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王晴锋:戈夫曼社会研究方法述评
2019年01月15日 10: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3期 作者:王晴锋 字号
关键词:戈夫曼;田野研究;民族志;自然主义式观察;社会研究方法

内容摘要:戈夫曼坚持田野研究,他的很多著述都基于典型的社会学人类学调查,在研究主题上,戈夫曼以都市生活为主要内容,以日常生活作为研究对象和资料来源,并强调方法论的反身性和自我意识。戈夫曼采用的资料来源、数据搜集方法以及分析技术等均具有开创性意义。

关键词:戈夫曼;田野研究;民族志;自然主义式观察;社会研究方法

作者简介:

  戈夫曼坚持田野研究,他的很多著述都基于典型的社会学人类学调查,在研究主题上,戈夫曼以都市生活为主要内容,以日常生活作为研究对象和资料来源,并强调方法论的反身性和自我意识。戈夫曼采用的资料来源、数据搜集方法以及分析技术等均具有开创性意义。本文通过较为全面地梳理戈夫曼的著述,通过系统性地研究戈夫曼的社会研究方法,一方面,有助于澄清认为戈夫曼不够重视甚至忽略方法的误解,另一方面,对于当下的社会科学研究而言,尤其是定性研究,戈夫曼采用的研究方法亦不乏借鉴意义。

一、社会研究的认识论

  (一)对社会学的学科定位

  20世纪40—50年代,戈夫曼的学术任务主要是以观念为导向,确立关于面对面互动的普遍性解释框架,经验资料在观念形成过程中居于核心地位。

  (二)对传统社会研究方法的质疑

  传统实证主义的研究范式通常是先提出假设,然后通过观察进行检验,以证实或证伪它。戈夫曼认为,将这种传统的研究方法运用于人际互动领域存在严重的局限性。在戈夫曼看来,研究面对面互动的社会学家不可能像实验室里的化学家那样,仿佛依照实验程序按图索骥便能获得理想的科学结论

二、资料搜集方法

  纵观戈夫曼一生的著述,可以归纳出四种研究方法,即典型的民族志研究、系统性的参与观察、非系统性的自然主义式观察以及广泛的文献研究,它们是戈夫曼搜集微观互动细节材料的重要方式。

  第一,典型的民族志田野研究。戈夫曼在学术生涯早期主要采取民族志研究方法,戈夫曼对田野研究的一些观点。具体包括:浸入主体的生活环境、注意各类身势反应、移情、坦诚相交以及策略性地处理社会等级关系。在40多年后的今天,这些建议和原则已经成为社会科学领域田野工作者的基本共识。

  第二,系统性的参与观察。戈夫曼主要进行了两项系统性的参与观察:一项是内华达赌场的研究;另一项是关于电台脱口秀的研究。

  第三,非系统性的自然主义式观察。戈夫曼信赖对社会生活直接进行观察而获得的第一手资料,他主张采取自然主义式观察,设法将人们对相应事件的叙述进行三角定位。戈夫曼的自然主义式观察具有两个特征,即非系统性和高度选择性。非系统性的自然主义式研究主要聚焦于日常生活的观察,在此基础上,他提炼出很多有价值的术语与概念。20世纪40—50年代,戈夫曼的这种类似于分析归纳法的自然主义式观察在芝加哥学术圈里甚为流行,并且后来由巴尼·格拉泽(Barney Glaser)和安塞姆·施特劳斯(Anselm Strauss)发展成为“扎根理论”。但是,戈夫曼本人并不十分欣赏分析性归纳法,也不会将诸如“分析性归纳”、“扎根理论”之类的标签贴于他的方法论取向。

  第四,文献研究。该研究方法主要基于二手资料的分析,相关文献包括关于不同行为类型的虚构或真实的描述。戈夫曼的资料库可谓庞杂多元,从特定的社区和组织、报刊杂志、小说、信件与日记到广告图片和电台谈话等,都是他的研究素材和资料来源。戈夫曼的资料使用手法是杂糅的,他经常将各种文献资料穿插于田野经验材料之中。

  戈夫曼在方法论上持开放或实验的态度,他更多的是展示可能性,而不是确定的事实。通过巧妙运用以上这四种虚实结合的研究方法,戈夫曼得以用新的方式重新组织经验材料,建立统一的分析框架和观念体系。也正是通过这些方法,戈夫曼能够广泛地摄取多种资料。

作者简介

姓名:王晴锋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