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经济史
钱津:论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
2019年05月20日 11:13 来源:《经济纵横》2019年第3期 作者:钱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即1953年至1957年,是工业化的起步阶段,取得了辉煌的建设成就。但自1958年开始一直到1975年,由于经济建设受到严重干扰,在新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形成了一个无奈的低谷阶段。自1976年至2003年前后约28年时间,主要处于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国民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工业化的成效十分显著,是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恢复阶段。自2004年起至工业化实现,是新中国实现工业化前的腾飞阶段,也是新中国实现工业化的冲刺阶段,即实现工业化前期的国民经济必然出现的高增长阶段。自2021年至2035年,是工业化由基本实现走向全面实现的历史时期。尔后,新中国将在全面实现工业化的基础上最终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中国的工业化是新型的工业化,历经曲折的工业化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和积累的经验,将为新中国成立百年之际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奠定坚实基础。

 

  关键词:新中国;工业化;腾飞阶段;高科技;现代化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201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从一穷二白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取得了举世瞩目成就的70年里,历经曲折坎坷的新中国工业化建设发挥了巨大作用。面对历史与现实,认真总结和探讨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基本历程和宝贵经验,对致力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辉煌的起步

  工业化指的是原先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国家的工业经济比重不断提高,以至取代农业经济成为国民经济主体的过程。这一过程的最主要特征就是工业经济的比重大幅提高和城镇人口的比重大大超过农村人口的比重。工业化是国民经济现代化的基础和前提,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具有高度发达的工业经济是现代化社会的重要标志。

  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并不是起自于新中国成立的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主要任务是恢复经济。明确提出新中国建设工业化的任务,是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的表述。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之年的1953年起,新中国迈出了工业化建设的步伐。历史无可辩驳地表明,这是一个依靠外来援助的起步。当时,为了打破一些帝国主义国家的恶意封锁,把旧有的落后的农业经济大国,迅速建设成为可在一定程度上拥有现代化水平的工业经济和国民经济体系的新中国,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质,主要是安排落实苏联援建的156个大中型工业项目。至1957年,“一五”计划超额完成了规定任务,实现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初步奠定了基础。  

  在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方面,“一五”期间的基本任务是:集中国内力量,以苏联帮助我国的建设项目为中心,全面铺开694个工矿建设项目,由此构成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设目标。在这五年期间,新中国的工业化起步,主要是对重工业和轻工业进行技术改造,用当时先进的生产技术装备工业,既生产现代化的武器,加强国防建设,又不断增加各种农副产品和工业品的生产,保证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发展重工业和国防工业为核心是新中国“一五”时期工业化的基本特征。由于当时新中国的经济基础十分薄弱,所以在制定“一五”计划时认为,走苏联式的工业化道路能够帮助新中国在较短时期内快速建立全面工业化的基础,能将新中国由小农生产结构的落后国家快速转变为现代化的工业国。此外,新中国急需发展的国防工业也需要得到本国重工业的支持。而此时,新中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得到全面恢复和较好的稳定发展,国家政治更是趋于稳定,社会秩序也比较安定,加快经济建设的步伐已成为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这为新中国大规模推进工业化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和切实的基础条件。

  在“一五”计划期间,随着工业化的起步,新中国起初是重点发展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尔后,随着广大农村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高涨,1955年开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到1956年,除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外,新中国的资本主义工商业基本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由此,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成分在国民经济中占了绝对优势。相比“一五”计划之前的1952年,在“一五”计划最后一年1957年的国民收入中,社会主义所有制工业经济所占比重提高到33%,广大农村成立的农业合作社经济所占比重提高到56%,全国的公私合营经济所占比重提高到8%,个体经济所占比重则由原来的71.8%降低到3%,完全是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所占比重由原来的7%降低到l%以下。在“一五”计划的五年之内,全国新增加固定资产460亿元,相当于1952年底的1.9倍。五年内施工的工矿建设大中型项目有921个,比计划项目增加了227个,到1957年底全部建成投入生产的项目有428个,部分建成投入生产的项目有109个。最重要的是,苏联帮助我国建设的156个大中型建设项目,到1957年底已有135个在施工建设,有68个已全部建成和部分建成并投入生产。过去没有的一些工业部门,包括农业机械、矿山设备、军用飞机、民用汽车、重型机器、发电设备、精密仪表、新式机床、电解铝、无缝钢管、合金钢、塑料、无线电等工业生产,均已从无到有地建设起来,从而部分地改变了原有工业残缺不全的状况,大大增强了新中国基础工业的实力。

