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徐建宇 纪晓岚:城市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研究
2020年01月08日 09:27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5期 作者:徐建宇 纪晓岚 字号
关键词:治理实践;公共阐释;生活叙事;特殊文本

内容摘要:阐释正是一种对话的机制,而对话则需要一个基础,就是人们能够在认知和反思的解释中让个体清楚意识到的基础。

关键词:治理实践;公共阐释;生活叙事;特殊文本

作者简介:

  一、问题的提出:具身在场的治理实践与治理实践的表意

  社区治理的过程强调公共性,这种公共性内含着“阐释”在社区中的潜在性运作。阐释是一种公共行为,阐释的生成和存在是人类相互理解与交流的需要。公共阐释能让城市社区治理权威性地建构多元的治理结构、提升社区动员的能力以及强化治理实践的认同感。

  学界过于关注社区治理的技术性创新和新功能的赋予,而较少考虑依靠公共阐释来探讨生活叙事意义上社区治理实践的“本真性”,以致于尽管社区居民具身在场于社区治理实践,却总是不能真实地、完全地解读和表意社区治理实践的本义,并将其内化于意识。其结果是,在实践与表意之间呈现出“名实分离”的局面,并由此衍生出具身在场的治理实践与治理意图的契合以及话语意识与治理实践的关系这两方面的问题。

  治理实践的表意与我们具身性的生活经历相分离的原因是治理者(主要指政府)的治理意图从未通过“我们”具身性在场的视角在社区空间中进行过公共阐释,无论是自治还是多元治理的社区治理实践或止于形式化的“通知”或仅是治理实践的“广而告之”,未从公共性层面对其中的治理意义进行明确的阐释,以致于“我们”对治理实践形成的经验和感受都只是一种个人的阐释,并且这种阐释可能存在“意图谬误”。对于具身在场的居民而言,其对社区治理实践的阐释仅代表个人的认知和理解,意味着其并不总能从社区治理的实践中准确地理解和把握治理者真实的治理意图。

  二、城市社区治理中公共阐释的要义

  社区治理实践既是事实更是想象。从现实的角度来讲,社区治理需要公共阐释的存在,但如果社区治理实践无法明确公共阐释的要义,其本身的经验意义也将被剥夺,社区治理本身也就不复存在。

  社区治理公共阐释本身是实践阐释和阐释实践的统一,是不同治理主体共同介入的公共行为,其生成源于治理者与被治理者对社区治理本身进行理解和交流的需要。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本质内涵是以社区治理的普遍前提为基点,以社区治理实践为意义对象,意义、契约与话语构成了公共阐释的核心要素,以理性与情感的交织来生产并形成可公度的有效阐释。

  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不是一种绝对的经验表述与机制,其目的是要扬弃和超越社区治理实践的个人阐释,建构社区治理实践的公共理解,扩大居民的公共视域。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具有以下六个特征。第一,治理的公共阐释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意义的阐释。第二,治理的公共阐释是一种交往活动。第三,治理阐释的过程是一个同化的过程。第四,治理的公共阐释是有边界的。第五,治理的公共阐释具有一种公共性和共享性。第六,治理的公共阐释具有转化性和组织性。

  三、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基础

  人类已进入柯慎士所说的“第二轴心时代”,这个时代又明显不再是“独自时代”,而是“对话时代”。阐释正是一种对话的机制,而对话则需要一个基础,就是人们能够在认知和反思的解释中让个体清楚意识到的基础。由此,对“知”的内在机制的窥视进一步延伸为对社区治理公共阐释基础的追问。

  (一)多元参与、秩序和政治合法性的政治基础

  多元参与社区治理构成了社区协商民主的前提,扩展了社区治理中不同主体的交往行为和交往范围,使社区居民的公共意识觉醒。在社区中,政治合法性基础能被建构,意味着不同治理主体认可社区治理中的公权力、自治权力和社会权力对社区生活的介入。通过政治合法性的基础,保证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被所有人了解并输送一种预期的权威,给予公共阐释以政治权威,以利于其被社区居民所接受和认同。

