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何以跨越“大而不强”关口
2017年12月24日 11:4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不仅需要现代化的企业、提高企业竞争力,而且需要提高产业竞争力和产业间的协同发展。要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依托积极发展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和消费性服务业,加快科技金融、消费者金融发展,促进现代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现实中,各种初级要素成本上升,如劳动力成本上升的不可逆性,土地、环境成本上升的趋势业已形成,迫切要求提高供给端的效率,促使劳动、土地、资本、技术等要素生产率提升,促使要素效率高于要素成本。总之,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形成以实体经济为着力点,以新的要素体系、新的产业体系、新的动力体系、新的体制安排和政策体系为基本内容的人工系统。

关键词:生产要素;制造业;创新;产业体系;企业;现代化经济体系;供给体系;政策体系;劳动生产率;提高

作者简介:

 

  一段时间以来,“大而不强”问题时常困扰着中国经济。例如,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已居世界首位,但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只是发达经济体的四分之一;中国用不足8%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0%的人口,而农业劳动生产率和发达经济体相比不足其五分之一;中国在世界500强公司中的数量居全球第二,但企业投资收益率低于世界500强跨国公司投资收益率的平均值。如何破解“大而不强”迷局、实现经济转型、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成为中国经济跨越关口的重要方向。

  第一,建设现代要素体系。

  生产要素是生产效率的基本单元。企业是各类要素的集合或载体,产业是同类企业的集合,国民经济则是不同产业的有机集合或集成。生产要素的质量、配置结构和方式直接影响要素的生产率,进而影响企业和产业的效率。决定一个国家某个产业竞争力的因素有多种,首位是生产要素。生产要素可以分为初级生产要素和高级生产要素。初级生产要素包括天然资源、气候、地理位置、非技术工人、资金等;高级生产要素或专业生产要素,包括高级专业人才、专业研究机构、现代通讯、信息等基础设施。其中,专业生产要素更多依靠自身投资来创造。一个国家或区域竞争力的差异,通常在于其拥有的现代通讯、信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力、研究设计等高级生产要素的不同。

  第二,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产业既是企业的集合,又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和主干。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不仅需要现代化的企业、提高企业竞争力,而且需要提高产业竞争力和产业间的协同发展。

  就产业维度而言,要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要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依托积极发展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和消费性服务业,加快科技金融、消费者金融发展,促进现代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要加强水利、铁路、公路、航空、电网、信息、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这是现代产业体系的基础和保障。

  第三,建设现代经济动力体系。

  目前,创新与科技进步水平是衡量各国先进程度、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准。创新是发展全局的核心和基点,要把发展基点放在创新上,形成促进创新的体制架构,促使创新引领发展。

  具体来看,应通过创新优化劳动力、资本、土地、技术等要素配置,提高配置效率;应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原创成果重大突破;应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应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劳动分工程度和专业化人力资本积累水平,是决定技术创新水平高低的主要因素。新时代,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势在必行。

  第四,建设现代经济体制。

  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驱动经济增长的是由制度派生出来的激励结构。这种激励结构可以降低交易费用,进而推动形成有效的产权安排和市场机制。

  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要遵从法律,要建立契约、诚信、公平的市场文化。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完善市场主体秩序和交易秩序。要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完善市场监管体制。要深化国企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实现“有为政府”与“有效市场”有机结合,政府不缺位、不越位、有作为,发挥国家发展规划的战略导向作用,健全财政、货币、产业、区域等经济政策协调机制。

  第五,建设现代政策体系。

  目前,我国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是供求结构性不平衡不匹配的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供给体系质量难以满足人们消费升级和转化的需要。供给量有余而质不足,供给体系赶不上消费升级,由此出现了产能过剩,出现了消费外溢的“海淘热”。改善供给体系的结构、质量和效率,是解决矛盾的主要方式。

  现实中,各种初级要素成本上升,如劳动力成本上升的不可逆性,土地、环境成本上升的趋势业已形成,迫切要求提高供给端的效率,促使劳动、土地、资本、技术等要素生产率提升,促使要素效率高于要素成本。否则,集成这些要素的企业就难以消化,亦难以生存。

  当这些变化推动要素成本上升时,其效率能否相应提高就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这就迫切要求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迫切要求增长动力由低成本要素的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为此,需要加快建设现代政策体系。

  总之,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形成以实体经济为着力点,以新的要素体系、新的产业体系、新的动力体系、新的体制安排和政策体系为基本内容的人工系统。其中,要素体系是基本单元,产业体系是有效载体,现代经济体制是基础,政策体系是保障。它们推进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和全要素生产率提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