  经过初步的工业化建设,到“一五”计划完成的1957年,新中国的工农业总产值达到1241亿元,比1952年增长67.8%;工业总产值达783.9亿元,比1952年增长128.5%;钢产量为535万吨,比1952年增长近3倍;原煤产量为1.31亿吨,比1952年增长98%;发电量为193亿度,比1952年增长164.4%;机床产量达到2.8万台,比1949年增长17.7倍;食糖产量为86万吨,比1952年增长92%。到1957年底,全国铁路通车里程达到29 862公里。[1]五年内,新建、修复铁路干线、复线、支线共约10 000公里。宝鸡到成都的宝成铁路、鹰潭到厦门的鹰厦铁路及武汉长江铁路公路两用大桥都先后建成。到1957年底,全国公路通车里程比1952年增加1倍,达到25万多公里,通向西藏的新藏、青藏、川藏公路全部通车。

  在“一五”计划期间的历史进程中,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受到工业化建设起步的深刻影响。当时,为了加快重工业发展,农业的合作化运动与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被一再加速,因而遗留下一些问题。 此外,“一五”计划时期的计划经济体制也得到完全确立。总的说来,“一五”计划相当成功,开启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新篇章,奠定了新中国的工业基础。相比新中国成立前和成立初期,这一时期取得的经济建设成就是十分辉煌的,因此,可以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的起步是一个辉煌的起步。

  二、无奈的低谷

  “一五”计划胜利完成后,从1958年“二五”计划的开始之年起,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无奈的发展停滞阶段,其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关键是没有很好地总结“一五”计划成功的经验,盲目乐观,急于求成,违反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欲速而不达,导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停滞了很长时间。

  1958年党中央提出后来被称为“三面红旗”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希望在辽阔的大地上出现“大干快变”“超英赶美”的大好经济形势,使新中国尽快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但历史表明,这是一个盲目冒进的做法。提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是在新中国经济建设总的指导思想上表现出的盲目冒进;“大跃进”是当时在生产力发展方面即实际的经济建设方面表现出的盲目冒进;人民公社则是反映了新中国在社会生产关系调整和社会制度变革方面的盲目冒进。[2]1958年是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开局之年,本应在第一个五年计划胜利完成的基础上继续乘胜前进,但由于搞盲目的“大跃进”,结果给国民经济造成严重损失。1958年之后,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指出:“主要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的错误,加上当时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我国国民经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发生严重困难,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3]这就是说,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非但没有取得预期的建设效果,反而造成全国范围内经济生活出现严重困难,各项建设难以为继,国民经济的发展受到相当大的阻碍。[4]1963年,本应是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的起始之年,但由于当时的国民经济十分困难,于是不能继续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新中国的经济工作进入三年国民经济调整时期。在这一时期,许多的原定工业项目下马,许多的工矿职工回到农村,工业化建设受到严重影响。  

  1964年,作为尚未工业化的农业国,经过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新中国的国民经济得到一定恢复。同年12月召开的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提出,在20世纪内,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当年的设想现在已成为历史,而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现在看来,当年国民经济调整时期提出在20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即使是在已经进入了21世纪的今天,新中国的建设相对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也还有一定距离。然而,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之后的经济建设是在曲折和磨难中继续前进的。对于这一历史时期,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指出:“虽然遭到过严重挫折,仍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以一九六六年同一九五六年相比,全国工业固定资产按原价计算,增长了三倍。棉纱、原煤、发电量、原油、钢和机械设备等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都有巨大的增长。从一九六五年起实现了石油全部自给。电子工业、石油化工等一批新兴的工业部门建设了起来。工业布局有了改善。”[5]

  1966年至1970年是新中国的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期,1971年至1975年是新中国的第四个五年计划时期。这两个五年计划时期本应成为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鼎盛时期,是新中国建立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奋斗时期,但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使这十年成为国民经济发展遭受严重破坏和损失的历史时期,使新中国的工业建设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距离更远。在这十年之中,国民经济的秩序被打乱,工业化建设被迫停止,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受到严重影响。

