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博客
汉语语法到底有多难?
2015年06月28日 08:1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记者 刘菲 字号

内容摘要:汉语语法到底有多难?

关键词:汉语;汉语语法;语法;米西德语

作者简介:

  原标题:汉语语法——“大怪兽”的温柔有人懂

  近日,一位网名为“米西德语”的海外中文学校教师发布了一条微博,对不同语言语法的难易程度进行了比较,形象地把英语语法比作小猫,把德语语法比喻成豹子,把俄语语法比作老虎,而汉语语法则被比作“大怪兽”。此微博一出,在被大量转发的同时,也引发了网友关于“汉语语法到底有多难”的热议。

  语法像空气

  须臾不可离

  今年的高考刚刚过去,中考即将来临。在中考、高考的语文科目中,改病句是一项内容,而在改病句题目中,改语法病句又占有相当的比重。有人不以为然,认为汉语是我们的母语,天天说、时时用,当然语法不在话下。事实果真如此吗?

  北京101中学的小李同学刚参加完高考,对于改病句记忆犹新。她说,有些病句乍看上去有错,感觉似是而非,但要指出其错误之处却并不容易。为了备战高考,她做了大量改病句练习,老师还为他们归纳了病句类型。其中一类就是违反语法结构规律的病句,如定语位置、状语位置、虚词位置不当的病句。如,“广大的农村青年表现出无比的社会主义热情”就是将“无比的”错放在状语的位置而形成的病句。老师还为他们总结了几种辨别病句的方法,如语感审读法、造句类比法、语法分析法等。小李表示,通过这种严格训练,自己的汉语语法水平得以提高,能够比较自觉地正确使用语法,也能够挑出日常生活中人们熟视无睹的病句。

  语法就像空气,只要使用语言,就一定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语法。因此,在中小学语文教育中,语法学习始终是一个重要内容。

  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教授姚双云认为,当下我国语文教育中存在着重文学、轻语法的倾向。淡化语法教学,短期内似乎给学生减了负,长期看妨碍了学生语言理解与表达能力的发展,最终导致语文素养和人文素质下降。

  巧用产生美

  错用闹笑话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在《语文常谈及其他》中,从谐声、拆字、歧义、歇后等方面论述过与语言学有关的笑话产生机制。在我国传统曲艺形式相声中,就时常借用引发歧义的病句制造包袱,一些笑话也根据日常生活中的语法错误制造笑点。

  有人收到一封电报,其内容“船行二日即到”令他费心猜度。若“行”做谓语,即指船已启程,两天后到达或2号到达;若“到”做谓语,则表示船已行两天,马上就要到达。还有一个小笑话,叫《一滴就灵》。顾客:癣药,价钱多少?店家:每瓶3角。顾客:一滴,卖多少钱?店家:怎么可以买一滴?起码一瓶。顾客:你们广告上明明说“一滴就灵”。这是由歧义引发而来的,“一滴就灵”可以是主谓关系,表示“一滴药就能产生灵验的效果”,也可以是连谓结构的紧缩复句,表示“只要滴一点儿,马上就灵”。

  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华学院副教授冉启斌分析道,汉语语法有两大特点,一是动词、代词、名词缺乏变化,需要根据上下文语义进行分辨;二是语法格式表示的意义多样,格式与语义之间的关系非常灵活,而这种表达意义的多样性和模糊性在增加学习难度的同时,也产生了中文诗歌等文学作品的美感。古人以“诗无达诂”为诗歌欣赏原则,意思是说教人不要只看到诗歌文字与事物之间有形的直接的联系,更要看到它们之间那无形的间接联系。朦胧多解增加了人们想象、回味的空间。如果一首诗意义精确无误、一览无余,也就丧失了作为一首好诗的韵味。如王维的《过香积寺》:“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既可以解释为“泉声幽咽地穿过危石,日光冷淡地照着青松”,也可以解释为“泉声因为危石而幽咽,日光因为青松而冷淡”。

  汉语和以英语为代表的西方语言属于不同语系,汉语语法和英语语法之间也存在着较大差异。现在世界上有7000万学习汉语的外国人,除了四声发音和汉字书写外,汉语语法也是令这些外国汉语学习者颇为头疼的拦路虎。

  趣味学语法

  搬开拦路虎

  就读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韩国留学生金恩智就感到了汉语语法的难。她举例说,汉语里的“我吃饭”在韩语里就是“我饭吃”;而“了”字放在句子里不同位置,句子的意思会随之改变。而且汉语中叠词很多,如饱饱的、高高兴兴、雪白雪白等,用法多变,掌握起来难度很大。她也介绍了自己的学习经验,即多和中国同学接触,抓住日常生活中的机会聊天,增强语感,一些语法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掌握。

  一个在法国教授汉语的朋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一次,她在课堂上向学生介绍中国的十二生肖,法国学生热情很高,纷纷对照自己的出生年份找相对应的属相。这时,一个女生高兴地大声说:“老师,我查到了,我是属于狗的。”听得她哭笑不得,连忙解释“属什么”和“属于什么”的区别所在。

  法国留学生爱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汉语语法和法语语法很不一样,但她并没觉得汉语语法特别难,反而因为法语语法中有阴阳性、讲究性数配合、时态变化多等,觉得法语语法要更复杂些。

  米西德语老师说,从对外汉语教学的角度来看,汉语语法的教学应该排在汉字和语音之后,尤其在初期应尽量淡化和避开较难的语法点。因为对于以印欧语系为母语的绝大多数外国汉语学习者而言,汉字和语音已经很难了,如果开始就放出汉语语法这只“大怪兽”挡路,可能会吓跑许多学生。

  姚双云老师强调,只要老师针对不同学习阶段学生的实际情况,巧妙设计和组织教学内容,采取科学有效、灵活多变的教学方法,同样可以把语法知识教出趣味来,帮助外国汉语学习者搬掉汉语语法这个“拦路虎”。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