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网络文选
个人同一性:融贯的经验重构
2021年09月30日 13: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费多益 字号
2021年09月30日 13: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费多益

内容摘要:洛克开启了近代以来关于个人同一性的研究,这一经典问题所追问的是:一个经历了诸多变化的人如何可能还是同一个人?一个此时之人在彼时如何可能还是同一个人?它构成了众多哲学争论的焦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洛克开启了近代以来关于个人同一性的研究,这一经典问题所追问的是:一个经历了诸多变化的人如何可能还是同一个人?一个此时之人在彼时如何可能还是同一个人?它构成了众多哲学争论的焦点。当代个人同一性理论将个人的持存问题看作心理连续性或身体连续性的确认,即通过诉诸t1时刻的一个人和t2时刻的另一个人之间的身体和/或心理关系,来分析早期的人和后来的人如何相互关联,由此决定两者是否为同一个人。其中,心理进路最具吸引力,但在解释某些人格现象的同时又遭遇了分支、多重占有和循环论证等困境。

  一、心理标准的新洛克主义修正

  个人同一性研究的主流观点是心理理论。个人是理智的存在者,他有思想、能反思,能够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认识自己为自己、为同一的有思想物。他在思考时,只能借助于意识,因为意识同思想是分不开的,并且“这个意识在回忆过去的行动或思想时,它追忆到多远程度,人格同一性亦就达到多远程度”。这样,个人同一性就由经验到的意识同一性得到保证。

  从洛克到20世纪60年代末,心理标准观点延续了这一思路:你是继承了你过去心理特征的存在,只要这个意识可以被回溯或延伸至任何一个过去的行为或想法,它就达到了与先前的你的同一性。

  当然,并非所有的记忆都会影响个人同一性。如果按照当代心理学的划分,洛克所说的记忆可以看作是作为私人经验的事件记忆。不过即便如此,记忆标准面临着必要性、充分性和自洽性三个方面的严重困难。

  与心理理论针锋相对的立场是身体理论。威廉姆斯通过引入身体概念,将心理连续性理论中一对多关系修正为一对一关系,从而满足了个人同一性问题中一对一关系的要求。约翰斯顿从自然主义出发提出,没有什么东西配得上自我这一指称,讨论一个特定的人,就是讨论一个活生生的身体,因为身体得以访问外部物体的方式,也能够呈现人自身的心理行为。心理标准再次陷入危机。

  帕菲特针对这一危机修正并发展了新洛克主义观点。在帕菲特看来,人们往往陷入对同一性的顽固信念而没有注意到原初个体与分裂后个体之间的联系,但同一性在相当程度上是不确定的。他提出,人的本质是一系列心理内容(如感知、记忆、态度、情感、愿望等)的关联,并进一步将个体存在的实质归于经验的主体;他对各种案例的分析也试图表明,我们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持久的经验主体,而且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连续存在只是这一经验主体的连续存在。因此,重要的不是同一性,而是关系R,即有着适当原因的心理关联或心理联系性。

  帕菲特则揭示了个体生命的短暂性与自我经验的丰富性之间的内在矛盾,得出自我是在众多个体的不断消亡、涌现的接替关系中得以生存的结论。在这个意义上,未来之我与过去之我是同一人格,他们的此消彼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的存活,而心理关联给予了人格存活的可靠性。

  二、帕菲特理论的困境

  帕菲特从反对个人同一性入手,揭示和分析了自利论所面临的难题,为利他主义提供了合理性说明。他的主张在伦理学界产生了深远影响,其对“非同一性问题”的洞见也为形而上学领域的探索带来启示,以至于想要对未来人和代际正义进行辩护的学者都要回应他所建立的理论框架。

  首先,帕菲特的突破性观点之间发生了冲突。帕菲特提出了两点主张:(1)个人同一性并不是生存的关键;(2)重要的是关系R(任何原因所导致的心理联系)。波洛克(Henry Pollock)甚至尖锐地指出,帕菲特的这两个立场中,(1)只有在(2)为假的情况下才能得到辩护,即只有当关系R不重要时个人同一性才会不重要。

  其次,帕菲特的“去人称”观点无法立足。帕菲特认为,人是否是通常意义上的“存在”这一点并不重要:关系R包含了个人同一性的事实,而个人同一性却不能涵盖关系R,所以关系R更重要。在帕菲特的分裂案例中,R呈现出的是一种分叉形式—— “我”的“存活”是一种特殊的分裂式的双重存活。显然,帕菲特的“存活”和“生存”意义并不相同,帕菲特是从形而上的角度由逻辑分析得出“双重存活”概念,但现实中的个人是作为一种结果的存在和一对一的延续。

  再次,关系R本身也是可以被否定的,因为连续性是一个相似性的问题,而相似性是有程度的,那么怎样程度的连续才能算得上具有连续性?

