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
【文萃】中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的选择及启示
2021年10月15日 15:15 来源:《政治经济学报》2021年第20卷 作者:裴长洪 字号
2021年10月15日 15:15
来源:《政治经济学报》2021年第20卷 作者:裴长洪

内容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发展的过程,科学的抽象方法应当把实践、经济学和历史逻辑三者统一起来。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世界资本主义工业化趋势的变化是新中国工业化道路选择的外部环境。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资本主义工业化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国家资本直接介入和国家干预是最重要的特征。当时世界政治经济环境是美国国家资本对欧洲、日本战后重建的支持,实际上意味着世界资本主义工业化道路新的趋势。

  新中国工业化道路选择,可资借鉴的道路主要有以下三条:第一条,17-18世纪英美国家发展轻工业,积累资本发展重工业;第二条,19世纪中后期德国、日本政府投资发展重工业,民间投资发展轻工业。第三条是苏联20世纪二三十年代优先发展重工业。

  1949年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讲了两个目标——农业国变工业国以及向社会主义过渡。中国经济建设的战略目标到底是什么,成为当时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思考的第一个经济理论问题。回答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中国工业化道路的选择问题。

  当时,中国工业化为什么要选择“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这条道路,为什么它成为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个经济战略目标,则具有内在的必然性。第一个是当时国家安全面临着严重威胁。没有国家主导的工业化,就没有保障国家安全的物质技术基础。第二个是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是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重要物质技术和社会经济基础。第三个是中国人一个长期的梦想,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心。这些内在要求导致中国走的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

  这条工业化道路有三个重要特点:第一,以国家投资为主并形成国有企业,它是奠定公有制经济的最主要基础。第二,是优先发展重工业,为整个工业体系奠定物质技术基础。第三,建立独立的工业化体系,首先实现国内循环。我们是独立自主的,所以重工业是工业化的基础。

  从理论依据上看,有马克思关于社会化再生产中第一部类生产快于第二部类生产的客观要求,需要采取国家工业化并集中力量搞重工业生产才能带动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发展。还有就是依据列宁的过渡时期学说,苏联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其建设经验对中国具有直接借鉴意义,即优先发展重工业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经验。

  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回答了新中国的第一个经济理论问题。在1953年6月15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首次提出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的基本内容,即“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十年到十五年或者更多一些时间内,基本上完成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同年12月,中共中央批准并转发了《为动员一切力量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斗争——关于共产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学习和宣传提纲》,将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完整表述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即“一化三改”,实际上“一化”是主导,“三改”是推动“一化”的手段。当时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随着实践的发展,后来对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目标的提法作了不断的完善,例如1954年周恩来的政府工作报告表述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的工业、现代化的农业、现代化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化的国防”。1956年党的八大制定的党章总纲规定中国共产党的任务就是有计划地发展国民经济,尽可能迅速地实现国家工业化,有系统、有步骤地进行国民经济的技术改造,使中国具有强大的现代化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和国防。这些新表述当然更全面了,但是核心仍然是国家工业化。这就是新中国回答的第一个经济理论问题。而国家工业化秉持的建设方针则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这也是国内循环为主的内在要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由此拉开序幕,1956年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由此建立,国营经济比重上升到32.2%,合作社经济占比达53.4%;全国1.1亿农户中96.3%加入合作社。1956年工农业产值、主要工业产品全部提前完成“一五计划”,汽车、拖拉机、飞机、坦克等不能制造的历史结束了,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江泽民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报告)。

  在我们跨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门槛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经济理论问题是中国工业化的道路选择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提供了哪些启示?第一,设定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实际上是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理论认识成果最重要的应用。研判国情、确定社会主要矛盾的目的在于为制定发展战略和目标服务。第二,它是党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客观规律认识的基本标识。第三,它是党和国家治国理政重要手段和经济工作总基调的指导思想。第四,科学设定这样的战略目标成为国家对基本经济制度、国家宏观调控、经济社会兼顾和综合平衡发展的基本依据。

  邓小平讲的小康社会和小康社会的经济建设目标:1982年党的十二大明确宣布翻两番的奋斗目标:从1981年到20世纪末的20年,力争使全国工农业的年总产值翻两番,即由1980年的7100亿元增加到2000年的2.8万亿元左右。2002党的十六大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2017年10月18日,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既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又要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十九届五中全会讲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战略目标,都发端于新中国对第一个经济理论问题回答的启示,这就成了党领导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经验和基本规律。

  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从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讲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发展的过程,科学的抽象方法应当把实践、经济学和历史逻辑三者统一起来。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标题:《新中国经济的第一个理论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政治经济学报》2021年第20卷。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征/摘)

作者简介

姓名:裴长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