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博客
他们都是时代的孤儿
2015年09月17日 07:16 来源:新华博客 作者:廖保平 字号

内容摘要:人类生活的一切不幸的根源,就是贫穷。

关键词:黄荆乡;媳妇;农村;女人;改嫁;孩子;青年;出走;人口;邵阳县

作者简介:

  

邵阳县黄荆乡白马村,孩子们迎来新学期。(来源:新华网)

  贫穷是人类幸福的大敌

  有报道说,湖南省邵阳县黄荆乡在校“失母学生”131人,其中母亲逃婚与改嫁的有116人。驱使母亲出走的不仅仅是贫困,家庭暴力、丈夫懒惰都是重要原因。不少出走妈妈是被人贩子卖到黄荆乡的。

  新闻报道切入的角度是孩子,是“无妈”,是“失母”,是缺少母爱对孩子成长的伤害,是他们对母爱的呼唤。而在追根溯源时,我们固然关心这些母亲的逃婚与改嫁,即“出走”,也更关心这些女性是如何嫁到这些地方,也即“到来”。没弄明白他们是如何“到来”的,可能无法深刻会解释她们如何可以抛夫别子地“出走”。

  从人的基本情感去理解,母爱是女人之天性,无私而伟大,一个女人抛夫容易别子难,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一个女人需要多么绝望,多么强硬的心,才可以抛下自己的亲生骨肉匿向他乡?我们不能真实感受那些忍心丢下孩子远走他乡的女人的心路历程,可以理解的是,现实一定是让他们彻底绝望了。

  这种绝望仅仅是贫困吗?也许是,高尔基不是说过么:人类生活的一切不幸的根源,就是贫穷。因为贫穷,所以,才有嫉妒、怨恨、残暴,因贫穷,所以才有贪欲,才有一切穷人共同的对生活的恐怖和相互疑惧。报道说,“黄荆岭,石头壳,缺少水田,光棍多,讨十个媳妇,五个跟别个。漫山遍野的石头地里,长出粗粝的黄荆条。”由于黄荆乡石漠化严重,很多村子根本种不了水稻,许多村子连喝水都困难,如此贫困艰难的环境,对人性的挤压可想而知,我们不能指望这些女人都像圣女一样直面苦难。

  我们也很难单纯地从法律上指苛责她们,从法律层面来说,她们是这些孩子的法定监护人,没有依法履行法定的监护义务,是一种遗弃行为。但是,她们主观上可能并不是有抚养能力而拒绝抚养,然后造成孩子重伤,死亡,自杀等严重的情形,他们不是不爱,而是“爱无力”。

  在同样贫困的地方,未必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逃婚改嫁之风,贫困固然让人绝望,但不至彻底,只要处境总还有改变的希望。而家庭暴力、丈夫懒惰则无疑增加了这种绝望。但是,作为个案的家庭暴力、丈夫懒惰似乎仍然难以解释如此大比例的出走。因为,在一些农村,家庭暴力可谓常见之事,但是这种暴力总还是有限度的,尚在可控程度,妻子的娘家人不可能总是坐视不管,任由男人的暴力发展。而在艰难的生存压力面前,丈夫的懒惰不应该成为一种普遍状态,自然也不应该成为大比例逃婚与改嫁的主要原因。

  “找媳妇难”已成国农村普遍问题

  我们宁愿相信黄荆乡女人的逃婚与改嫁具有独特性,那就是,“不少出走妈妈是被人贩子卖到黄荆乡的”。黄荆乡为什么有如许多的被拐卖而来的妈妈?显然是因为贫穷。尤其是贫穷的偏僻之地,现在都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是找媳妇难,记者曾在位于河北南部的邢台平乡县,邯郸曲周、鸡泽、广平、馆陶等县采访时发现,找媳妇难已成为农村男青年的普遍困惑,18个媒人同说一门亲是常有之事。这是条件尚好的地区,条件如黄荆乡这样的,找媳妇更难,明明知道是一个大火坑,有几个女人敢往里跳?本地女人不敢跳,于是花钱买被拐卖妇女做老婆。

