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新闻
现代文学史学科创新:加强现代文学史料学的理论研究 ——访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付祥喜
2017年10月06日 07: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清俐 字号

内容摘要:现代文学史的学科开设由来已久,但近年来,一批学者提出要对以往的现代文学史书写以及现代文学研究有所开拓创新,进一步发掘现代文学史料被提上重要日程。付祥喜:对于近年出现的现代文学(史)研究领域出现的重视史料研究的现象,我认为是自80年代“重写文学史”之后的又一次“战略转移”,这是现代文学(史)研究逐渐摆脱依赖理论、走出西方阴影的一个显著表现。目前的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总体形势良好,如我们所见,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在思想上和研究实践中重视史料,一批青年研究者加入了这一队伍,以致现代文学史料研究队伍呈现出了老中青结合、生机勃勃的局面。

关键词:文学史料;史料研究;国家社科基金;学科;整理;付祥喜;发掘;史料问题;文学研究;学者

作者简介:

  现代文学史的学科开设由来已久,但近年来,一批学者提出要对以往的现代文学史书写以及现代文学研究有所开拓创新,进一步发掘现代文学史料被提上重要日程。就相关问题,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付祥喜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

  记者:请您谈一谈,在这一背景下,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的发掘、整理、研究的必要性和学术价值表现在哪些方面?

  付祥喜:我以为,至少有三方面:其一,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的发掘、整理、研究是进一步拓展现代文学学科建设的必然要求。学术研究要重视资料、掌握必要的史料,这是常识,但现代文学领域长期盛行“以论代史”、“以论带史”的研究理路,重理论阐释而轻史料。近年来,随着现代文学研究和现代文学史写作的进一步拓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史料问题成为制约现代文学学科发展的瓶颈,于是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研究被提上重要议程。应该承认,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程度,是现代文学学科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

  其二,有没有确立史料意识以及实践的程度如何,不仅直接关系到研究的客观公允与否,而且对学术创新具有重要的支撑作用。史料对于学术研究具有源发性影响,有时候一条史料的发现,可以推翻一个结论。因此,现代文学史料不仅是学术创新的基础,也是源泉。

  其三,有利于纠正浮躁、急功近利的学风。史料研究必须有“板凳须坐十年冷”的精神,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研究,也就等于有意识地培育“坐冷板凳”精神,显然,这对于纠正目前浮躁、急功近利的学风大有裨益。

  记者:据您观察,现代文学史料主要有哪些来源?以往进入现代文学史和现代文学研究考察范畴的史料,存在哪些局限?近年来,在国家社科基金、国家出版基金等项目支持下,在现代文学史料收集、整理、研究方面出现了哪些对于以往现代文学史和现代文学研究具有查漏补缺乃至重大填补空白意义的成果?您本人主持或参与了哪些相关课题?

  付祥喜:相对古代文学史料而言,现代文学史料的来源更加丰富多样。按照史料属性不同,可以分作文献和实物两大来源。文献史料以文字形态存在,主要有文学报刊、文学书籍、文学档案和作家手稿、书信、日记、传记等;实物史料指的是不以文字形态存在的音像、作家遗物、作家遗迹等。长期以来,现代文学史和现代文学研究范畴的史料,主要是文献,而对实物的利用和重视很不够。庆幸的是,近年来学术界开始针对这种局限进行查漏补缺,其中一个引人瞩目的新现象,就是国家社科基金、国家出版基金等科研资助对现代文学史料发掘整理研究的有意识的倾斜,尤其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几乎都是大型文献史料整理与研究方面的。在这种背景下,不但出现了一些具有查漏补缺乃至填补空白意义的成果,如杨义等编著《中国现代文学图志》(2009)、张泽贤编《中国现代文学小说版本闻见录1934—1949》(2010)、钱理群等编《中国现代文学编年史:以文学广告为中心》(2013),而且国家社科基金、国家出版基金加大了对现代文学实物史料研究项目的资助力度,比如,2016年获得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图像文献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杨剑龙)。

  说到国家社科基金对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资助,我内心充满感激。自2010年以来,我先后主持3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个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都是属于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方面的:首先,发掘整理了一批现代文学史料。《20世纪前期中国文学史写作编年研究》(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考订各类中国文学史著作数百种,其中63种属于首次披露;博士论文《新月派考论》(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披露新月派散佚作品440则。其次,从方法论角度探析中国现代文学史料问题。我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问题与方法》,相对全面、系统地总结了中国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方法与原则,并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度思考。此外,主要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当代文学文献史料问题研究》,以鲜明的问题意识对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及其研究存在的问题展开学理阐析。第三,结合多年现代文学史料研究实践经验,探索现代文学史料学理论。先后在《文艺研究》、《学术研究》等学术期刊发表《当代文学史编写中的文献史料问题》、《建立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学仍然任重道远》等论文,指出现代文学史料学理论贫乏问题,并提出了初步的理论框架。

  记者:您如何看当前的现代文学(史)研究领域出现的这股重视史料,着力发掘史料的转向?目前现代文学史料问题的相关研究,存在哪些偏颇或者不足?您对学界未来的现代文学史料研究工作有什么建议?

  付祥喜:对于近年出现的现代文学(史)研究领域出现的重视史料研究的现象,我认为是自80年代“重写文学史”之后的又一次“战略转移”,这是现代文学(史)研究逐渐摆脱依赖理论、走出西方阴影的一个显著表现。目前的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总体形势良好,如我们所见,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在思想上和研究实践中重视史料,一批青年研究者加入了这一队伍,以致现代文学史料研究队伍呈现出了老中青结合、生机勃勃的局面。另一方面,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优秀成果层出不穷。尽管如此,如一些学者所批评,现代文学史料研究存在片面重视新史料而轻视旧的传统史料、片面重视史料整理而轻视阐释等问题。我认为,现代文学史料研究存在的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理论研究滞后所致。理论研究的滞后,已成为制约现代文学史料学建构的瓶颈,以至“建立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学仍然任重道远”。因此,加强现代文学史料学的理论研究,从基础理论上而不是限于方法论上建构学科框架,是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重大目标和刻不容缓的任务。我们不赞同在现代文学史料学理论建设中生搬硬套西方文献学、中国古代文学史料学的标准,但却主张和提倡从它们那里吸纳长期以来形成的、行之有效的学术规范和治学之道。这是拓宽和提升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整体水平层次的一个重要途径。同时,在现代文学史料研究中也要注意吸纳史学、文献学、目录学、版本学等学科的前沿理论和新的研究方法,比如现代文学史料的数据挖掘,有可能引发现代文学(史)研究的一场“革命”。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张清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长头条100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