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网络文选
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的中国出场、现状与走向
2021年09月27日 15: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培永 史锡哲 字号
2021年09月27日 15: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培永 史锡哲
关键词:正义论;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学者;恩格斯;正义理论;批判;

内容摘要:一、亟须深度耕耘的一个学术研究增长点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正义的观点和方法论,为研究当今正义问题提供了基本素材,决定了相关研究的基本问题域与拓展路径,无疑是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的起始点。国内学者主要探讨了马克思正义论的方法论、马克思正义理论的内在逻辑与独特性、马克思正义理论的具体形态(包括劳动正义、分配正义、空间正义与生态正义等)三个方面的问题。关键在于,正义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政治或法权层面,把有实质价值的形式正义形式主义化,马克思主义正义论追求更根本的交换正义、生产正义,强调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正义,吸收个人伦理层面的个人正义,拓深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国际正义或全球正义,构筑立体、整全的正义论。

关键词:正义论;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学者;恩格斯;正义理论;批判;

作者简介:

  一、亟须深度耕耘的一个学术研究增长点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正义的观点和方法论,为研究当今正义问题提供了基本素材,决定了相关研究的基本问题域与拓展路径,无疑是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的起始点。

  中国学界在理论上对正义的关注,可以说是对欧美学界的正义理论成为热点问题的不自觉反应。1971年罗尔斯《正义论》的出版,成为规范性政治哲学理论复兴的标志,在国外开启了政治哲学的研究热潮并吸引了中国学界的关注。几乎在同一时期,关于“马克思与正义”的论题出现。美国学者塔克提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谴责并非对其非正义的抗议,也没有把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看作正义的王国,伍德则进一步系统地论证了马克思的著作不存在谴责资本主义为非正义的观点,这一命题被学界称为“塔克-伍德命题”,推进了马克思正义论在国际范围的研究。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作为一个独立的学术问题进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界,一开始并不是面对中国社会背景转换的自觉反应,而是在引介西方学者正义论的过程中自发出现的。

  中国学界对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研究不断增强的自觉性,是与改革开放深入推进这一社会背景相呼应的。伴随经济快速发展出现的资本-劳动矛盾、贫富差距过大、个人发展起点和机会不平等、政治腐败、利益固化等新的社会困境,逐渐成为被普遍关注的社会现实问题,公平正义成为社会上经常被谈论的话题,也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报告中经常出现的关键词。公平正义问题的凸显和人们对公平正义的强烈要求,使国内学者充分意识到研究马克思主义正义论、构建中国的正义论的重要性。

  在引入资本运作、发展市场经济以求得生产力发展的背景下,在看到资本和市场带来的发展代价时,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曾拓展出的一个学术增长点是资本逻辑批判。资本逻辑批判并非为了批判而批判,而是为了洞悉资本运作的机制,避免资本盲目扩张,其中暗含了从批判性逻辑走向建设性逻辑的潜在意图。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们无疑应该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建设性逻辑,而建设性逻辑由弱势转变为强势、由隐性转变为显性,离不开正义、自由、平等等规范性理论的建构。资本逻辑批判与正义理论建构不是完全脱节的,按照正常的逻辑,在批判之后应该就是建构,以正义理论为代表的政治哲学或法哲学研究的兴起,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发展的必然结果。马克思主义学界要避免纯粹学术的自说自话,要发挥好它的作用,就应该自觉构建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以及自由论、平等论、人权论、民主论等),在此基础上完成中国版本的正义论(以及中国式自由论、平等论、人权论、民主论等)的建构。如果不反映这种社会现实需要,缺少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逻辑的自觉认知,马克思主义注定还只能是象牙塔里的学问,还是无法回应中国马克思主义学界在改革开放四十年进程中失语的质疑,还是无法发挥这套学说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的作用,也就没有从根本上传承创立者提出的解释世界与改变世界的追求。

  二、当前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的三种进路

  在对西方学者观点的回应中,在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深度耕犁中,中国学界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已经积累了大量学术成果。综观现有的研究成果,概括起来可分为三类:一种是“回应性研究”,一种是“还原性研究”,还有一种则是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现实性研究”。

