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奋斗我幸福
史金波:民族研究工作四十年
2018年04月12日 08: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史金波 字号

内容摘要:学术自传学海无涯我从事民族研究工作40多年。如果要回顾一下自己经历的路程和几十年来学习、研讨的体会,也许会使人对西夏文史、民族史这份文化遗产有所了解,使有志于此领域研究的年轻人增加一些兴趣,少走一些弯路。根据在西藏调查的感受和国际上对人权立法的认识,我写出了《研究西藏人权要注重西藏人权立法的研究》的报告,此报告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重视,并支持我们课题组完成了《西藏人权研究参考文献汇编》编辑和出版,为西藏人权研究汇集了新的资料.研究社会文书又是一新领域,不仅需重新学习包括户籍、租税、典贷、商业等中国经济史以及相关的研究著述,还要对敦煌、吐鲁番出土文书及研究情况有较多的了解。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学术自传

  学海无涯

  我从事民族研究工作40多年。我的专业是西夏文史和中国民族史,同时也兼及民族学的某些问题。尽管在大半生时间内发表了一些著述,但在自己涉及的学术领域中仍感到还很稚嫩,仍是一个新兵。因此,难以总结出供人参考的治学经验。如果要回顾一下自己经历的路程和几十年来学习、研讨的体会,也许会使人对西夏文史、民族史这份文化遗产有所了解,使有志于此领域研究的年轻人增加一些兴趣,少走一些弯路。

  一、民族之情

  大学期间,我学的是民族语言中的彝语专业,在汉族和彝族老师口传笔授的辛勤教导下,天天朗读、背诵彝语单词、句子和课文。开始既感到新鲜,又感到很困难,因为彝语中不少语音在汉语普通话中是没有的,如严格区分清浊音,有舌边颤音、双唇颤音、紧喉音,学起来很拗口,读起来很吃力。但觉得这是组织交给的学习任务,是掌握为彝族服务的本领,同时也是今后工作的本钱,因此非常卖力。为学好彝语,除课堂上认真听讲、努力跟读、加强记忆外,每天还要复习、朗读几个小时,经常读得嗓音沙哑,嘴角流白沫。

  1960-1961年到四川凉山实习使我最难忘却。那里直至1957年还保留着世界上少有的奴隶社会制度,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民主改革后,残酷的奴隶制被废除,奴隶翻身成为主人,但提高生产力水平,改善人民生活则非朝夕所能为,人民生活条件之差,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里的艰难困苦之情连我这农村出身、不畏吃苦的人也大出意料。我们从县城到区上要背着行李徒步跋山涉水走80里路,过湍急没膝的河流时没有桥梁,男生女生四五个人一组互相搀扶着渡河,以免被河水冲倒。从区到乡,再到村寨更是崎岖难行的山间小路。那时正值全国困难时期,生活条件如雪上加霜。凉山腹地气温偏低,农作物生长季节短,群众以洋芋(土豆)为主食,每日两餐,皆为煮土豆蘸辣椒汤,除非婚丧嫁娶和年节,天天如此。苞谷、燕麦等都属细粮之类。我们粮食定量是每日8两,合3斤2两洋芋,每顿也就是三四个洋芋,在没有任何油水的情况下,也就是吃个半饱。当时人人都有饥饿感,实习队全体浮肿。整天饥肠辘辘,仍然是努力学习彝语,想方设法创造学习机会。

