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意识的转化与内在革命:基于公共行政问题的分析路径
2020年03月02日 16:26 来源:《中国行政管理》2019年第10期 作者:张成福 字号
关键词:人类命运;意识;内在革命

内容摘要:公共行政,无论是作为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还是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研究领域,从一开始就是以解决公共问题作为其使命的,尽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度、甚至不同的时代,问题的性质与类型是不同的。

关键词:人类命运;意识;内在革命

作者简介:

  一

  公共行政,无论是作为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还是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研究领域,从一开始就是以解决公共问题作为其使命的,尽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度、甚至不同的时代,问题的性质与类型是不同的。客观地讲,对于何为公共行政的大问题,并没有也不可能有绝对的主张,亦不可能产生所谓的学术共同体的共识。笔者认为,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能够令人信服地宣称他认识到了公共行政领域什么是“大问题”或者什么不是“大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公共行政大问题的讨论是没有意义和价值的。事实上,这个问题提出的本身就是意义和价值,最起码它能够引发公共行政理论工作者和实务者的深度思考。

  二

  作为一项人类实践领域,公共行政乃是这样一种活动,我们通过它创造有益于个人、共同体乃至整个人类的公共价值,并通过它参与、创造、美化和完善我们的公共领域和公共生活,乃至世界和宇宙。

  公共行政的研究,必须回应我们这个时代所提出的挑战,并对关系国家和人类命运前途的共同问题予以思考和回答,尽管这种回答可能是不充分的。从整个世界范围来看,人类历史的发展在今天已经进入了新的历史时代,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人类一方面创造了巨大的文明和进步,另一方面,也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张力或者危机,使人类生活在一个高度不确定性和高度风险的社会中,存在着人类历史的终结、文明的终结甚至于我们生活终结的风险。

  因此,对我们自己、社群、国家以及人类共同命运的关心,无疑应该成为公共行政的重大议题。从中国自身来讲,我们已经进入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这一时代最重要的特征在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如何解决这一主要矛盾以及由此矛盾引发和产生的其他问题,同时建立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并提升治理能力,自然便成为中国公共行政的重大议题。公共行政的理论者和实践者要积极参与并投入到国家及人类命运的改变过程之中。

  三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事情就是变化。面对时代以及国家面临的挑战,唯一可供选择的途径就是变革、创新和不断的自我革命。变革和革命有两个层面:一是外在的变革与革命,它涉及组织结构、功能及其运行的制度规则;二是内在的变革与革命,它涉及意识的转换、觉醒或者思维模式的变革。外在的变革固然是必要的和重要的,但内在的变革更为基础。

  人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和主宰者,其原因在于人具有其自由的意志以及自由选择的能力。社会发展的过程是人们有意识的参与过程。这个世界之所以是这样,是人们选择了它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绝对的客观实在或者绝对实相并不存在,而所谓的实相无非是人们创造的。我们是自己实在的创造者,我们想要世界展现什么样的面貌,生活和世界便会展现出什么样的面貌。创造的过程始于思维和我们的观念,在世俗生活中,没有什么不是最初以纯粹思维存在的东西。正是我们的思维创造了我们的认知,认知创造了信念,信念创造了行为,行为创造了事件,而事件创造了我们的经验,经验创造了现实。除非我们能够创造未来,否则根本无法预测未来。

  四

  既然所有发生的事情,无一不是人们内心各种思维、选择和决定于外在世界的显露和投射,那么内在的革命或者意识的转换就是变革工程的首要议程和工作。我们可能具有的意识有四种状态,沉睡状态、清醒状态、自我意识状态和客观意识状态。事实上,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多处在意识的沉睡状态,即使在所谓的清醒状态,亦是如此。而所谓内在的革命,无非就是我们要从无意识状态中走出来,摆脱习惯性思维的影响,从虚假的自我认同中解放出来,发展一种客观的意识,如实地看待眼前发生的和周围出现的事物,使我们的意志服务于发现客观的真相。

