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李桂奎:中国传统诗论中的“情”“事”互济观念
2019年06月28日 15:50 来源:《文艺理论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李桂奎 字号
关键词:传统诗论;缘情;缘事

内容摘要:“诗”因何而生?答案不外乎班固所谓的“缘事”与陆机所谓的“缘情”两种说法。多年来,人们对“言志”“缘情”等诗学观念的理解过于狭隘,“缘事”诗学观念遭到遮蔽。当下,在诗歌叙事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学术背景下,中国诗论中的“感物吟志”“感事遣怀”“述事寄情”“情事合一”等“情”“事”互济观念自成体系,期待予以现代重构。

关键词:传统诗论;缘情;缘事

作者简介:

  “诗”因何而生?答案不外乎班固所谓的“缘事”与陆机所谓的“缘情”两种说法。多年来,人们对“言志”“缘情”等诗学观念的理解过于狭隘,“缘事”诗学观念遭到遮蔽。当下,在诗歌叙事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学术背景下,中国诗论中的“感物吟志”“感事遣怀”“述事寄情”“情事合一”等“情”“事”互济观念自成体系,期待予以现代重构。

  一、感事而生情:传统诗歌文本生发观念

  从诗论传统看,中国人在突出“言志”“缘情”的同时,也曾不同程度地意识到“感物以抒情”“感事而生情”等问题,从而形成一套关于诗歌生发以及开启诗歌创构的原理。

  在古代许多用场中,“物”常常是“事”的同义字,如陆机《文赋》曰:“虽兹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文选》李善注:“物,事也”。如果把“物”视为包括“事”在内的广义的事物,那么南朝梁代刘勰的《文心雕龙》所谓的“感物吟志”其实就大体相当于“感事而生情”,足以揭示诗歌生成的普遍规律。

  在“感事以生情”的诗歌生发机制中,乐府诗歌,无论是古乐府,还是新乐府,表现得最为突出。在西汉《韩诗外传》所谓“饥者歌食,劳者歌事”的基础上,东汉何休《春秋公羊传解诂》宣公十六年明确讲:“男女有所怨恨,相从而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而班固的《汉书·艺文志》也认为,乐府诗“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唐代新乐府的叙事境界又有所开拓。杜甫开始“即事名篇,无复依傍”地创作了《悲陈陶》《哀江头》《兵车行》《丽人行》等诗。到白居易手里,这种不再依傍前人乐府旧题而自创新题写时事的写法被发扬光大,诗歌的叙事功能被大大激活、发挥。《与元九书》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由此可见,乐府诗的叙事性之强是述事寄情相伴而生的必然,无需多言。这些诗论观念既是对以往诗歌叙事经验的总结,又对后世诗歌叙事传统的形成产生了深远影响。

  关于诗歌生发,尽管也会有“以我之情,述今之事”,先“情”而后“事”的情况,但通例却是“感事”在先,“生情”成诗在后。说到底,在中国诗歌创构之初,无论是睹物思人,还是见景生情,其实都属于“感事而生情”,从而成为启动文本创构的理论概括。在中国传统诗论中,基于人们反复传达的物、景、事、情贯通观念,“感事以生情”诗歌生发机制自成体系。

  二、“述事以寄情”:传统诗歌文本生成观念

  “感事而生情”,尚不等于叙事抒情本身,“述事以寄情”才真正是文本构建的具体行为。梳理“述事以寄情”诗论的来龙去脉,当追溯到被朱自清先生《诗言志辨序》奉为“中国诗论的开山纲领”的“诗言志”说。

  至汉代,人们将“诗言志”与“感事为诗”联系起来,如纬书《春秋说·题辞》曾宣称诗歌为事而作,因心动而感发:“在事为诗,未发为谋,恬澹为心,思虑为志,诗之为言志也”,表明诗歌创作大多会经过由“事”而“谋”,再内化为“心”“志”的过程。基于此,后世“述事以寄情”等说法,既概括出叙事与抒情之于文本建构的功能,也传达了二者之间的关系。

  在中国诗论中,把叙事与抒情关系讲得较为清楚者当数宋代的魏泰,他的《临汉隐居诗话》提出了著名的“述事以寄情”“缘事以审情”创作原则:

  诗者,述事以寄情。事贵详,情贵隐。及乎感会于心,则情见于词,此所以入人深也。如将盛气直述,更无馀味,则感人也浅,乌能使其不知手舞足蹈;又况厚人伦,美教化,动天地,感鬼神乎?“桑之落矣,其黄而陨”“瞻乌爰止,于谁之屋?”其言止于乌与桑尔,以缘事以审情,则不知涕之无从也。“采薜荔兮江中,搴芙蓉兮木末”“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之类,皆得诗人之意。至于魏、晋、南北朝乐府,虽未极淳,而亦能隐约意思,有足吟味之者。唐人亦多为乐府,若张籍、王建、元稹、白居易以此得名。其述情叙怨,委曲周详,言尽意尽,更无馀味。及其末也,或是诙谐,便使人发笑,此曾不足以宣讽。愬之情况,欲使闻者感动而自戒乎?甚者或谲怪,或俚俗,所谓恶诗也,亦何足道哉!

  文字以《诗经》中的《卫风·氓》所言“桑之落矣,其黄而陨”、《小雅·正月》所谓“瞻乌爰止,于谁之屋”为例,强调二者表面上是在说桑、乌,实际是意在言外,借事寄情。虽然魏泰对唐人乐府的评价有失公允,但基本上道出了中国式叙事与抒情相依为命、文本意境相互生发的诗歌创作和接受传统。魏泰还指出,为达“寄情”之目的,必须采取“述事”这一必备的手段,但由于“情贵隐”的缘故,叙事不宜直露周详,而是要借助隐约的意象来达成。读者接受时也要“缘事以审情”,即根据诗语所叙之意象,感知其深藏的意蕴。

  “述事以寄情”是中国诗歌本体赖以生成的一道程序,大凡感伤、感遇、怀旧、怀古、悼亡等不同题材的诗歌,几乎无不是先感事而发,而后述事以寄情。尽管有的侧重于叙事,被定性为叙事诗;有的侧重于抒情,被称为抒情诗,但抒情依托于叙事,叙事也会落脚于抒情,叙事与抒情珠联璧合,成为中国诗歌文本创构的基本路数。

作者简介

姓名:李桂奎 工作单位:山东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