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版 >> 《晋察冀日报》文艺研究
诗歌为戈战场行——诗歌研究
2020年06月30日 15: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春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晋察冀日报》为中国共产党的新闻事业和文艺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其中诗歌发挥了重要作用。《晋察冀日报》共刊发诗歌420余首,诗歌理论文章20余篇。其中,抗日战争时期刊发诗歌约240首,解放战争时期约180首。绝大多数为白话诗,只有十余首格律诗。

  敌后抗日根据地艰苦而火热的战斗和生活,时刻激励着广大文艺工作者。他们运用诗歌的形式,把内心或炽热或悲愤或痛苦或坚定的情感及时表达出来,形成了晋察冀诗歌“鲜明的时代色彩、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饱满的战斗激情”(黄彩文《从偏执走向成熟——邵子南论》,载《河北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4期)的整体风格。

  其一,《晋察冀日报》诗歌题材全部来源于晋察冀军民的斗争生活:控诉日寇的暴行,歌颂战斗英雄,赞扬劳动模范,号召农民多开荒多打粮、军工多造手榴弹,宣传破坏铁路、开展交通战,鼓励上冬学识字班、讴歌民主生活,提倡妇女解放,赞扬儿童站岗放哨,批评懒汉、痛斥封建老顽固等,极富战斗性、现实性和鼓动性。

  日寇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滔天罪恶数不胜数,令人发指。在晋察冀边区,像《疯妇人》中这样悲惨的母亲何止一位:“世间再没有痛苦与悲哀,比这疯了的妇人的重大而凄惨……不幸的女人,呵,可怜的母亲!这爱与恨的雷霆的一击,天地在她的面前变成了茫茫无边的黑色。”(《疯妇人》)

  我们英勇的将士们,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保卫家乡的人民和土地:“即使英雄的白骨筑成高山,即使生命的血流汇成大海,即使你身旁的同志仆到在一边,我们还是要一样的勇敢,向前进攻!”(《向前进攻》)

  面对牺牲,晋察冀的诗人们既沉痛又充满激情地讴歌每一位像李子文那样的勇士:“一个人的死是没有什么足以悲哀,尤其是一个革命者死在他的神圣的岗位上,然而朋友和同志哟,你的死震动我的心灵……别人都安全的撤退了,而你却以碎裂的肢体躺卧在山间,你以你自己的死救活了你的亲爱的同志……这是在战争中的一个布尔什维克的典型的死法。”(《英雄的死之歌——纪念李子文同志》)

  在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边区涌现出众多感人的参军场景,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参军蔚然成风。有孩子以父亲当兵为荣的,如苏田《我的爸爸去当兵》;有弟弟妹妹送哥哥当兵的,如曼陀《送我哥哥去当兵》;更有全家齐上阵的,如史轮《全家打狼》。边区人民不仅把自己的亲人送上战场,还热情地把仅有的食物捧出来慰劳战士们,如《韩老头慰劳八路军》《同志!这是点小意思》。

  由于诗人们与边区群众一起生活,一起斗争,所以边区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进入诗人的视野,形成诗作。如《上冬学》《开荒》《春耕》《麦收》《打铁》《挖防空洞》《纺棉曲》《农业生产热潮》等,还涌现出许多令人称道的劳动生产模范,如《吴满有》《农会主任赵老灵》等。

  其二,《晋察冀日报》诗歌在形式方面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出现了街头诗、岩壁诗、枪杆诗、传单诗、故事诗、叙事诗、诗配画、民谣、歌谣、童谣、山歌等多种体裁形式,使晋察冀诗歌既能及时、充分地反映抗日救亡和人民解放的时代风云,又为边区军民所喜闻乐见。

  街头诗始于延安,却在晋察冀得到了蓬勃发展。街头诗把口号宣传的内容诗歌化,短小、精悍、明快,在打倒敌人、动员群众、慰劳战士方面的作用非常明显,如田间《中国人不唱和调》:“敌人打不下去了,在鬼头鬼脑,拉我们唱和调;中国人呵,和调是不能唱的,不能上圈套”,言简意赅且蕴含着丰富的政治内容。

  杨朔说,在晋察冀“到处可以看到街头诗,这些诗采取短俏的形式,运用民谣的韵律,使用鲜活的民间语言,描写战争、反扫荡、民主政治、志愿义务兵,以及一切和战争相接的斗争生活”。(杨朔《敌后文化运动简报》,载《解放日报》1942年11月25日)

  晋察冀的街头诗除了书写或贴在街头、岩壁上,还写在纸上、武器上,这样就衍生出了传单诗和枪杆诗等新的样式。

  短小的叙事诗,更能快捷地反映晋察冀军民的斗争生活,田间对此进行了艺术上的探索和实践,并称之为“小叙事诗”。小叙事诗往往以瞬间的形象和短暂的场景来突显人物的精神风貌。小叙事诗结构严谨,纪实性强,田间的《山中》《偶遇》都属于这一类。

  故事诗也是晋察冀诗人和文艺工作者的一个创造。故事诗一般都有一定的故事情节,篇幅比较长,通过一个故事或者一个人的几件事描写发生在群众身边的斗争故事,歌颂英雄模范人物,富于浓厚的乡土气息,深受晋察冀人民的喜爱。如艾青的《吴满有》、孙犁的《大小麦粒》都是流传和影响较广的故事诗。

  诗配画是一种富于时代特征的大众化的艺术创造。画有单幅的,也有多幅的。田间的《坚壁》就是一首配画诗。

  其三,《晋察冀日报》诗歌在艺术风格上呈现出一种悲壮与崇高相辉映、粗犷与优美相交织的美学特征。

  晋察冀的军民们用枪炮创造着新世界,诗人们则用真率质朴的笔讴歌时代、军队和人民。《晋察冀日报》的诗歌“充满火辣辣的热情,与活生生的现实”,(陈辉《十月的歌》,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诗人们以真挚强烈的爱国情感,在生活中汲取诗情,使晋察冀诗歌具有鲜明的战斗色彩和饱满的革命激情,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乡土气息,语言朴素明快。

  (作者单位:河北省社会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马春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