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董立河:思辨的历史哲学及其对于历史学的价值
2018年02月27日 16: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7年第3期 作者:刘远舰/摘编 字号
关键词:历史;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阐释

内容摘要:观察历史整体进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规律,并据此阐释人类历史经验,这种理论探究通常被称为“思辨的历史哲学”。西方思想史上不断出现这类追寻历史整体意义的历史阐释理论。

关键词:历史;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阐释

作者简介:

  观察历史整体进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规律,并据此阐释人类历史经验,这种理论探究通常被称为“思辨的历史哲学”。西方思想史上不断出现这类追寻历史整体意义的历史阐释理论。

一、“历史哲学”与“思辨的历史哲学”

  所谓“历史哲学”(philosophy of history),简单地说,就是“关于历史的哲学”(philosophy about history)。在不同的语言文化中,“历史”既指发生在人类身上的各种事件,也指有关这些事件的叙述或知识。由于时代和语境的变迁,加之“哲学”一词的歧义多变,“历史哲学”往往具有多重面向或内涵。但依据“历史”这个词的两种基本含义,“历史哲学”通常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一是对于历史事件进程的概观,二是对于历史思维过程的反思。

  本文关注的是第一种类型的历史哲学。对于这类历史哲学,我们还可作进一步的分析和归类。综合奥克肖特和柯林武德的看法,我将聚焦于三种历史哲学:“普遍意义观”、“历史的科学”和“普遍历史”。实际上,从“意义”(meaning)这个词比较宽泛的意义上说,这三种历史哲学都可称为“历史意义观”。需要强调的是,任何这类有关意义问题的学说都不可避免地具有某种价值诉求,都带有某种道德的、政治的或宗教的先见。

  根据沃尔什的说法,圣奥古斯丁、维柯、康德、赫德尔和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奥克肖特所说的“普遍意义观”)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辨”。这些哲学家的历史洞见的基础“并不在于对历史证据的直接研究,而在于一些纯粹哲学的考量”。也就是说,这些历史哲学的“思辨”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先验的”(a priori)。

  在当今学术界,“思辨的历史哲学”常常被称为“历史理论”,“分析的或批判的历史哲学”被称为狭义的“史学理论”,而“历史哲学”则被称为广义的“史学理论”。

二、历史学家对思辨的历史哲学的态度和看法

  在西方历史学领域,从19世纪中叶开始,由于历史主义运动和科学史学的兴起,思辨的历史哲学开始衰落。人们曾一度为形而上学的“幽灵”被从历史中驱逐出去而欢欣鼓舞。进入20世纪,思辨的历史哲学已经是声名狼藉。它引起了哲学家的不满,更招致历史学家的反感。

  剑桥大学历史学教授巴特菲尔德(Butterfield)小心翼翼地把思辨同作为职业历史学家的工作分离开来。在他看来,对历史整体的阐释体系是我们从外部强加给历史本身的。巴特菲尔德的意思是,历史学家应该专心于“技术性的”工作,尽量使自己远离那些道德的、政治的和宗教的思辨与前见。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布洛克(Alan Bullock)虽然并不完全否认一般命题对历史学的意义,但总的说来,他对历史思辨的态度也是消极的。在他看来,没有“道德绝对主义体系重负”的历史学并不必然是枯燥无趣和缺乏意义的。

  但是,任何问题都有其另外一面。巴特菲尔德曾坦言:“当许多人遇到某种体系,帮助他们穿越历史事件的丛林,提供给他们某种有关整体故事的阐释时,那种满足感的确是无与伦比的。”在他看来,如果缺乏宏阔的形而上学视角,仅仅执迷于孤立零散的历史证据,历史学家的视野和趣味就会大受限制,沦为一种亦步亦趋心胸狭窄的可怜动物。布洛克并不否认,对于许多人来说,追求普遍性的“元史学”(他从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那里借用的词——引者注)的确是“历史研究的迷人之处,也是其正当性所依”。在第一次读到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时,他还为其中大胆的概括所震惊。

  于是,我们看到一种有意思的现象:这些在历史学的理论和实践方面成就斐然的著作家们,他们一方面试图将思辨的历史哲学作为历史学的赘疣而加以割除,另一方面却又难以掩饰对它的钦羡和赞美之情。

三、思辨的历史哲学对于历史学的价值

  在我看来,历史学与思辨的历史哲学的结合,既是必然的和必要的,也是可能的或可行的。

  首先,出于人类追求意义的天性,历史学家必然会诉诸思辨的历史哲学。所有传统历史哲学对历史“物自体”之神秘领域的窥探,都出自人类追求历史意义的天性。而且,如同个人往往都是在人生遭受重大变故的时候才会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意义一样,历史哲学家们也大都是在人类面临危机或遭受痛苦的情况下追问历史的终极意义。

  其次,为了历史学的合理性(rationality),历史学家也有必要诉诸思辨的历史哲学。他们的任务便是“精心阐述一种历史的‘哲学’或者历史的哲学阐释(philosophical interpretation),希望它通过弄清楚历史事件进行时所依据的计划,从而揭示出历史事件进程背后的合理性”。思辨的历史哲学既能够以其所提供的阐释模式而使历史具有可理解性,又能够以其所勾画的美好未来而使历史具有合道德性,从而能够使诉诸它的历史学具有合理性。

  思辨的历史哲学应该坚持自己的定力和取向。只要历史学家始终保持一种谨慎和批判的态度,直觉的理解和大胆的想象以及普遍的视野和高尚的理想,那么,就不仅不会损害、反而会成就他们工作的合理性和深刻性。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7年第3期《思辨的历史哲学及其对于历史学的价值》,刘远舰/摘编)

  (作者:董立河,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史学所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刘远舰/摘编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