  这种现象不独黄荆乡如此,在今天中国一些偏远贫穷的地方,由于找媳妇难,花钱买被拐卖妇女做老婆的现象遂层出不穷。这看似是一个由贫穷带来的问题,然而其复杂性又岂是穷困二字可以尽解?这是中国诸多发展问题、社会问题叠加的结果。单就找媳妇难而言,在广大的农村、尤其是贫困农村,婚恋市场已经进入“卖方市场”。这主要有两个根本的原因,一是一是性别比例失衡,二是男女分布不均。

  数据显示,我国出生性别比高达117,即每出生100个女孩即有117个男孩出生。人口专家预测,到2020年将会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青年无妻可娶。这种情况在农村可能更为突出。

  农村男女比例本来在数量上已经存在差距,却又因为正处在中国城镇化进程当中,大量农村剩余人口,尤其是农村青年涌入城市而加剧。相对而言,女青年留在城市的成本较低,一般来说不用承担买房养家的责任,而男青年留下的成本太高,有时候不得不折返回乡。所以,农村女青年要较男青年更多留在了城市,造成了女性在地域分布上的不均,城市多而农村少。

  本来农村男女比例就悬殊,加之农村女性流失,让农村性别比愈发悬殊,由此找媳妇难就变成了一个社会大问题。对于像黄荆乡这样的农村来说,更是难于上青天,已经无法用合法的“找媳妇”来解决,往往依靠非法的人口贩卖来解决。

  买媳妇易,留媳妇难

  黄荆乡出现大量的妻子逃婚与改嫁之风,除了贫困,家庭暴力、丈夫懒惰,非法人口买卖也是直接的原因。一者,正如前些时被舆论广泛关注的获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郜艳敏,她就是一个被拐卖作他人妻的人,她曾经企图逃跑,却没有跑成,最后认命地留在了大山深处,而就在这个只有400多口人的深山村庄,村庄里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十多个,足见买老婆已经在一些地方是解决现实问题的一个手段。

  将人口如同物品一样贩卖,是对人的意愿的违背,而将女人贩卖给他人做媳妇更是对感情的违背,这种双重违背是对人的自我意志的极大摧残,这样的婚姻本身就不是建立在感情之上,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之上,被卖贩者毫无自主可言,而购买者也往往容易视之为买来的物“物件”,缺乏感情,没有共同语言,每当女性反抗,家庭暴力可能成为常态。

  在这样的生活里,一个女人作为人的权利受侵犯,作为人的主体意志被一再压制和打击,她可能会暂时屈服,但不可能总是屈服,她们要么将这种压制和打击转化为责任,比如为了孩子而留下来,要么抗争,在适合的时候逃婚与改嫁。毕竟,在现代中国,即便在最穷乡僻壤的地方,人们的观念都在改变,不断与文明接轨,这种将人当牲口一样买卖,将人如牲口一样配对,肯定违法也违背人的意志的,人们对自由和感情的追求只会更大,而不是缩小。

  所以说,买媳妇易,留媳妇难,安于命运如郜艳敏者,都曾做过无数的抗争,更不用说那些个性要强的女子,当她们被命运摁住时,她们只能苟延残喘,一旦命运松开手掌,她们会趁机逃脱。不是说她们不爱自己的孩子,而是,她们首先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一个可以主宰自己意志和命运的人,才能对别人一视同仁;她们首先要爱自己,然后才能爱他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真的难以对那些抛下孩子的母亲给予不实的指责,她们其实是时代的孤儿,而她们抛丢下的孩子也是时代的孤儿,这叠加的不幸让人悲戚,又是中国的真实景象。

  湖南邵阳县黄荆乡就像中国农村、尤其是贫困农村的一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解剖这只麻雀,可以解剖中国社会诸多问题,这是我们需要关怀它的根本原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高雯丽)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439280943-9888.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