  三、逐步的恢复

  自1976年至改革开放后的2003年,是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恢复阶段。这一阶段前后一共历经约28年时间,包括1976年至1980年的第五个五年计划、1981年至1985年的第六个五年计划、1986年至1990年的第七个五年计划、1991年至1995年的第八个五年计划、1996年至2000年的第九个五年计划和2001年至2005年的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前三年时间。这28年中有26年处于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在这一艰难的恢复阶段,国民经济得到较为迅速的发展,工业化建设取得的成效十分显著。由于打开了对外开放的大门,新中国源源不断地接受了来自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利用新技术革命带来的高科技成果,在工业化建设的道路上迈开新的步伐。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1978年12月18日,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都必将是载入史册的重要日子。这一天,我们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征程。”[6]

  由于改革开放,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得以恢复和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课题组的研究表明:“1995年,中国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为18,表明中国还处于工业化初期,但已经进入初期的后半阶段。到2000年,中国的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达到了26,这表明1996到2000年的整个‘九五’期间,中国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后半阶段。到2005年,中国的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是50,这意味工业化进程进入中期阶段。也就是说,‘十五’期间,中国工业化进入了高速增长阶段,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年平均增长接近5。单独的计算表明,在2002年,中国的工业化进入中期阶段,工业化综合指数达到了33分,如果认为从工业化初期到工业化中期,具有一定转折意义的话,那么,‘十五’期间的2002年是我国工业化进程的转折之年。”[7]

  在这一阶段,改革开放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带来新的活力。改革开放的起步就是引进外资、启动停滞已久的工业化建设。一批批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外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建立起来。这些企业不仅为我国的经济建设带来宝贵的资金,更重要的是为工业化带来先进的技术和装备。同时,台资、港资企业也大量涌入内地经济建设的各个领域。随后,民营企业由无到有,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成为工业化建设中一枝不可或缺的生力军。于是,成千上亿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开始进城打工,加快了工业化的建设进程。而且1992年党的十四大召开之后,市场化改革的启动更是加快了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步伐。在这期间,国有企业改革困难重重,甚至在20世纪末出现大面积亏损、总体上亏大于盈的局面,大批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大批国有企业倒闭或被兼并。关键时刻,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迅速扭转了国有企业的经营困难局面。2003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1.67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000美元,跨上一个重要台阶;城镇新增就业859万人,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440万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农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4.3%。同时,在工业化建设进展顺利的基础上,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获得圆满成功。  

  四、亮丽的腾飞

  历史地看,“十五”期间的2002年是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转折之年。在此转折之后,2004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开始进入腾飞阶段。工业化的腾飞阶段是实现工业化前的冲刺阶段,也是国民经济发展特定时期出现的高增长阶段。新中国的工业化腾飞是在“十五”计划期间实现的,在圆满完成“十五”计划后,还要经历2006年至2010年的“十一五”规划、2011年至2015年的“十二五”规划、2016年至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才能基本实现工业化。[8]问题在于,对于2004年进入工业化腾飞阶段,对于至今我国经济发展仍然处于工业化腾飞阶段,截至目前还有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表现在对腾飞阶段出现的经济高增长不理解,总是认为增长太快了,希望经济增长的速度能够慢下来。这种观点其实并不符合客观实际,也不利于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外国的经济学家实际上不了解我国经济发展的准确情况,他们没有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进入腾飞阶段,不等于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没有进入腾飞阶段。事实上,每一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在实现工业化之前都必然会经历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腾飞阶段。

