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社科要论】俄乌冲突重构大国关系走向和欧洲安全架构
2022年03月01日 14: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勇慧 字号
2022年03月01日 14: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勇慧
关键词:俄乌冲突;北约东扩;欧洲安全架构

内容摘要:无论俄乌军事冲突是近期结束,还是再拖延一些时候,俄美欧之间的相互关系都会发生质的变化。

关键词:俄乌冲突;北约东扩;欧洲安全架构

作者简介:

 

  本轮乌克兰危机从2021年开始逐渐升温至今,伴随着各方激烈的信息战、舆论战和心理战经历了俄美谈判,俄罗斯承认乌东两个“共和国”独立,到俄乌军事冲突三个阶段,现在彻底将欧洲国家裹挟到战争的风口。此次俄乌军事冲突可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自2013年底爆发乌克兰危机后,2014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摩擦就从未间断,军事上的强硬政策也一直存在。亲俄的乌克兰东部地区独立力量也不断壮大,并且采取了更多武力方式。此次军事冲突不过是2014年以来俄乌矛盾的大爆发。如果再往回多看一些,这与乌克兰族际分裂、冷战和苏联解体有着密切关系。

 

乌克兰东西部分裂是俄乌关系错综复杂的深层次原因 

  乌克兰东西部在历史、民族方面存在明显的差别,对国家的认同感差。乌克兰现有的版图不足百年。历史上乌克兰一直处于分散状态,一直到17世纪,它还是波兰管辖的一个地区。乌克兰东部的哥萨克人在17世纪中期反抗波兰的压迫和统治,率部寻求沙俄保护,1654年乌克兰与沙俄签署盟约,正式并入沙俄,第聂伯河左岸的乌东地区成为沙俄的一部分。后来波兰-立陶宛大公国被沙俄、普鲁士帝国和奥匈帝国瓜分。第聂伯河右岸的乌克兰西部大部分也归沙俄所属,小部分归奥匈帝国所属。沙俄和奥匈帝国在一战中崩溃。十月革命前,西乌克兰被划归波兰,1922年签署联盟条约加入苏联的乌克兰实际上是现在的乌克兰东部。西乌克兰是二战后加入苏联的。1954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为纪念俄乌合并300周年将克里米亚州从俄罗斯划归乌克兰。

  乌克兰东西两大族群语言、文化和宗教传统迥异,去俄化融入西方和并入俄罗斯的两种呼声都很高。从融合的时间看东乌克兰与俄融合时间长达300年,西乌克兰不足200年,其中有些地方才70多年。因此,乌克兰东西形成了二元文化结构。东乌克兰俄罗斯化色彩明显,信奉东正教,与信奉天主教,讲乌克兰语的西乌克兰相互争斗。东乌克兰与俄罗斯亲近,甚至在国家认同上倾向于俄罗斯,时而出现脱乌入俄的声音。西乌克兰亲西方,崇尚西方民主价值观,认为乌克兰的文明属于欧洲,要求回归欧洲,要求政府去俄罗斯化。东西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异巨大。乌克兰工业中心在东部,工业能源来源于俄罗斯,经济较发达。西部以农业和旅游业为主,与欧洲经济更为紧密,希望尽快融入欧洲。

  由于乌克兰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欧亚大陆的“走廊”,大国对乌克兰的地缘政治争斗从未停止。乌克兰亲西方领导人确立的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政策,以及联合独联体反俄力量全力配合西方遏制俄罗斯的战略,导致乌俄关系全面恶化。东西部差异问题也是乌领导人的最大执政风险,处理不好导致俄乌关系彻底交恶,或者国家分裂。

 

北约东扩是俄乌冲突爆发的根本原因 

  冷战结束后群龙无首,为了巩固冷战的成果,建立单极世界,美国不断推进北约东扩,严重威胁俄罗斯的地缘战略空间。冷战结束后作为世界两大军事对抗组织之一的华约解体了,而北约仍然存在,并将俄罗斯视为战略对手加以防范,导致欧洲地区力量对比失衡。俄罗斯多次对美国和北约指出,欧洲地区安全应该重新进行制度安排,同时特别强调,俄罗斯的战略红线是不能跨越的,主要是指后苏联地区空间。如果北约接纳了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这意味着北约的军事力量直抵俄罗斯的边界,俄罗斯必将做出应对。对于曾经是苏联卫星国的中东欧国家,加入北约就是加入保护伞,他们不希望北约像华约那样解散,甚至希望美国直接派兵到他们的领土上,保护他们。北约从1999年第一轮大规模扩张,包括前苏联的阵营,匈牙利、波兰等,新成员没有与俄接壤,虽然俄不满,但无可奈何,当时俄太弱,无法阻止北约东扩,到2021年北约东扩了五轮。北约也看到俄罗斯捍卫自己战略底线的决心,因此,并未打算让乌格摩三国入约。同时北约不断夸大“俄罗斯威胁”,利用俄罗斯威胁来团结北约成员国,消耗俄罗斯,并进一步强化北约在欧洲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对于有帝国思维的俄罗斯来说,维护周边的战略安全带是必然的选择,同时也能体现大国地位。乌克兰加入北约,那俄罗斯将与北约军事部署直接对接了,这是俄罗斯根本无法容忍的战略态势。2021年俄罗斯看到了美国拜登总统战略收缩的决心和将战略重心转向印太的态势,以及美希望与俄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上的有限合作,希望美国就乌克兰不能加入北约给出明确的答复。在与美国谈判无果的情况下,俄罗斯选择了武装冲突的手段。

 

俄乌军事冲突重构大国关系走向和欧洲安全架构 

  无论俄乌军事冲突是近期结束,还是再拖延一些时候,俄美欧之间的相互关系都会发生质的变化。俄美结构性矛盾更加深化,关系彻底恶化;美欧关系巩固了“政治正确”后重新出发;俄欧政治和经济关系都会在相当长时间陷入僵持和低谷,欧洲上空将会笼罩在新冷战的阴霾中。欧洲安全的困境仍然无法消除,提出新的安全机制迫在眉睫。在没有构建成新的安全架构时,北约更加武装中东欧国家,在俄罗斯邻国频繁调兵遣将,部署精锐武器,类似战争的大型军演将会频繁在俄罗斯西部边境进行,而俄罗斯也会以同样方式应对,军事威慑和对峙还将轮番升级,并成为欧洲安全关系的常态。不管怎样,欧洲安全秩序还是需要谈判解决。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声明:该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社会科学网立场】

作者简介

姓名:李勇慧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