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文摘]张平 张自然 袁富华:经济质量与韧性的国际比较
2019年08月21日 20:08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第8期 作者:张平 张自然 袁富华 字号

内容摘要:转向高质量增长的核心是要从大规模物质生产为目标导向转向“以人民为中心“的高质量消费和服务,通过人力资本累积、人的新链接与互动推动创新发展,形成消费-人力资本-创新的跨期效率补充机制。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高质量增长与增强经济韧性的国际比较和体制安排 

  【作者简介】 

  张平,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自然,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袁富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经济增长理论研究室主任。       

    

  我国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基本特征可以归纳为以下四大方面。

  1)提高经济效率与居民福利。经济效率提升和经济平稳成为提升福利水平的根本,是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关键度量。德国经济奇迹的缔造者艾哈德在《大众福利》中反复强调了“生产率—物价稳定—真实工资提高”形成大众福利。日本的《收入倍增计划》也同样提出了效率提升与收入倍增的图景。中国经济增长核心将增长的规模目标让位于“效率—居民收入提高”的目标上,并积极保持经济商品-资产价格的稳定,降低负债风险,提升全民福利水平。 

  通过创新驱动持续提升效率,创新活动具有跨期效应,复杂性和不确定。因此创新指标中强调跨期的投入特性,如创新投入占比。在效率指标中强调提高劳动生产率、增加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率、促进可包容性发展等方面的内容。在经济稳定性,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经济复杂度更高,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将难以避免一些内部和外部冲击,需要重视宏观经济的稳定运行,稳定核心降低通货膨胀、汇率波动、资产价格和GDP尾部风险。 

  2)消费升级指标。包括:持续提升科教文卫体等知识消费比重,更多地让人民分享发展成果,提高居民初次分配比重,提升政府再分配职能降低收入差距,推动中国经济包容性发展。 

  3)经济韧性指标:包含市场效率和制度质量两大核心指标,制度质量是指政府提供的监管服务、公共服务、营商环境等;而市场效率直接表现在市场资源配置的广度和深度上。政府资源性干预在后发国家的赶超阶段具有重要作用,但往往是不顾风险,而在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需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完善产权保护,校正过度干预行为,降低风险,提高政府的公共产品质量,发挥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 

  4)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既要满足人民对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也要满足人民对优美生态环境等美好生活的需要,实现可持续发展。 

  中国“十三五”计划完成后,即将迈入“十四五”规划,新的促进“以人民为中心”的目标越来越将明确到在提高生产率的基础上提升大众福利、基于广义人力资本的消费升级、提高体制韧性,推动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 

  我们挑选一些与国际可比较的指标构造了中国未来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指标进行分析,看看中国现阶段发展的成就与不足。我们的一级指标设计为四个方面,一是我们按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是效率,提出了高效增长的一级指标,把其分解为经济增长效率、福利(波动和负债的反向指标)、创新投入构造了一个可国际比较的二级指标;二是构造了消费升级的指标,强调消费的升级和平等准则,设立了二级指标,包括消费升级和包容性指标,国际相关指标是非常丰富的,我们通过这些指标强化我们对未来发展的目的理解;第三类指标主要是指经济体制韧性指标,OECD定义了经济韧性economicresilience被定义为经济体具有消除脆弱的能力,抵御冲击和快速恢复。并多年累积了经济韧性的衡量,讨论了市场、制度质量、经济社会均衡、宏观政策和框架等影响了经济韧性,强调了经济韧性是对经济增长和风险性的一种均衡是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到了高质量转型阶段,面对国际和国内不确定性冲击越来越多,而转型本身就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提高对经济增长波动理解,对市场和政府配置资源,经济韧性是重要的考量指标。在这里我们分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指标、政府效率和社会信任指标设立为二级指标;第四是可持续指标,主要集中在生态指标的比较,略微简单,集中在水、能源效率和空气排放上。 