  所谓回应性研究,是指对当代西方有重要影响力的代表性学者的命题、观点进行的述介、评论及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对西方学者提出并产生争论的“马克思是否认为资本主义是不正义的”“资本主义剥削是否是不正义的”“马克思主义和正义论是否是相容的”等问题的回应。尽管相关成果多为述介评论类型,但还是能表现出国内学者与西方学者对话的整体基调,而且对西方学者的具体观点也并不是一味赞同,反倒是以批判为主,指出了唯物史观与辩证思维的割裂、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的二分是西方学者在正义问题上争论不休的原因。国内学界认为马克思、恩格斯的正义并非像有些西方学者所说的纯粹是从法权角度讲的概念,而是包含道德、价值的范畴,是衡量社会生产方式的价值尺度,从正义概念界定上回驳了马克思没有正义论、不讲正义的争执等。

  这种进路无疑是有价值的,能够让中国学界借助西方学者的命题和观点迅速进入相关议题中,通过评述、对话、回应进一步积累学术素材,拓展国内马克思主义正义理论研究的学术资源,并通过反思西方学界的不足和取得的成果找到自觉的方法论,明确我们在对待马克思正义思想上应该持有什么样的方法和观点,保证了国内学界在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上有一个较高起点。但要看到的是,对西方学者的理论回应,总体上复制了西方学者的命题设置与研究思路,实际上凸显了国内学界在相关议题设定、话语创新上的滞后性。而且,对西方学者提出的某个观点进行学术层面的回应,有可能会忽视观点本身的现实语境,使本来有问题意识的正义理论成为以人头、以某部作品、以某个命题为对象的纯学术的争论。再加上受其学术话语、文风等方面的影响,导致相关研究成果过度注重抽象思辨,局限在特定的小圈子里,难以进入哲学社会科学相关学科,更难产生社会影响。

  在对西方学者进行回应的基础上,中国学者逐渐走向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尤其是对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文本(关注较多的文本是《资本论》和《哥达纲领批判》)中正义理论的挖掘,这条进路可以说是“还原性研究”,即不再以西方学者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为对象,而是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正义论述为研究对象,通过深度解读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正义的基本著作、经典论述、探讨正义的方法论,还原原初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主要是还原马克思的正义论)。国内学者主要探讨了马克思正义论的方法论、马克思正义理论的内在逻辑与独特性、马克思正义理论的具体形态(包括劳动正义、分配正义、空间正义与生态正义等)三个方面的问题。

  通过还原性研究,学者们深度挖掘了马克思的正义理论资源,并在内在逻辑结构上对其进行了合理建构,再次确证了马克思、恩格斯经典文本的当代价值,可以看作建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理论奠基工作。还原性研究与回应性研究相类似,虽然保持了鲜明的问题意识,但在学术风格和话语表达上依然带有明显的学院派色彩,精于学术研讨却疏于对现实问题的回应。克服还原性研究路径缺陷的办法,要适时跳出经典作家的理论视野,从建构马克思的正义思想的维度跃升至建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维度,把思想家的正义思想转换成有中国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的正义理论。

  在还原性研究和回应性研究的基础上,中国学界已经开始自觉探索“面向当今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现实性研究”路径,强调要关注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当代中国语境,建构符合当今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大部分学者主要强调两个方面,一是当代中国社会中存在的财富分配不公平、社会矛盾日益凸显的现实状况,催生了建构中国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迫切需要,这方面说明的是“现在为什么需要正义论”的问题;二是中国现实社会的时代特征,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是中国正义论最突出的时代背景,中国正义论应该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要求的自我所有、所有权进行必要的辩护,这方面说明的是“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正义论”的问题。关于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建构的内容,有学者指出应强调以“人民”为主体的正义以区别于自由主义的以抽象的、独立的个体为主体的正义,应把对资本逻辑的批判与规约看作正义理论的核心,应把权利原则、平等原则、贡献选择、需要原则作为建构性正义的基本原则。

