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社科网评】国家主义极端化倾向无法令美国“再次闪耀”
2020年10月05日 08: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建树 刘畅 字号
2020年10月05日 08: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建树 刘畅
关键词:美国;自由主义;国家极端主义

内容摘要:自美国建国以来,大多数政治家和政治学者都认为,应极力避免国家在社会发展中的过度影响,以此来维护公民的自由和社会繁荣。正如美国联邦党人认为的那样,国家需要权力最小化,以避免它对人民的奴役,同时,也要避免过度的民主来使多数人奴役少数人的状态出现。

关键词:美国;自由主义;国家极端主义

作者简介:

  自美国建国以来,大多数政治家和政治学者都认为,应极力避免国家在社会发展中的过度影响,以此来维护公民的自由和社会繁荣。正如美国联邦党人认为的那样,国家需要权力最小化,以避免它对人民的奴役,同时,也要避免过度的民主来使多数人奴役少数人的状态出现。这种美式的自由主义曾被标榜为永恒不变的真理,并不断被美国强行复制到世界各地。而时至今日,反观作为自由主义标杆的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积重难返,包容多元的文化氛围正逐渐被分化孤立的社会情绪侵蚀,自由主义根基正逐渐为日益泛起的国家主义所湮没,曾经的“自由灯塔不再闪耀”,今日的美国已与美国国父们创立国家之初的期望愿景渐行渐远。

  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国内贫富差距问题日渐凸显。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一趋势更是日益严重。据2017年美联储相关报告显示,2016年最富1%家庭的收入在全美家庭总收入中所占比例达到创纪录的23.8%,是1992年最低纪录的约两倍。而底层90%家庭现在的收入在全美家庭总收入中所占比例还不到一半,从1992年的逾60%降至49.7%。美国这种无法逆转的贫富差距趋势反映了美国在种族歧视、贸易财政双赤字、制造业空心化等多方面的深层次问题,在这种背景下,白人至上和排外孤立的国家主义极端化倾向在美国各利益群体中暗流涌动。特朗普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提出了具有强烈国家主义色彩的“美国优先”及“让美国重新伟大”的竞选政治口号,得到了很多选民的共鸣,使原本不被大多数政治观察家看好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击败了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当选为美国总统。据统计,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仅有百分之四十八的美国选民参加了投票,换言之,只有百分之二十四多一点的美国选民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这使得他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美国选民的支持。这无疑反映了美国当下国内政治的严重分歧、割裂与失衡。

  特朗普深知自己虽然当选为美国总统,却仍缺失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上任后,他并没有试图弥合美国国内各群体的利益分歧,而是通过推行更加极端的国家主义政策来迎合美国主流白人利益集团,进而巩固自己统治地位的合法性。在政治上,特朗普努力推崇美国传统政治文化中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国家的白人精英主义,以及他们所信奉的新教伦理的主导地位。正如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所言,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对少数族裔态度不屑一顾,他认为,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真正的美国人”,“自己永远得不到西班牙裔美国人的选票”,“和黑人一样,他们都是非常愚蠢的,不会投票给特朗普”。2017年1月25日,特朗普在美国国土安全部签署旨在加强边境安全和收紧移民政策的两道行政令,并宣布将动用联邦政府资金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随后,特朗普政府又陆续出台了多项更为严厉的限制移民政策,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2020年5月至今,美国接连发生白人和少数族裔矛盾冲突导致的大规模抗议和骚乱活动。由此可见,美国社会中白人至上的国家主义逐渐抬头,并造成美国内部的严重分化。特朗普一再声称让美国再次伟大,但其所推行的带有极端化倾向的种族歧视国家主义政策,又何以让美国再次伟大?

  在经济方面,特朗普上任后不久就提出了1.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计划。这一庞大政策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内,动用200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拉动1.5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和社会投资,建设和改造美国年久失修的公路、铁路、机场及水利等基础设施,以此来拉动国内就业和经济发展。但美国长期的制造业空心化使得这些国内基础设施投资计划难以有效实施,推行国家主义的对外贸易政策,即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来实现美国制造业回流就显得势在必行了。故而特朗普频繁使用《1974年版的美国贸易法》中的301条款,对中国、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威胁使用加征关税的手段,以取得这些国家或共同体在贸易问题上对美国做出更多让步。特朗普这些带有国家主义倾向的经济政策举措,旨在恢复重商主义的经济发展模式,来达到美国经济出现内生性的高增长政策目标。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国家主义政策在初期与国内民众提振经济的愿望相吻合,获得了一定的支持。但在对外经济层面,特朗普政府却又屡屡受挫,以贸易保护主义为代表的国家对外经济政策削弱了美国与盟国之间的互信与紧密关系,同时引发了与中国的大国竞争,并蔓延到其他领域。国家对外经济政策面临的种种困难最终很可能拖累国内投资计划,为整体政策实施效果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在国家主义已经逐渐成为美国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状态下,特朗普政府无意更无力扭转这一历史趋势,他所采取的政策措施也必然是在迎合国家主义趋势的同时尽可能地谋取自身短期政治利益。在政治层面上,坚持加强美国本土的白人精英主义和其所秉持的新教伦理,以确保他们在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地位。同时,继续严格限制来自国外的移民进入美国,以确保在美国各类政治选举中依然保持本土白人相对多数的政治格局。在经济层面上,特朗普政府会继续坚持国家主义的经济政策,通过对国外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加征高额关税以及通过让美元大幅度贬值的方法来限制美国进口,同时提升美国制造业的出口能力,进而使就业和经济得到进一步发展。

  国家主义极端化倾向是美国社会对其国家制度弊端和利益集团固化等问题,不能通过体制改革与社会财富再分配的方式解决,进而做出的一种政治选择。从长远来看,国家和执政者的这种极端国家主义倾向,将导致在制定政策时出现严重偏差。由于极端国家主义状态下所采取的政策缺乏应有的灵活和审慎性,因此将导致国家在对外交往中陷入零和博弈困境,最终导致国家整体利益受损,使国家走向衰落。美国国家主义是本国历史和现实多重复杂因素导致的结果,并非一届政府的临时决策,或将长期影响美国未来国家政策走向。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江苏省历史学会东南亚研究分会助理研究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

姓名:吴建树 刘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汪书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