  最后,帕菲特关于还原论和非还原论的区分会产生悖论。按照还原论,关于持存性的事实仅在于事物各阶段之间具有内在因果关系;只要存在内在因果关联的分叉,就必须做出如下判断,即原初事物经历了明显的分裂后是否还持续存在?

  三、在何种意义上谈个人同一性

  个人同一性问题之所以众说纷纭而难以达成共识,其原因在于个人同一性不是某一个单一的问题,而是诸多子问题联系在一起的问题域或问题群。而许多观点似乎是在不同的层面上进行讨论的,且它们之间又发生了混淆。在本文的探讨中,哪些因素是问题的关键?为什么它们起到关键的作用?这首先需要区分个人同一性的不同层次,我们把最主要的几个列出来。

  1.持存,这是属于形而上学层面的问题,指个人持续存在的构成论标准:即一个人格者在时间变化中保持为同一个人格者的充要条件。什么东西使得你在时间当中持续存在,使得你经历了一生的各种变化之后还能始终是你?

  2.证据。这是属于认识论或知识论层面的问题。依据什么来判定一个人在时间中是持续存在的。

  3.个人的独特性。是什么使得你不同于他人?涉及你在自己身上所看到的或所规定的样子,与你实际所是的样子以及他人看到的你之间的关系。

  4.身份或角色。如果把人生比作一个舞台,那么每人在这个舞台上有诸多角色。是什么东西决定了有多少个“我”?哪些“我”在场或缺席?这种同一性也可以称为“共时的同一性”。

  心理进路和身体进路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认为,有某个东西使我们能够持存,换句话说,我们在时间过程中的同一性必然来源于某种不同于其自身的东西。简单观则否认这一点,它认为,心理的连续性和身体的连续性,可以为同一性提供证据,但却不能保证同一性成立,而且也不是必需的。

  简单观体现了一种“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简洁性,它没有提供持存的任何条件。在它看来,此时此地的个人与一个过去的或将来的个人同一,当且仅当他们是同一的。理由在于:个人是严格意义上的自存实体(或译为实质本身)。尽管个人既是心理属性的承载者,也是身体属性的承载者,但自我与其身体或身体的任何部分都不同。个人或经验主体与他们的“有组织的”身体之间形成了二元,这构成了本体论上的区别。

  这里,个人同一性问题的本质凸显出来。个人同一性问题包含了两个基本对象:个人和同一性。人们对个人的争论主要落在心身二元关系,即心灵、身体哪个才是个体的本质。同一性则是逻辑学上的基本问题,但个人同一性并不能简单地依据质的同一性和量的同一性来解答。这是因为,对于个体而言,无论其本质是心灵还是身体,二者都是一种随时间变化的(绵延)存在。

  个人同一性问题在形而上学层面上似乎无法解决,但我们又不得不依赖于这个概念。不过,这个困难并不意味着我们只有在它们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我们可以对理论承诺的概念进行再反思。这种再反思,在笔者看来是,既然不能通过经验观察去求解,那不妨诉诸便宜实用的解决方案;或者承认各种本体论承诺都是中立的,而我们可以出于实用去选择一个最适合的本体论。

  四、自我经验的重构

  为了克服心理连续性理论面临的诸多困难,本文借鉴一些学者所提供的完全不同的视角。他们拒绝心理进路对人类行为和生活进行的原子式分解,认为,人类生活和个人意识是复杂的,将原本复杂的行动和意识分解为个别的组成部分导致了整体特征的丧失。由此不再沿袭心理进路的原有模式,去构建关于细分的自我或意识的不同层次的理论,而是去理解我们用语言进行自我描述和自我解释的方式。

  语言分析进路放弃了对自我实在的关注。在语言的视角下,自我的结构被转换为关于自我的言说。通过语言进行自我描述和自我解释的途径聚焦于人们所生活、经验和解释的人类存在。我们对自己、他人和世界的经验一般都与我们对语言的使用和理解存在紧密的联系。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叙事就以根植于我们成长的文化的基本方式伴随着我们。

  与心理进路采用的因果模式不同,叙事模式并不把自我观念看作由事件经验本身决定的。恰恰相反,个人的自传式叙事使得其行为、经验和心理特征统合为整体的个人。叙事模式赋予主体一种核心的角色,这是因为叙事所依赖的反思意识源于人的切身体验,基于这种体验意识的同一性模式比因果解释所提供的同一性更加复杂,更具有不可还原的第一人称性。叙事正是从一个“内部视角”去探索:“我”作为经验的行动者或主体,如何以故事讲述者的方式来超越时间带来的变化。如此使过去之我从属于现在之我,获得现在与过去的融贯。

  叙事的观点为同一性的解决提供了新的可能。事实上,这种尝试受益于利科的启发。根据利科的观点,一个人是谁,取决他自己的叙事——一段我从何而来以及去往何方的生命故事;自我就通过这一叙事过程而被构建起来并得以具体化,这种连续的叙述性构造使得生命本身成为叙事的产物,因此个人同一性实际上是一种叙事同一性。叙事作为个人所构造的关于他生活的故事,包括生活的情节、个人的记忆和体验、关键性的转折点,还包括思考自己的方式、自我评估等。通过将“我”自己的性格气质、所认同的价值、所追求的目标放置在一段描绘其开端和发展的生命故事中,“我”才获得了关于“我”是谁的洞见。