  为什么在实现工业化的进程中必然会出现腾飞阶段?对此,可以用“山体效应理论”和腾飞假说加以解释。“山体效应理论”就是以山体表示经济整体,以山形线表示这一整体中发展不平衡的劳动智力水平,以最高点即山顶的位置表示这一整体的经济发展水平,以此表明劳动智力发展的最高水平决定了经济整体的发展水平。“山体效应理论”阐明,任何地方的经济发展都取决于劳动智力的发展,任何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都取决于其劳动智力发展的最高水平。发达国家就是因为拥有高智力的复杂劳动者,才带动经济发展达到较高水平,其中最高水平的劳动智力作用决定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落后,根本原因在于劳动智力发展水平偏低,与发达国家最高的劳动智力发展水平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这就是说,依据“山体效应理论”,在现实中不是最低点的劳动智力水平决定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而是最高点的劳动智力水平的差距拉开了各个国家间的经济发展水平的距离。于是,只要肯定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是由劳动智力的发展水平决定的,那就可以对工业化进程中出现的腾飞阶段进行解释。[9]腾飞假说假定劳动智力的发展使得一定的先进技术构建成统领一国经济发展的高平台,那么这一平台建成时就会吸引平台之下的经济运动迅速向平台之上转移,因而就可能引起经济发展水平的大幅提升,进入一个持续高增长的腾飞阶段。由于在工业化的进程中,高技术的应用是必然的,向高技术平台转移也是必然的,因此,一定会出现高增长的腾飞阶段。在客观上这是不可阻止、也不可复制的。对此,关键是要明确,工业化的进展一旦达到一定的技术高点,就会形成一个平台,形成所有经济都要跃上这一平台的趋势,由此国民经济就会出现持续的高增长,直至几乎所有的、主要的经济活动都跃升至这个平台之上。也就是说,工业化达到一定高点之后经济必然腾飞,而腾飞必然是以经济高增长的方式持续到工业化实现。[10]  

  具体来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之所以能在2004年迎来腾飞,开始进入表现为经济高增长的腾飞阶段,就是因为到了这一年,全世界的先进技术,除去少量的尖端军工技术外,都已经进入了中国。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高科技平台的建立,由此代表了我国经济整体中劳动智力发展的最高水平,并决定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可以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新技术革命的高科技成果涌入中国,没有市场化的改革取向,没有资本市场发挥的巨大作用,新中国的工业化腾飞必将延迟。在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技术力量的作用,是整个经济中的高技术汇集决定了工业化建设的腾飞。这种腾飞是有技术平台支撑的,这就是劳动智力发展的最高水平的支撑。2008年,整个世界遭遇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各个国家或地区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和损失,唯有中国一枝独秀,继续保持经济高增长的态势,就是因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具有强劲发展动力的工业化腾飞阶段。今天看来,特别值得骄傲的是,对于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腾飞,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11]

  五、实现工业化

  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大力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实现工业化仍然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艰巨的历史性任务。信息化是我国加快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必然选择。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这就是说,新中国要实现的工业化必须是新型工业化,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必须明确,与以往不同,新型工业化的基本特征:一是信息化导引。必须以信息化产业的发展为支撑,带动整个工业化体系建设,即新中国的工业体系必须建立在最为先进的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基础之上。二是排斥夕阳产业。不能再搞落后的、没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产业,更不能再搞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产业。必须注重市场需求和环境保护,尽力减少工业污染。三是技术贡献增加。与传统工业化不同,不是搞工业就行,而是必须保证技术先进,技术对于产值的贡献更大,需要依靠技术赚钱,而不是单纯依靠规模获取效益。四是工业比重下降。传统的工业化是工业比重上升,而新型工业化是工业比重下降,第三产业即服务业的比重上升。为发展服务业创造条件是对新型工业化的一项极为重要的要求。五是伴随着城镇化的实现。传统的工业化是伴随城市化实现的工业化,而新型工业化则要求伴随城镇化实现工业化。城镇不同于城市,今后城市不是发展工业的主要载体,工业建设主要是在城镇,即工厂要下乡、城市要变样。城市要成为居住、休闲、教育、贸易、娱乐、医疗、行政工作之地,而不再是工业发展之地。这是新型工业化与实施城镇化战略之间的互动关系。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必须适应市场需求变化,根据科技进步新趋势,发挥我国产业在全球经济中的比较优势,发展结构优化、技术先进、清洁安全、附加值高、吸纳就业能力强的现代产业体系。”这就要求在“十二五”时期及以后,必须直接进入高新技术领域,不能再以发展传统工业为主攻目标,一定要加快新型工业化的步伐,朝着实现新型工业化的目标迈进。[12]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时,我们这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和发展中社会主义大国,将成为工业化基本实现、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内市场总体规模位居世界前列的国家,成为人民富裕程度普遍提高、生活质量明显改善、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这就是说,新中国工业化的基本实现是与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同步的,到2020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任务将基本完成。实际上,没有工业化的基本实现,就没有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工业化的基本实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经济基础和前提保障。基本实现工业化就是说,按照全国的平均数值达到工业化的基本要求。基本实现工业化后还要全面实现工业化,即各个省份全部达到工业化的数值要求。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 这就是说,不论是基本实现工业化,还是全面实现工业化,总之,进入21世纪后,尤其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必须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那时,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这就是说,在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之后,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还要经过15年时间的奋斗,到2035年才能全面实现工业化。就像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就是基本实现工业化一样,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就意味着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将全面实现工业化。

