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版 >> 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生成机制研究
“天理”与“仁”:程颢的仁学理论与境界内涵
2019年08月14日 11: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仁”是包括宋明理学在内的儒家学说的核心内容,宋明时期,仁学理论在结合了《周易》的“生生”观后,呈现出“天理”的样态,并在人性论、境界论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宋明时期的“仁”既维持了儒家社会道德理性与血缘中的亲情纽带,同时也在“天理”的名义下压制现实的人性,使其在个体的表现中显得纯净而透明,呈现出高远、纯善无恶的人格境界。

  “仁”所具备的伦理亲情内涵是儒家学说的基础,从孔子开始,“仁”就成为儒家重要的伦理范畴。《论语》中云:“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同时“子罕言利与命与仁”的论述也可以看出孔子向人冠许以“仁”是相当谨慎的,甚至在整部《论语》中并未有当世人被许为“仁”,距离“仁”最近的颜子也只是“三月不违仁”。然而,“仁”在宋明时期的二程看来,其含义逐渐发生变化,程颢曰:“学者须先识仁。仁者,浑然与物同体。义、礼、智、信,皆仁也。识得此理,以诚敬存之而已,不须防检,不须穷索。”“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莫非己也,认得为己,何所不至?”强调通过直接感悟的方式“体贴”仁,将“仁”抬到了“以天地万物一体”的层面。这毫无疑问就是将“仁”从血缘亲情的角度拉到了本体的层面,并认为其与“天理”相通,将“仁”作为形上“天理”在人间的呈现。这样,“仁”不仅有伦理亲情的含义,同时也是通向“天地”的德性。

  在程颢看来,“天理”使万物呈现的这种生生不已的状态,是“天理”得以流行发用与促成万物变化发展的动力。对此,他认为,“生则一时生,皆完此理”,也就是说,“天理”是万事万物共同的本体,而万事万物中都能呈现其发展变化的作用。因此,大自然各类现象中普遍存在的生机与活力都是“天理”在形而下世界的特殊呈现。他举例说“观鸡雏,此可观仁”与“万物之生意最可观,此元者善之长也,斯所谓仁也”。天生万物,如同春天万事万物发生与生长一样,具有蓬勃的生命力,这就是宇宙万物与人类普遍生命力的表现,也是“天理”在现象界的呈现。而这种万事万物之中普遍存在的生命力可被视作“仁”的表现。

  同样,这种“天理”之“仁”在万事万物之中也起到了“成性”的作用,也就是强调“仁”在“各正性命”的过程中不断呈现出自身。在此基础上,程颢佐证了思孟学派一直提倡的性善论,认为天生万物,人生来也是性善的,继续为“仁”所具备的道德伦理内涵提供证据。对此,程颢认为,天道生生,生即“天理”,人物之所以得以呈现并变化发展,实际上就是继承了这一“生道”。因此,“天理”在人或在物也就可以称作“性”。从“性”的角度讲,人的性禀赋于天,那么这个“性”应该全善无恶,而人与物的区别在于“人则能推,物则气昏推不得,不可道他物不与有也”。所谓“推”,也就是“天理”可以呈现于人的意识中并将其作为人的道德理性。因此,所谓“成之者性也”并非专门指“人之性”,而是指禀赋“天理”并在形而下世界得以不断呈现出的一切事物。在世间的人若能认识到万事万物与人共同禀赋有此“生生”之理,也就实现了“与天地万物为一体”的“仁”之境界。

  由此,“仁”作为“生生”的表现,呈现于万物之生长变化的过程之中,而对于“不仁”之事来说,也就是不能完美地秉承“仁”性,程颢强调:“事有善有恶,皆天理也。天理中物,须有美恶。盖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但当察之,不可(自)入于恶,流于一物。”程颢并没有将“善”与“恶”共同视为“天理”,“善”只是属于“天理”,“善”与“恶”之分只在于是否能够完整地呈现“天理”,“不善”则是对“天理”的背离。如果“善”,在物上能使其得以持续不断存在变化,在人处也就体现出了“仁”之境界。如果“恶”,在人处也就是沉溺于物质欲与私欲之中,没有把自己本身具备的“善”性呈现出来。

  从“天理”的角度看,“天只是以生为道”,无论人物,都能尽此“天理”。从人的角度看,“由仁义行”,实现“仁”之境界,也就是人上升到“天理”之角度,将“万物一体”的境界作为自己生命的追求。在人实现这种“仁”之境界的过程中,能够将自己视为天地万物普遍联系的一部分。程颢认为,有志于“笃恭而天下平之道”的学者要不断地在生活中呈现出“天理”,将“仁”无时无刻呈现在人的活动中。而人实现“仁”,也就是将“天理”呈现出来的过程。“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表明人在将“仁”作为自己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后,所表现出的“万物一体”的精神境界。“仁”并非人物不分,“与天地万物为一体”也不是取消人与物的差别,而是要使人的每种行为都符合“天理”。在人际交往方面,要与人为善,将“天理”推己及人,实现忠恕之道。“天理”在自然万物方面,体现的是阵阵生机,在人则体现为忠恕之道,也就是将对自己的血缘伦理的亲情推己及人,实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有序化。

  这样,“仁”不仅是作为人间的道德亲情,同时也上升到“天理”层面,一方面表现为万事万物的存在论本体,也可以在人的意识中作为道德理性的原则。由此为线索,宋明理学家在程颢等人观点的基础上进行阐释,丰富了儒家“仁”的内涵,也是其作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重要的人生境界的理论基奠之一,使得现实的人能够呈现出纯净、透明而又毫无杂念的圣人境界,以此展现出特殊意味的人格风范。

  (作者单位:廊坊师范学院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吴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