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专题库 >> 博鳌论坛 2019 >> 多边主义 区域合作 全球治理
崔洪建:中欧需要在激浪湍流中相互支持
2019年03月29日 11:50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崔洪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欧洲成为习主席今年首次出访目的地时,欧盟方面正试图赋予中欧关系一些新定义并调校其对华政策,中欧关系在新时代的重要性和复杂性同时显现。在国际格局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革”、中欧关系也正经受考验时,它依然是最稳定的双边构造之一,因此更需要加以维护和促进,也更需要去校正观念,清晰认识。

  让欧洲纠结的三个问题

  “如何面对一个强大自信的中国”,这是欧洲面临的第一个问题,而且似乎一段时期以来总是找不到正确答案。

  欧洲面临的诸多挑战,使得它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更为敏感,中国的自信自强和美国的自大、疏离都让欧洲不适应。但欧洲需要认识到的是,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但其政治自信和政策自主也在增强,这符合国家发展的一般规律,也符合中华文明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在欧洲大国急欲建设战略自主、谋求联合自强时,也应推己及人对中国追求富强的目标和实践给予足够的尊重。  

  因此,欧洲的对华政策目标从来不应该是试图阻止中国强大,而应该是在合作中一道进步、共同强大;中欧合作的方向始终都应是在共同强大的基础上去反对单边主义,实现国强不霸。在一些国家政治特立、政策独行的背景下,中欧分别作为世界的重要一极更被推向了前台,无论是维护多边主义、改善全球治理,还是维护地区稳定、打击恐怖主义,都需要中欧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更大责任。如果欧洲坚信自己的承诺,站稳自己的立场,那么在保守还是进步、封闭还是开放两种力量较量之际,一个强大的中国就可以共同分担更大的责任,一个强大的中国也将是欧洲更可信赖的伙伴。

  “将中国看作机遇还是挑战,将合作还是竞争作为中欧关系的主流”,这是欧洲当前想要去解答的第二个问题。

  或许是思维方式的差异所致,这在中方从未成为一个难题,因为机遇与挑战并存,合作与竞争共生,历来如此,理当如此。中国不会给自身的经济科技发展设置天花板,就如同欧洲也要去打造自己的产业体系、提升自己的科技实力一样。作为全球分工体系的推动者,中方也历来追求融合式的发展,很早就提出和欧方建立起产学研一体合作的倡议。中国寻求技术领先但不会搞悖逆全球化的技术替代,欧洲不必多虑,也更不必因为有了某种竞争的刺激,就急于想通过其他手段去加以“规范和限制”,这样下去的结果或许只能是保护落后、助长懈怠。

  “是否要把经济竞争中中国的政治影响加以突出对待”,这是欧洲纠结的第三个问题。

  中国在欧洲的存在和影响,如同中国在世界其他地区一样,正在良性增长且难以阻挡,这不应该成为担心甚至遏制的理由,而是中欧关系新的活力所在。面对内部难题,欧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对外显示其团结,但中国不应该成为欧盟对外示强的“标靶”。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与中欧密切合作的经历相互交织,中欧已经是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对中国商品设限最终会损害欧洲消费者的利益,给中国投资添堵最终也会殃及欧洲的经济繁荣,反之亦然。中国在欧洲的影响力是中欧交流合作的自然结果,而不是中方刻意“改造”欧洲的战略目标。就如同中国没有拒绝欧洲有益的发展经验、从容接受欧洲积极的生活方式一样,中国的发展经验、解决方案和生活方式在欧洲也可以被欣赏、接受。

  何况中方在对欧合作中,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包容性和灵活性,不仅尊重欧方的意愿和实情,也在具体合作中践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中国和意大利在“一带一路”中的合作就充分顾及了双方的实际需求,追求互惠共赢而不谋求单方面主导。中方也恪守不干涉内政的外交原则,在欧洲国家政局不稳时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指手画脚和说东道西,完全符合欧洲寻求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安全巩固的需要。

  锱铢之利与覆巢之痛

  在欧洲舆论中曾一度被炒热的中国“利用次区域合作分化欧盟”言论,具体所指是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开展的“16+1”合作。尽管言之凿凿,但至今也没看到有关方面能提供一个中国“以合作之名行分化之实”的确切例证,但荒谬的观点流传,的确消耗了中欧双方不少的精力。如果非要确认中国在欧洲的影响力,那么这种克制、良性和积极的影响力也是值得珍惜和欢迎的。

  如果说欧洲在发展对华关系上还有所犹豫和纠结,要在“战略愿景”中刻意去设定中国的“四个形象”,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美国第一,遍地对手”的世界观中,中欧合作给彼此带来的巨大利益、中欧由此获得的更强的竞争力和话语权,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一方面对中欧同时施压,另一方面又利用安全讹诈迫使欧洲“明确对华立场”,给中欧关系平添变数,让中欧双方心生龃龉,这很不符合中欧利益,但一定会满足第三方所图。在外部压力下既不随风起舞也不左右摇摆,这既符合欧洲的战略利益,也符合中方对伙伴的期待。如果随波逐流,欧洲或许能求得一时偏安甚至获得锱铢之利,但随之而来的多边体系倾覆、国际规则寙败将使欧洲难逃覆巢之痛。

  中欧正在通过维持战略定力、激发合作活力来共同回答国际格局变动提出的大课题。只要中欧能够在相互信任和包容中共同强大,就能在激浪湍流中相互支撑,国际格局变化就能远离“退化”的险滩,始终保持正确的航向。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作者简介

姓名:崔洪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