  从2004年开始工业化腾飞,到2035年全面实现工业化,将历时31年。一般来说,在现代经济条件下,进行工业化建设,其最后的国民经济高增长的腾飞阶段大致都需要30年或30年以上的时间。如,日本1964年开始工业化腾飞,到1994年全面实现工业化,用了30年的时间。而在全面实现工业化后,不论是哪个国家,经济增长速度都将慢下来,一般只能保持3%以下的年经济增长速度。这一方面是由于经济总量特别大,国内生产总值已由工业化腾飞前的每年十几万亿元扩展到上百万亿元,经济增量相比经济总量只能相对缩减比例;另一方面,技术平台的带动效应已经基本释放殆尽,无法继续支撑经济的高速增长。然而,就新中国的经济建设来说,尽管全面实现工业化后经济增长速度会降下来,但经济增长的质量会进一步提高和增强,目前经济发展聚集的后劲和创新能力,将保证国民经济发展依然良好有序地向前奋力挺进。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的:“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就是说,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在新中国成立100年之际,中国将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这一历史性跨越是在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全面实现的基础上再继续奋斗实现的。在这一继续奋斗的过程中,历经曲折的工业化建设取得的成就和积累的经验,将为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奠定坚实基础。

  六、结语

  实现工业化是新中国成立后在“一五”计划时期提出的奋斗目标,实现新型工业化是进入20世纪后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明确任务。在新中国成立70年的发展岁月中,最初经历了工业化起步的辉煌,在苏联的帮助下胜利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迈开了启动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坚实步伐。此后便是曲折,进入一个无奈的发展低谷时期。由于受到各种干扰,在“二五”时期、国民经济调整时期、“三五”时期和“四五”时期,新中国的工业化受到很大影响。此后直到“十五”计划的第三年,前后共计28年,是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恢复时期,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效,而这主要得益于改革开放,使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终于又迈开了新的步伐。2004年是“十五”计划的第四年,也是一个特别值得庆贺的转折点。就在这一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进入了腾飞阶段。腾飞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其涵义就是指工业化建设进入了实现工业化之前的国民经济高速增长阶段。直至2019年,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仍然处于这一阶段。在这一阶段之后,将是工业化的实现,先是基本实现工业化,再是全面实现工业化。由于要实现的是新型工业化,因而预计新中国将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然后再奋斗15年,在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时全面实现工业化,以此奠定基础,迎接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的实现。总之,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历程是曲折的、成就是巨大的,新中国新型工业化的实现是伟大的改革开放实践的成果,是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致力于国家富强和人民生活美好幸福的成功。

 

  【参考文献】

  [1]章向平.“一五”计划:中国工业化的起点——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J].北京政法职业学院学报,2011(3):92-94.

  [2][4]李秋奇.三面红旗[J].档案天地,2013(6):10-12+57.

  [3][5]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EB/OL].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index.html.

  [6][11]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8-12-19.

  [7]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课题组.我国进入工业化中期后半阶段——1995~2005年中国工业化水平评价与分析[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7-09-27.

  [8]钱津.中国的工业化与通货膨胀[J]. 中州学刊,2011(1):47-51.

  [9]钱津.2011:中国将继续工业化腾飞[J].开放导报,2011(6):17-22.

  [10]钱津.中国工业化与贵州经济腾飞[J].发展研究,2011(7):15-19.

  [12]钱津.论加快贵州省新型工业化的步伐[J].管理学刊,2011(3):45-50+108 .

作者简介

姓名:钱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