更易受到国际农产品价格波动的冲击。因而,通过农业“走出去”——亦即以绿地或并购等方式直接投资境外农业的生产及其上下游环节,并由此获得权益农产品,可以作为除农产品贸易之外补足国内需求的一种更为可靠的应对方案。值得指出的是,为保障国内13亿人口的粮食安全不受威胁,中国政府始终坚持粮食高度自给,2014年进一步提出“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指导原则。鉴于此,国内有限的耕地资源不可避免地将优先用于谷物特别是口粮种植,因而,口粮之外的特别是土地密集型的大宗农产品,势必成为境外农业投资的重点。从更长远的角度考虑,农业“走出去”战略也有利于中资农企技术与管理水平的提升,及其在全球范围内的产业链布局与品牌建立,这对于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农业公司,增强中国在全球农产品贸易领域的定价与议价权等,同样具有深远意义。不过,相较于满足国内需求这一更为迫切的需求,这一考虑可能更多作为未来长期的战略目标。上述动机考量,也大体决定了中国农业“走出去”在全球的行业与地理布局。  

  第二,现状。截止到2016年底,中国对非洲农业投资存量达到12.7亿美元。从行业分布上看,对农林牧渔生产行业的投资额为6.3亿美元,约占到存量总额的一半。与对外农业投资的总体态势相统一,种植业在农业生产投资中占主体(约七成),其中又以对棉花、橡胶、糖料、剑麻等非谷物类经济作物为主——这一格局一方面与相关非洲国家/地区的殖民经济遗产相关,另一方面也与前文述及当前中国对境外开展农业投资的基本动机相符,进而驳斥了一度流传的关于中国在海外圈地囤粮的不实传言。就区域国别分布而言,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农业投资主要集中在东部和西部非洲,其中东部高原地带集中了中国在非洲最多亦最主要的种植业投资,而西部沿海国家则集中了大批中资渔业投资企业。就企业类型而言,尽管民营及中小型企业在绝对数量上占优势,但在较大规模的农业投资项目中,仍旧以大型国有(或控股)企业为主角。以种植业投资为例,在涉地面积超过一千公顷或投资金额在千万美元以上的农业项目中,中央、地方国有(或控股)企业占据主体,这其中又以农业企业为主,非农企业除了早年从事对非农业援助的转型之外,主要是需要以农产品(如棉花、甘蔗、橡胶等)作为原材料的制造业企业。  

  第三,模式。在融资模式上,目前投资非洲农业的中资企业大都以使用自有资金为主;除此之外,银行贷款特别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相对优惠的银行贷款,是这些企业另一条重要的融资渠道。在价值链分布上,截止到近年,在非中资企业的农业投资更多集中在价值链的生产环节且一般采用新建模式。虽然不少农业项目也涉及一些加工活动,但总体份额不大,且大都限于初级加工,产品的附加值有限。而对种业、饲料等上游及除加工以外其他下游产业的投资及对当地企业的并购经营,虽陆续开始出现,但规模仍旧较小。生产模式上,由于很多非洲国家自身的农业生产体系不够成熟,因而投资非洲农业的中资企业往往不得不以绿地投资方式从建立生产体系开始。目前在非中国农业投资者采用的生产模式有三种,即农场生产、订单农业或上述两者的结合。最后,在销售市场方面,中资企业在非洲投资的粮食作物种植项目在大多数情况下规模较小,这些项目通常采用农场生产模式,也由于规模有限,因此主要服务于当地市场;中资企业在非投资的经济作物种植项目的市场渠道则更加多样化,可能供应当地、欧美及中国市场。  

  第四,问题。首先,融资仍旧是参与对非农业投资的中资企业面临的较大甚至首要难题。以莫桑比克为例,据估算对每1公顷土地的资金投入至少在6万—9万元人民币不等;以500—1000公顷的土地规模而言(按7.5万/公顷估算),投资额即在3750万—7500万元,这对于占对非农业投资主体的中(小)规模农业企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然而,前面提到,当前对非农业投资企业的资金来源,除了自有资金之外,主要来自两大国有政策性银行的资助(及国家财政补贴)。但一方面,这些贷款对借款人提供国内抵押物的要求比较严格,另一方面,由于此类资助有倾向于国有或实力较强的产业化龙头企业的指向,使得参与对非农业投资的中(小)规模或民营企业往往存在明显的融资瓶颈。其次,在价值链及生产模式上,在非洲投资农业的中资企业主要集中在农业生产环节并大都采用新建方式,对于其他上下游环节的介入程度及并购经营的规模均较低。这一方面限制了产品在当地及第三国市场销售的附加值,另一方面也未能有效助力对非洲当地农产品加工制造能力的培育。同时,截止到目前,除了典型应用于棉花种植的订单农业之外,中资企业在非洲较为广泛地采用农场模式。这一模式对于中企而言更加便于管理,也有利于保障足以确保成本回收的基本产量。然而,由于直接涉及对当地土地的租买,较易产生土地纠纷——这在非洲较为复杂的土地所有制背景及中企对当地状况往往缺乏深入了解的情况之下更为如此。最后,在市场及收益层面,就粮食作物而言,中国在非的农业项目主要供给当地市场(包括当地华人社群),这理论上将有助于提升投资所在国的粮食安全水平,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中资企业有时存在对当地市场了解不够、定位不准的情况。而就经济作物项目而言,除了满足当地市场与向第三国出口,前文述及国家推动“走出去”战略的重要动机之一在于,补足中国国内市场的缺口。但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一方面,不少企业受制于粮棉进口配额等限制,即使希望将生产出的初级农产品运回国内,却困难重重;另一方面,由于尚未能够在投资国建立下游加工、仓储、物流等环节,因而也暂时难以通过转移产业链的方式利用当地产出的初级农产品。  

  第五,对策。首先,从政府政策角度,相关部门需要进一步完善对境外/对非农业投资企业在政策鼓励、金融财税、保险外交等方面的全面支持体系。这其中又以融资及信息支持尤为重要。一方面,相关部门应继续扩展并加大对境外农业投资金融支持的渠道和力度,特别是适当向符合基本要求、有意向海外发展的中小规模民营企业倾斜,从而使更多企业首先“走得出去”;此外,相关部门还需在鼓励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为其在境外特别是如非洲这样条件更为不利、环境更加复杂的地区开展农业投资提供更为具体可靠的咨询信息,或在投资企业与专业咨询机构之间搭建渠道,从而增加企业的投资成功率。其次,从企业能力角度,“走出去”特别是“走”到非洲这样的目的地进行投资,对企业财力、人力、信誉、规划、管理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其中尤为重要的在于人才——且这种人才不局限于农业人才,而是综合性人才。由此可见,从事对非农业投资的企业,更需要一支不仅会生产更要懂市场懂管理、不仅会专业更要懂当地、不仅会经商甚至具备一定国际发展意识的复合型人才队伍。这无论对于企业的盈利与口碑还是国家的战略与形象都具有重大影响。最后,在当地限制方面,以非洲为例,其落后的硬件(基础设施、物流体系等)和软件(政府效率、政商环境等)条件,确实给中资企业造成诸多客观阻碍,并且这种阻碍很多不是我方能够影响和消除的。唯一的对策,只能是多做了解、早做准备、积极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这就进一步强化了之前提及的(政府或咨询机构)信息支持及企业人才的作用。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发展合作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姜璐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发展合作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