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陈云松 贺光烨 吴赛尔:走出定量社会学双重危机
2017年11月03日 15: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于翠杰/摘编 字号

内容摘要:文章指出近十年来,我国定量社会学发展迅速,开始真正承担起解释、预测社会实质的学科使命,但也遭遇了双重危机——基于内生性问题的因果逻辑危机和基于时空问题的理论视野危机。二交织的双重危机定量社会学交织的双重危机主要是指基于内生性问题的因果逻辑危机和基于时空问题的理论视野危机。四定量社会学研究范式作者提出要走出双重危机,在以下几种研究范式上定量学人也应该有发展和突破。在定量分析中,复制性研究是利用已有研究成果的数据和估算相关模型所用的计算机程序代码,对其研究的全过程进行再现,达到校验(即使用相同数据相同模型)和拓展(使用相同数据不同模型或者不同数据相同模型)该项研究的目的。

关键词:危机;定量社会学;分析;因果;社会学研究;定量研究;生性问题;学科;视野;预测

作者简介:

  文章指出近十年来,我国定量社会学发展迅速,开始真正承担起解释、预测社会实质的学科使命,但也遭遇了双重危机——基于内生性问题的因果逻辑危机和基于时空问题的理论视野危机。作者认为当定量社会学的传统方法、手段和范式不能解决这些危机时,我们必须动员起新的方法、新的数据、新的模型、新的范式、新的思维,确保定量学人能够应对这些挑战,走出历史的关口。

  文章主要分为几个部分:第一部分,导言;第二部分,交织的双重危机;第三部分,走出危机的五个途径;第四部分,定量社会学研究范式前瞻。

 一 导言

  作者对定量社会学这一概念进行了界定,即以数据为基础,以统计方法为手段对社会结构、过程和现象等进行证实或证伪的社会科学。文章指出中国定量社会学研究,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的学步、90年代的追赶,在21世纪初转入与全球社会学研究前沿进行对话的历史新阶段。尤其是近十年来,中国定量社会学的方法进步令人瞩目。定量研究的思维和应用,已经成为当代人文社科最具活力、最有潜力和最有利于形成公共学术智业的前沿。当前定量研究者已不再满足于早期的数据描述和限于浅表的关联分析,而是逐步开始承担起解释社会和预测社会的学科使命。

 二 交织的双重危机

  定量社会学交织的双重危机主要是指基于内生性问题的因果逻辑危机和基于时空问题的理论视野危机。“内生性”(Endogeneity)问题是指由于总有某种无法观测的个人能力或者异质性的存在,基于观测数据的定量研究,其单方程经典回归模型系数统计显著与否,本质上只能说明该对变量在统计上是否具有关联,至于孰因孰果,以及这一关系的真正体量,却因偏误重重而无力推断。广义的内生性问题除遗漏偏误之外,还有自选择偏误、样本选择偏误和联立性偏误等诸多来源。作为定量社会学面临的视野危机,它最初来自于数据层面的过度微观化和生产滞后性,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分析时空、理论视野的窄化,以及论证习惯的惰性滞后,最终以学术使命危机呈现而陷定量研究者于危地。作者认为不论是内生性问题还是时空问题,两者并非独立存在。当其交织在一起时,在数据、假说等定量研究具体的维度中,表现为四“多”四“难”,即: 

  第一,研究多基于截面数据,难以进行因果推断。目前的社会学定量研究通常是基于以年为单位的截面数据。在不使用工具变量(Instrumental Variable)的情况下,仅仅基于截面数据的研究,内生性问题难以厘清,因果关系难以判断。

  第二,研究多囿于个体层面,难以进行宏观检验。缺乏对宏观数据的关注,使得定量研究呈现出三个方面的缺憾即:个体数据不利于理论发展;个体数据无法进行大跨度的纵贯分析;个体数据难以助推理论的跃迁。

  第三,研究多忽视濡染机制,难以进行空间分析。濡染机制(第一地理定律)是指相似的事情在地理空间上也是彼此接近的,或者说社会现象会出现地理空间上的扩散濡染。由于缺乏空间思维训练,缺乏地理空间数据以及相应的分析技术,定量社会学界长期以来对这一机制的关注颇为有限。

  第四,研究多限于当代调查,难以进行大历史研究。“调查革命”出现后的几十年,传统调查问卷技术迅速发展,以问卷调查数据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微观定量社会学研究突飞猛进,但是,再大的样本,仍然不是全部总体;再长的追踪期,难以超越数代人的历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