  OECD发达国家作为参照样本,分析中国和OECD发达国家高效增长和消费升级发展方面的差距,发现短板,探索缩小和OECD发达国家的差距。 

  可以看出:1)经济增长与效率增长指标中国都是非常强劲的,GDPTFP、第一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增长都名列前25名以内;2)影响居民福利特征的波动在国际的后面,特别是对外的汇率和净出口波动大,房地产价格波动率也比较大,在63个样本国家中名列42位,CPI指标比较稳定;3)负债水平高,中国的企业和居民负债水平都名列尾部和发达国家没有差距,居民负债率在133个样本企业中排到了105说明,居民负债率处于全球最高的,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基本没有,企业负债更是严重,在132个样本国家中排在了126位,已经成为了最高企业负债国家了,政府负债水平依然较低。4)创新方面保持了很好的状态,数量指标程度列居全球数一数二的国家,但研发强度和知识产权保护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依然过半,在全球排名依然不错,在36个国家样本中研发强度排名第13,而知识产权保护在137个样本中排名第49 

  消费升级指标中剔除国际不可比项目,计算中国与前沿国家的差距,可以看出:1)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较快,就业情况良好,从可支配收入增长排名看,在88个国家样本中排名22位,与GDP增长排名相近;2)城市化率在260个国家中列在138位,特别是中国城市居民仍然有户籍限制,户籍城市化率更低,也反应在城乡居民差距上,这阻碍了中国的消费水平升级;3)中国科教文卫占消费的比重低,在44个国家样本中,中国排在36位,中国居民消费从吃穿用三大基本品,现在转向了吃住行,2018年三者之和的比重在64%,知识消费升级步伐缓慢;4)中国居民教育年限提高较为缓慢,大学教育劳动力占整体劳动力的比重名列全球146个样本国家中的126位;5)包容性增长因素更为令人担忧,初次分配中劳动收入占比与发达国家比差距很大,在42个样本国家中排名在26位,而国家再分配调整的基尼系数名列最后一名,没有启动再分配的作用,社会保障指标处于前列。从这些数据比较看来,居民收入增长仍然处于全球领先的水平,就业、社会保障得益于中国的较高的经济增长,但城市化、科教文卫消费占比、大学教育劳动力占比、劳动收入在初次分配中占比、基尼系数再分配调整等相对指标则仍然落后,中国经济增长转型中的消费升级与公平需要得到加强。  

  按照OECD关于经济韧性的定义与实证,可以看出:1)制度质量是最后的指标,它只对经济增长有好处,并降低风险的排名第一的是“制度质量”和“产品市场和贸易”;2)好的“劳动力市场政策”组合对经济增长总体有利,最低工资制(minimum wages)降低GDP尾部风险;3)促进增长和提高风险的变量,即“金融市场”上强调金融市场自由化和资本账户开放对经济波动和优化资源配置是有效的,但明显提升了金融风险;4)降低增长和降低风险的变量,强调宏观审慎政策(Macro-prudential policy)会降低经济增长,但它也能有效降低风险,一方面抑制了过度信贷导致的高杠杆和资产价格上涨过快;另一方面通过监管减低金融系统性危机。 

  依据国际可比的框架,我们设立了“市场效率”和“政府效率”,因为这两个效率是对经济增长有益,同时也能降低经济增长的风险。以此作为中国经济韧性与国际的初步对比分析,发现:1)市场效率与前沿国家比差距很大,只有发达国家的四分之一的水平,在36个国家样本中,货物市场效率、劳动力市场效率、金融市场发展效率、技术成熟度排名位28192536,与发达国家效率相比前三项均只有发达国家的30%以下,技术成熟度达到发达国家的35%2)市场规模世界第一,附加值率为世界最后,只有规模没有价值是中国发展的一个大问题;3)政府提供的制度质量更为堪忧,首先从监管角度看,四大监管指标上看,产品市场监管指标排名47个样本国家中的46位,专业服务监管中42个样本国排名第42,能源交通通信监管指标(ETCR)46个样本国家中排名45;零售监管在47个样本国中排名36,可见政府监管提供不利,大量政府主要为了激励发展,因此放松经济监管,而更多采用“父爱主义”的态度;第二从公共服务比较看,营商指数在199个样本国家中排名78位,公共服务满意度在45个国家中排名28,法制指数在113个国家中排名75,在政府开放度指标在102个样本国中排名87%,从排名看好于监管指标,但与发达国家差距指标看则不佳。  

       

作者简介

姓名:张平 张自然 袁富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社会科学战线.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