  内在革命的前提乃是我们要有一个开放的心灵。开放的心灵意味着作为世俗的人们,我们要承认自己的无知,我们所了解的所谓的知识,都是暂时性的知识、局部性的知识,而非永恒不变的真理。开放的心灵意味着在遇到任何和我们先前对事物的看法完全相悖,或者彻底相左的思想或观念时,我们不能简单地去排斥它,更不要轻易地视之为“异端邪说”。

  内在革命的第二个重要方面就是改变我们的思维的诱发性思维及其观点。宇宙间没有和其他任何事物分离的东西,万事万物均是生活的脉络,它们在本质上是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影响、相互交织的。因此,如果我们以这样的真相为基础发展出我们的“一体意识”或者“宇宙意识”,许多问题就会得到有效的解决。

  内在革命的第三个重要方面在于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生活以及公共生活中的诸多关系。生活无非是调整、改变各种关系,以实现关系和谐的过程。如果我们体认到世界是一体的,那么就需要重新思考和调整诸多的社会关系。而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公共行政学界需要关注的大问题。

  五

  总起来看,公共行政需要重点思考以下几个方面的关系: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和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必须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承认每一个生命存在的独特性及其意义。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我们必须改变那种人类与自然分离的意识,改变那种统治、征服、控制、支配自然的意识和观念。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我们承认尊重个体的价值和尊严,鼓励个体实现其自身的潜力和创造性,并在创造的过程中,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确认自己的身份。因此,人类必须为个体性留下空间,确保每个人的充分和自由发展。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国家与人民的关系,并在此基础上建构我们的治理秩序。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国家乃是社会的产物,历史上的一切国家,包括自诩为最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避免这样一个现实:即国家权力从社会中产生,但反过来凌驾于社会之上,成为社会压迫的工具。如何使国家权力真正恢复它的普遍性质,使社会的普遍利益真正体现出来,并在国家政权中得到集中的反映,便成为所有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与理解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重构国际治理的新秩序。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无疑是我们时代宇宙大精神或者宇宙意识的充分体现,也反映了人类社会共同的价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向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无疑是我们时代最大的变革议程之一。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经济及其公共政策。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市场及其资本的力量与限度,以及政府在经济以及社会治理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发展,发展并非是资本的积累和财富的增长,还包括社会的和谐、文化的繁荣以及个人的成长等多个角度。经济和市场经济并非终极的目标,而是达成目标的手段,我们需要在市场的价值与社会的价值之间求得平衡。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不同文化与文明之间的关系。人们正是在与其他文化的相互交流借鉴中,创造、认识并体验着自己的文化,若是没有其他的文化(或者文明),所谓的自己的文化也便无法存在。考虑到我们时代所面临的难题并非任何一个文化能够独立面对的,因此,我们需要的是跨文化的对话,需要寻找的是主体间的相互理解,并在相互理解的过程中达成某些文化的共识,形成共同的文化。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如果存在着罪恶的话,最大的罪恶便在于我们的无明或者无知,在于我们的不觉悟和不清醒。所有的邪恶都是无意识的恶果,除非我们消除了它自身的因,否则不可能消除它们,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减少。如果没有人类意识的转化,世界所遭受的痛苦将会是旷日持久的。如果我们处在沉睡状态,我们既不能认识,也不能有意识地创造实在,如果我们处在无意识状态,我们只能创造出扭曲的和痛苦的实在。当我们真正具有客观意识的时候,我们才能认识自己并创造出我们希望的实在。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正是由于人类改变了心灵的内在态度,因此而改变了生命和生活的外在面貌。当我们的个体意识和集体意识觉醒的时候,我们的世界肯定会展现其美好、和谐和圆满的状态。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原题《意识的转化与内在革命——关于我们时代公共行政大问题的对话》,《中国行政管理》2019年第10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禧玉/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成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