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新闻
以学科对话深化上古史研究
2018年04月17日 07: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字号

内容摘要:以学科对话深化上古史研究?筵本报记者张清俐20世纪初,以顾颉刚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提出,传世文献中有关上古史记载多有神话传说色彩,史料的真伪需要经过考辨。考古学面对的是文物遗存,而历史学则主要以历史文献为研究对象,当携手致力于中国上古史研究时,两者将擦出怎样的火花?本报记者就“历史学与考古学对话视野下的上古史研究”的话题,采访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陈淳、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国硕、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黄海烈三位学者。中国考古学诞生之初即围绕着中国上古史重建的主题来开展工作,随后的工作重心也充分表明其具有的历史学属性,但随着科技考古、聚落考古、美术考古等新兴考古学分支学科的崛起,考古学已不再局限于历史学范畴,而是延及深入到自然科学、人类学、社会学、艺术学等诸多领域。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对话人: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 陈 淳

          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张国硕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 黄海烈

 

  20世纪初,以顾颉刚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提出,传世文献中有关上古史记载多有神话传说色彩,史料的真伪需要经过考辨。他们的质疑动摇了历代相传的“三皇五帝”体系,在客观上推动了中国早期历史的研究。而安阳殷墟遗址的重大发现,乃至新石器时代的考古材料增加,为重建中国上古史带来一道曙光。尤其是自20世纪末以来,中国考古学极大推进了中国上古史的研究。考古学面对的是文物遗存,而历史学则主要以历史文献为研究对象,当携手致力于中国上古史研究时,两者将擦出怎样的火花?2018年是安阳殷墟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记者就“历史学与考古学对话视野下的上古史研究”的话题,采访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陈淳、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国硕、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黄海烈三位学者。

  考古学为中国上古史重建开辟新路

  《中国社会科学报》:就我国上古史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而言,考古学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张国硕:在中国上古史研究中,考古学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由于有关的文献材料较为简略或阙如,加之仅有的一些文献材料又掺杂诸多神话传说的成分而且伴存有后人的思想意识和观念,甚至附加有作者自己臆测的成分,致使依据传世文献探究上古史的局限性很大。20世纪20年代以来,近代考古学传入中国,为上古史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途径和研究方法。1949年以来,由于国家对文物考古事业的重视,考古事业进入“黄金时期”,重大考古发现接连不断,为深入全面研究上古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等一批重大科研攻关项目的开展,为推动上古史研究向前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一是构建起中国上古史的结构体系。传统文献仅仅勾勒出秦汉以前中国上古史发展的大致脉络,许多层面语焉不详。通过考古学研究手段,中国上古史尤其是夏商历史发展的基本结构体系逐渐浮现出来。从距今约9000—8000年的裴李岗时代,到距今约7000—5000年的仰韶时代,再到距今约5000—4000年的龙山时代,以及距今约4000年以后到公元前221年秦统一之前的历史面貌,已基本被学界所认知,呈现出前后连续发展、环环相扣、涵盖各个层面和各个领域的特点。

  二是努力克服过度“疑古”。上古文献材料的确有一定的“水分”,但考古学也证明,文献中有关上古史的许多记载绝非凭空捏造。许多记载都已被考古学所证实,如文献所载的商王朝、西周王朝主要史实的可靠性,被考古发现的甲骨卜辞、金文以及商周文化遗存所完全证实。在许多学者看来,偃师二里头都邑,从地域、年代、文化特征、社会发展阶段等方面印证了夏文化、夏都和夏王朝的真实存在,证明了“夏王朝否定说”是站不住脚的。

  三是为中国古代文明进程研究作出了新的重大贡献。通过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中国古代文明起源“一源论”或“中原中心论”的观点逐渐被人们所抛弃,文明起源“多支多源”和“多元一体”的看法逐渐成为学界的共识。这些成就的取得和对古代文明新的认识,考古学科的确功不可没。

  陈淳:考古学利用的材料突破了文献对历史记载的局限性,开拓了上古史,并将人类历史上溯至远古的旧石器时代。目前最早的甲骨文年代距今3600多年前,但是考古学将我国人类活动的历史上溯至近180万年前。古代文献仅反映了当时少数人主要是贵族和统治阶级的活动和思想,而考古学研究可以涉及上古史的方方面面,包括生态环境、生业和经济、人口、食谱、营养和疾病、手工业发展、交换与贸易、社会结构与等级、聚落形态和社会演变、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等。目前,分子人类学可以涉及族群的起源和流动,结合物质文化研究可以进而追溯我国多民族国家的融合过程。与古代文献带有作者自身立场的主观性相比,考古材料提供的历史信息更加客观。而这些考古学中的发现都是在理论方法的更新过程中取得的。

  黄海烈:考古学的研究方法和理论为研究上古史提供有力支撑。比如考古地层学和类型学作为基本研究方法,在田野考古实践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从而建立起符合实际的考古学年代分期标尺和器物演化谱系,为中国上古史重建提供了全面系统的历史时空框架。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理论与方法的提出,为中国古代文明起源、形成和发展的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文化因素分析方法的推广和应用,则进一步深化了考古学文化内涵及相互关系的研究,深刻揭示了古代社会结构和历史发展规律。当前,自然科学和先进科技手段广泛应用于考古学研究当中,提取出诸多以往无法企及的历史信息,从而进一步充实了中国上古史时空框架内的具体内容。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陈淳 张国硕 黄海烈:以学科对话深化上古史研究.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