  (二)价值、自治和合作的社会基础

  社区治理的公共阐释建构于对社区的本土价值、自治价值、合作观照的社会基础之上。社区自治是社区治理的“灵魂”,社区自治蕴含的内生性力量构成了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社会基础。社区自治营造的社区关系和环境让社区居民能够主动地通过公共阐释形成彼此对社区治理实践的一致性理解,并为公共阐释提供本土性的能量。

  (三)语境基础

  语境之于公共阐释,可以看作是社区居民将社区治理传递出的意义转化或同化为自身生活体验的一部分。在不断的转化和同化中,理解在发生,视域在增长,而公共阐释只有通过语境才能形成对话语的共同认知,才能超越社区治理实践所呈现的表象世界,内化治理的意蕴,进而对社区治理实践作出合理的反思。

  四、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主张:从抽象的个体到现实的人

  社区治理实践让“人的本质”发生变化,实现着从“抽象的个体”到“现实的人”的转变,这种转变具有一种统合性和权威性,而这成为治理的公共阐释从个体思维的抽象性迈向治理实践现实性的内生力。

  社区治理让个体对社区的价值不仅仅是观察和体验社区生活,而是在此基础上以公共阐释让社区生活的改变从理念构想跨越到实践方略的践行。公共阐释中的关键性意义在于让社区治理的观念被人所知觉和认同。观念的知觉会带来实践的行动,通过阐释治理观念变成治理实在,人的抽象思维所关涉的诸如自我意识和情感情绪等趋向现实化。

  在社区治理的对象性活动中,公共阐释与个体的生活价值是具有同一性的,这种同一性一方面表现为结构的同一性,公共阐释内生于社区的生活结构中,另一方面表现为功能的同一性,个体基于自己的立场通过不同的方式阐释治理实践来展现自身在社区治理中的功能特性。

  五、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核心要素:意义、契约与话语

  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核心要素:意义、契约与话语三者构成了治理公共阐释实践层面的内核,是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生成的关键。

  (一)治理公共阐释中意义的诠释

  作为治理公共阐释核心要素的意义有两层含义。一是集体意义的人。在社区中是集体而不是个人制约着治理公共阐释意义的生成。在社区治理实践中强调“集体意义”最大的意义在于开启了治理公共阐释的“共意性”。二是赋予生活以意义。一方面,赋予个体以自主选择生活目标和方式的价值正当性,并在社区治理中让个人的理解和体验渗透进社区整体的生活意义结构中,实现个体与整体的价值融合。另一方面,赋予生活以一种积极的运作,以此嵌入公共阐释来介入社区秩序,寻求社区治理的合法性的证明,并转化成自我的生活意义。

  (二)治理公共阐释中对契约的理解

  治理公共阐释中的契约包括两个层面的内容。一是治理公共阐释中的契约包括口头约定的习惯规范与组织议事形成的文本规定。无论是口头约定还是正式的契约文本都蕴含着一种公意和权威性,规约着社区治理公共阐释的边界。另外,以契约注入的公共阐释会逐步进化为一种认知、理解和体验层面的习俗和惯例。治理的公共阐释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关系意义上的不完全契约。不完全契约意味着由于各方有限理性的存在使得契约存在缺口,这种缺口无法被完整地弥补,只能通过在社区关系体系中连续的协商来解决,以此让不同的治理主体都能从公共阐释中接受社区治理的制度安排和行动指向,扩大公共阐释在社区治理中的组织性和转化性。

  (三)治理公共阐释中话语的意蕴

  话语影响着治理公共阐释的创造性,体现于在不同治理主体与社区治理实践之间建立起某种表意式的联系,其作为要素在治理公共阐释中存在着三组关键词:形式—经历、实践—主体性、时空—自觉。话语在公共阐释中会形成一种观念和视野,自觉地引领社区中不同的治理主体去关注、展望甚至想象社区治理的图景。

  (作者单位: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5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中平/摘)

作者简介

姓名:徐建宇 纪晓岚 工作单位: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