  叙事这样一种叙述故事的行为,为什么能够解释个人同一性呢?其具有解释力的根源在哪里?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借助科学的支持。研究发现,叙事是一种特殊的认知方式甚至是一种思维模式。在个体的心理发展中,叙事能力早于自我感;并且,如果没有能力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就不会有所谓的自我感,自我的建设将无法进行。个体有了叙事能力并且影响到语言记忆和概念记忆,高级意识就渐渐地促进了与自我以及与他人有关的过去和未来概念的发展。

  在帕菲特那里,存活中的心理连续性取代了个人同一性。个体之间只要拥有经验衔接,那么这个人就是存活的。

  与帕菲特形成对照,叙事并不意味着只与过去的理解相关,而且意在承担起一种前瞻的可能行为的认同。一个人自传式自我发生的变化,不仅归因于对过去有意识或无意识发生的事情进行的重建,而且归因于对可预见未来的计划和重塑。作为一种开放的构建活动,叙事经历着持续的修正——所有那些由主体所讲述的关于其自身的真实或虚构情节,都使得一段人生的故事不断被重构,而我们自身的同一性就存在于一个叙事的统一性中。

  那么,叙事进路能否回应帕菲特对个人同一性理论的挑战呢?在笔者看来,叙事同一性避开了以原初实体为个人同一性提供根据的思路,从而规避了帕菲特之前传统解决方式所带来的缺陷。关于自我存在针锋相对的两种立场:以笛卡尔为代表的哲学家将“我”的同一性等同于灵魂实体的同一性——一个其整个本质或本性是思考的实体,它在各种同一性的状态中保持不变;另一方面,以休谟为代表的哲学家认为,一个同一的主体无非是实体主义的幻象。与抽象的同一性不同,叙事的同一性包容了生命不同阶段的差异及其发展,它跨越个人一生的每个阶段并以一种恰当的方式把自我统一起来。经过如此补充,一个人的自我是由他所拥有的东西以及他的欲望、理想决定的,并关乎那些对他而言具有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因为我们并不是处于一个封闭的系统中简单地重复自我,而是开放于外部世界,不断地接受来自外界的反馈丰富和调整自己。这样相互纠缠、水乳交融的关系要求我们拥有一种“反思的平衡”:我们首先从自己的生活、从常识出发来理解个人同一性,然后借助于反思和论证来修正这种理解,并让这种理解接受生活的检验,直到自我对个人同一性、对自我与他人关系的理解达到某种更合理的平衡。自我被看作一种关于个人经历的融贯一致但又持续修正的反思性维系。每人是他对自身加以塑造的结果:个人依据对未来的预期而筛选其过去的经验,他的变化依从于他所参与的重建自身的努力。

  所谓同一是指质的相对同一,而不是质的完全不变。同一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们就不得不依赖不断的参照、反思、批判和调整,这种循环不是—种语义反复,因为事实上,理解发生的过程不是逻辑上的演绎过程。

  我们对同一性的本体论承诺源自我们作为行动主体的价值需要,自我理解服从于更广泛、更为基本的目标,即建构与重构连贯的认同感,这是个人同一性问题的实践指向所在。可以说,叙事的意义不在于如何解释经验,而是在这些解释中又发生了什么。

  结语

  本文尝试把个人同一性表述为区间同一性。个人同一性关系的关系者不再是指处于短时间隔的个人,而是跨越一生的每个阶段的人以一种恰当的方式统一起来的集合。在这个意义上,一个人之所以具有个人同一性是每一时段例示的不断产生所致。

  按照这样的思路,笔者不再沿袭心理进路的因果模式,而是从一个“内部视角”去探索:“我”作为经验的主体,如何以自我描述和自我解释的方式来超越瞬间之我的此时此地的限制,把某一时刻的个体放到一个更大的范围,通过对我们自己所拥有的个人经验的持续不断和反复表现,产生一大片景致的自我。自我成为一种关于个人经验的融贯一致但又持续修正的反思性维系。

  笔者认为,作为反思性重构的叙事,进路并不够成熟。不过,叙事至少为我们摆脱传统思考模式的怪圈指出了一个有前景的方向。只有借助把经验自我与其他事物相区别的方式,即通过将经验内容与经验主体区分开,我们对个人同一性的承诺才是合法的和可行的。换句话说,如果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我们只能诉诸经验变化背后的某种统一性,而不是变化中的“经验之我”。这种统一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用什么方式将现在的自我与过去之我、未来之我视为同一。每人的变化依从于他所参与的重建自身的努力。如此看来,重要的是:我该怎么做?我该怎样度过我的人生?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哲学系。《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8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费多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