  总体而言,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研究依然处在起步阶段,只是提出了正确的口号和原则,确定了应该努力的方向,但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需要打破当前的研究瓶颈,在面向中国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建构上取得实质性的突破,最终打造出中国版本的“正义论”。

  三、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建构理路

  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当代建构以及在此基础上中国正义论的建构,可以说已经具备了政治的、社会的、学术的条件,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界应该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努力。这种建构应该走出“文本第一”“理论第一”的路数,走出学术研究是为了证明某个西方学者的命题和观点是正确或错误的、证明像马克思这样的思想家的正义理论如何具有独特性和超越性的“路数”。它应坚持“时代第一”“问题第一”,在回应当今社会尤其是中国社会现实问题和观念困惑的基础上写作。它应该贯穿建设性的逻辑而不是批判性的逻辑,应基于中国制度与中国治理独特实践、提出具有独特标识的核心关键词,形成具有内在逻辑的系统理论。

  建构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不是不研究思想家的理论、不专研文本,而是要让理论研究和文本研究服务于当代中国原创性正义论的建构,它要重新审视既有的理论资源,以时代、问题为导向进行阐释和发展。其中的首要问题还是在于如何对待马克思、恩格斯的正义理论。囿于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基于对未来理想社会的追求,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虽然隐含着对既存社会不平等、不正义的指责,但他们没有把对正义的理论建构作为主要努力方向。只有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才有建设性地提出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实行按需分配原则。

  这决定了,今天试图回到马克思、原原本本地还原马克思的正义论是不够的。我们能从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正义的论述中确立基本维度和原则,却无法得到完整形态的正义理论,更不能将我们挖掘出来的正义理论奉为圭臬,用其来评判现实。我们可以对马克思、恩格斯的正义理论加以改造、重释,赋予其当代意义,使其能够满足当今社会需要,但那种认为不先把马克思、恩格斯的正义理论研究透彻,就不能有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观点,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批判过的东西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被批判的观点,本身就值得商榷。“马克思的正义论适合时代需要”与“适合时代需要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相对于马克思正义论是更高阶的概念,必须在对马克思正义论研究的基础上向前推进,把马克思主义正义论作为核心关键词进行创造性地打造。

  建构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还要科学对待自由主义的正义论。坚持时代第一、问题第一的导向,就不能把自由主义的正义论看作对立的、应该抛弃的,而是应该看作值得借鉴的理论。建立于政治平等、法律平等基础上的法权正义,不独属于自由主义,也属于马克思主义,它们是构成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必要内容。不应该在追求生产正义或者劳动正义的名义下,忽略法权正义在现实社会的独特价值。关键在于,正义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政治或法权层面,把有实质价值的形式正义形式主义化,马克思主义正义论追求更根本的交换正义、生产正义,强调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正义,吸收个人伦理层面的个人正义,拓深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国际正义或全球正义,构筑立体、整全的正义论。这样才能建构起适合中国社会需要、能够立足于国际舞台的正义论。

  建构面向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还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与之相契合的正义观念。公众对各种社会现实存在作出正义或不正义的评价,以及选择用什么话语进行评价,并不一定是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理解,而往往是由于传统文化价值观念潜移默化的影响。马克思主义正义论对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念的吸收绝不仅是描述上、表达上的,应该体现为思想内涵的一以贯之,而且两者也确实在很多方面是契合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在中国扎根,也正是因为它与传统文化价值观念具有内在的一致性,虽然核心关键词、话语表达形式、理论逻辑等方面有所不同,但其内核的东西是相通的,要充分挖掘传统文化价值观念中的“正义”元素,比如先义后利的财富观,先国后家的大局观,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平等观等,使其融入马克思主义正义论的建构中。

  以问题为导向、以中国社会现实为基础建构的马克思主义正义论,这里的马克思主义一定得是包容的,它必须是古今中外先进文明成果的综合体,必须是时刻回应现实问题、在现实问题上不断发展的学说,只有这样的马克思主义,才能成为执政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在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基础上建构的正义论才是时代所需要的。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21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马云飞/摘)

作者简介

姓名:陈培永 史锡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