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微观经济学
[文摘]程玲 汪顺 刘晴:融资约束与企业研发操纵
2019年08月21日 20:27 来源:《财贸经济》2019年第8期 作者:程玲 汪顺 刘晴 字号

内容摘要:与现有文献不同,本文更加专注于考察融资约束对企业研发操纵这种策略性创新反应的影响。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融资约束与企业研发操纵的经济学分析

  【作者简介】

  程玲,上海财经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

  汪顺,暨南大学管理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

  刘晴,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博士。

  

  中国是世界上融资环境最差的国家之一,72%以上的中国企业都面临着一定程度的融资障碍。已有的理论与经验研究均表明,融资约束会抑制企业的研发参与以及研发强度。因此,我国的企业研发强度(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之比)理应保持在低位水平,如2007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中企业研发强度仅为0.56%。然而,基于2008-2014年中国上市公司数据,杨国超等(2017)却发现企业平均研发强度的均值保持逐年上升的态势。不禁让人疑问,在企业普遍面临融资困境的中国,企业研发参与以及研发强度为何会呈现出不降反升的数字异象?

  另外,为激励企业进行研发,2008年4月14日科技部、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颁布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方法》(以下简称《管理方法》)。但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必须满足《管理方法》)所规定的门槛,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研发强度门槛。只有当研发强度超过相应门槛值,企业才有可能获得“高新技术企业”称号,进而享受10%减税优惠等政策性倾斜。然而,杨国超等(2017)发现,在企业销售收入大于2亿元的样本内,研发强度在[3%,3.5%)的企业数量突然增多。这是一种巧合吗?杨国超等(2017)将这种刻意操纵研发投入以迎合政策门槛的现象定义为研发操纵行为。那么,作为制度迎合的体现,研发操纵是否是上述融资约束严重与高研发强度并存这一数字悖论的解释呢?

  为解答上述疑惑,本文首先通过一个拓展的异质性企业创新模型,内生化企业在面临融资约束情境下对研发模式的选择行为,直接探讨融资约束与企业研发操纵两者之间的关系,并得到一个与现有研究不一致的结论:融资约束非但不会降低企业的研发参与概率,反而因为扭曲激励了企业的研发操纵,而提高了企业研发强度。上述悖论的根源在于部分受到融资约束的企业为达到我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的研发强度门槛以获取相应的资源,而策略性通过会计科目调整等增加研发投入进行研发操纵。随后,利用2008-2015年中国上市公司数据,分析发现:(1)受到融资约束严重的企业的确更倾向于进行研发操纵;(2)更高的企业生产率水平以及更高的地区金融发展水平则有利于缓解融资约束对于企业研发操纵的扭曲激励作用,但这种研发操纵行为并没有为企业带来生产率水平和利润水平的提升。

  现有文献普遍认为,融资约束程度理应与企业研发投入反向变动,但由于这些研究均未考虑到企业可以通过获取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等来缓解自身融资约束状况,继而会进行研发操纵的情形,因此上述文献无法解释前文所提出的研发异象。与现有文献不同,本文更加专注于考察融资约束对企业研发操纵这种策略性创新反应的影响。杨国超等(2017)和黎文靖等(2018)是与本文议题最为相近的两篇文献。采用2008—2014年中国上市公司数据,杨国超等(2017)发现减税优惠扭曲激励了企业的研发操纵行为,而黎文靖等(2018)发现市场竞争加剧会放大企业所面临的研发风险并强化企业攫取资源的动机,继而提高企业进行研发操纵的概率。但他们无法解释,在研发操纵的收益远高于研发操纵的成本的情形下,为什么同时存在部分公司会选择研发操纵而部分公司却不进行研发操纵的现象。不同于他们的研究视角,本文直接回溯到融资约束这一基础且普遍的新兴市场问题,并进一步考察其对于异质性企业研发操纵行为的影响。

  可能的边际贡献体现为如下两点:(1)构建一个包含融资约束和减税优惠的异质性企业创新模型,并发现融资约束不仅没有降低企业的研发概率和研发强度,反而会迫使企业操纵研发强度达到《管理办法》的认定门槛,这从制度迎合的视角为上文“融资约束严重”与“企业研发参与、研发强度上升”相并存的数字悖论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经济解释,也为杨国超等(2017)的民营企业更倾向于研发操纵的结论从融资约束视角提供了解释。(2)本文的结论同样具有直接的现实意义。由于研发操纵企业很可能获得高新技术企业称号,进而享受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从制度实施效果来看,这种融资约束下的企业研发异象并没有带给企业生产率和利润水平的实质性提升,反而会降低企业生产率与企业绩效。因此,本文认为消除企业研发异象不仅要着力于完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等硬性政策,更应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从根源上消除制度迎合所带来的扭曲激励,才能真正地激发企业创新,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政策含义:首先,调整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办法的研发强度门槛;加强对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审查和复查,特别是强化对研发强度处于法定门槛区间内的高新技术企业复查以及不定期抽查,以减少为获取减税优惠而进行研发操纵的策略性行为。其次,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提高地区金融发展水平,为企业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继而缓解中小企业融资约束状况,降低企业选择研发操纵行为的概率。最后,为从本质上提高企业研发水平,进而达到提升企业生产率的最终目的,政府应该通过软性制度约束、弹性政策激励,为企业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从而有效遏制企业寻求政府补贴的研发操纵行为,促进企业实质性创新。

作者简介

姓名:程玲 汪顺 刘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财贸经济.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