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新闻
世界政治:打通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的新视角
2019年02月13日 07: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包刚升 字号
所属学科:政治学关键词:国际关系;国内政治;世界政治

内容摘要:“世界政治”概念可谓国内政治学界2018年的热门词汇之一。2018年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创办的《世界政治研究》杂志发刊词中写道:“世界政治学是以比较政治研究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研究,是比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的统合。2018年底,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出版了新著《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试图打通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这两个领域,在哲学和经验两个层面来系统论证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五大终极目标。王缉思指出:“‘世界政治’作为一门学科,研究的是世界范围内政治发展的总趋势、各个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政治、国家之间的关系,比通常理解的国际关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互为影响上述发展对于打破国内学界对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学科的分割,无疑具有标杆性意义。

关键词:国际关系;国内政治;世界政治

作者简介:

  “世界政治”概念可谓国内政治学界2018年的热门词汇之一。2018年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创办的《世界政治研究》杂志发刊词中写道:“世界政治学是以比较政治研究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研究,是比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的统合。”10月,《世界政治研究》杂志还邀请了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十余位学者,举办了首届“世界政治前沿对话”。2018年底,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出版了新著《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试图打通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这两个领域,在哲学和经验两个层面来系统论证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五大终极目标。王缉思指出:“‘世界政治’作为一门学科,研究的是世界范围内政治发展的总趋势、各个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政治、国家之间的关系,比通常理解的国际关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

  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互为影响

  上述发展对于打破国内学界对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学科的分割,无疑具有标杆性意义。当然,如果考虑到全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界的状况,“世界政治”其实并非新概念。全球顶级学术出版机构剑桥大学出版社早在1948年就开始定期出版《世界政治》(World Politics)杂志。如今,该刊早已是在全球范围内享有盛誉的一流学术期刊,主要刊登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领域具有重要理论与经验研究贡献的论文。因此,从全球范围来看,将“世界政治”作为研究议题、打通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的做法,其实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那么,对于传统上被国内学界切割开的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两个领域,主张打通二者的理由是什么呢?原因当然有很多,但主要的理由在于以下两点。

  第一, 国际政治往往有着国内政治的基础。典型的表述即“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举例来说,如果想研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是无法脱离美国的内政问题的。只要深入考察,就会发现特朗普的主要外交政策都受到了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比如,特朗普出台一系列经济政策的重要背景,就是过去几十年间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双刃剑效应,尤其是给美国社会带来了诸如产业资本外流、制造工厂转移、制造业就业机会缩减、国内贫富差距加大等负面问题,并影响到很大一部分美国选民的政治观点。无论特朗普出台加征关税的政策,还是主张所谓的“更为公平的贸易规则”,目的都跟振兴美国制造业的政治努力有关。

  再如,特朗普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他主张更为严格的边境与移民管理,主张美国应该适当限制移民,特别是限制来自特定族群—宗教群体的移民。这一政策的背景就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人口结构的重大变化。根据美国皮尤(Pew)研究中心的估算,到2050年,美国白人族裔的人口比重将下降到47%。实际上,今天美国五岁以下婴幼儿人口中,白人族裔已经不到50%。与此同时,西班牙语族裔、亚洲裔人口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出现了快速增长。根据估算,到2050年,西班牙语族裔人口将达到29%,亚洲裔人口将超过10%。正是这样的人口趋势,使得美国国内社会的白人主导族裔选民,对过分宽松移民政策下人口结构的快速多元化产生了不满。所以,特朗普决心要对美国的边境、移民与人口政策进行重大调整。这说明国际政治往往有着明确的国内政治原因。对外政策转向的背后,可能是部分选民特定政治诉求的转向。

  第二, 国内政治往往离不开国际政治的影响。无论是单独研究国内政治,还是单独研究国际政治,都难以一览很多重大政治问题的全貌。举例来说,20世纪希特勒和纳粹党在魏玛德国的崛起可见一斑。其具体原因很多,包括魏玛民主政体设计的缺憾、经济大萧条的冲击等。但不容忽视的是,希特勒的崛起离不开一战后国际体系施加于德国的政治经济压力。在一战后巴黎和会所确定的凡尔赛体系中,德国背负着沉重的战争赔款压力。当德国一度无法支付战争赔款时,法国甚至还出兵占领了德国的鲁尔矿区。这些国际政治背景,使得德国国内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甚至导致了极端民族主义思潮的泛滥,希特勒才有了通过纳粹党来控制德国政治、搞垮魏玛共和国的机会。

作者简介

姓名:包刚升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世界政治:打通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的新视角.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