  当地彝族住房多是土打墙,房顶铺设木板,上压石块以固定。房中靠右是火塘,旁有三块石头支锅做饭,火塘旁是主人睡眠处。他们多无被无褥,睡觉时和衣而卧。屋左边关养牲畜,用栅栏使人畜隔开,实际上人畜仍同住一室。牲畜之上用木棍搭起一平台,称之为“楼”,楼上存放杂物并备客人居住。我的房东是兄弟俩,哥哥稳重,弟弟活泼,我们朝夕相处,关系十分亲密。特别是晚上,我和他们一起说生活,说民俗,说笑话,说家谱,说尔比(彝族格言)。他们经常纠正我的发音和语句错误。老乡讲说的活语言往往与课本上的语句有出入,它更加生动,更加简洁。有时我说错彝话,意思满拧,引起他们善意的大笑。我在他们住房的楼上蜗居半年,每晚身下有十数只羊与我同眠,不时能听到咩咩的叫声和咳嗽声。冬天很冷,屋里屋外几乎同一温度,时常在零度以下,雪花能从屋顶木板斜缝中飘落到脸上。天热时则腥臊并起,气味难闻。身上虱子之多令人咋舌。晚上身痒难耐便和主人一起把衣服脱掉,在尚有余火的火塘上抖搂,能听到群虱掉落于火塘中吧吧的爆裂声。当地贫困老乡往往一件披衫或披毡都要穿若干年,甚至穿一辈子。他们一般没有鞋子,天寒地冻也赤脚行路,有的脚底冻出大裂口。有时为了减少痛苦,使创口愈合,只好自己忍痛用针线把创口缝上。我们参加农田劳动和乡村基层工作,同时在劳动、工作中学习语言,记录语言资料。记得一次背着几十斤洋芋爬山过涧帮助老乡去交公粮,一路上我抓紧时间向一位老人学习彝族格言,老人边走边教我,不小心滑倒,筐里的洋芋滚了一坡,我们大家都帮助他满山遍野地拣洋芋。主人居室、田间地头、大会小会、婚事丧礼都是我学习的场所。实习快结束时,我已说得一口流利的彝语,并能为当地召开的县人代会作翻译。这里的彝族老乡非常淳朴、勤劳、聪明。我不仅学习民族语言,心灵也受到强烈震撼,得到净化,得到升华。我第一次了解到中国竟还有这样贫穷落后的地区,这里的人民有如此顽强的生存毅力和信心,与此同时更深感作为一个民族工作者的责任,从而又增强了自己学习的动力。

  大学毕业后,我考取了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西夏文研究生。我的导师王静如先生认为西夏语和彝语有密切关系,因此在彝语专业的毕业生中招选学生。我在学习和研究西夏文时,尽管也利用和联系彝语,但很长时间没有回到彝族地区。1993年开展“中国少数民族现状和发展调查”,我当时作为主管副所长负责大调查的组织工作,同时兼任彝族地区调查组组长,所选调查点是我实习的邻县昭觉县。由于长时间不说彝语,已经忘掉了不少,但日常用语还记得。在调查期间,我用彝语和老乡对话、问卷,他们感到很亲切,也感到很惊奇:这个汉呷(汉族)还会说诺苏伙(彝话)。30年间彝族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生活质量也大大改善,也出现了富裕的万元户。然而,凉山地区毕竟受历史条件的制约,底子薄,进步慢,显现出少数民族地区在现代化建设中的滞后。凉山州大部分县仍是国家或省定贫困县,特别是在交通不便的山区,人们的贫困状态更为突出,甚至仍处于一日两餐吃洋芋的困苦窘地。调查条件已经大大改观,交通、住房、饮食都较为便利。但仍然有很多困难,如调查时当地流行肝炎和其他严重传染病,卫生条件很差,苍蝇成堆;有的困难家庭仍住在没有窗户的低矮土房内,家无长物;不少村寨仍不通公路,一遇下雨,山间小路泥泞难行。我们在调查点挨家挨户访问,了解那里的实际情况和贫困的真实原因。1995年我们又做后续补充调查。我在当地有亲情、有兴奋,有困惑。我们完成了调查任务,出版了《中国少数民族现状与发展研究丛书?昭觉县彝族卷》一书。为了反映彝族地区的实际情况,和彝族人民共同寻找脱贫致富道路,我还撰写了《略论凉山彝族地区人口和社会发展》、《重视家支问题,吸收德古参政议政》(德古是彝族家支善于辞令、能解决纠纷的头人)、《凉山地区吸毒贩毒问题》等针对社会现实问题的调查报告。坦率地说,这些文章主要写的是问题,但它是我的心声,反映出我对彝族同胞的真情挚感。

  近些年西藏人权成为人们注视的一个焦点。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把“西藏人权研究”作为院重点项目,我作为课题组组长主持这一项目。课题组多由藏学家组成,大家一齐学习人权理论,查阅人权文献,组织座谈会,作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后,于1992年、1993年两次深入西藏农村、牧区、工厂、寺庙、机关调查。1992年在拉萨附近的堆龙德庆县调查,这里是50年代民族大调查时的调查点。调查组碰到的一个难关是高原缺氧。这里海拔高,氧气稀薄。我们在拉萨贡嘎机场刚下飞机时还有说有笑,但当坐车经过差不多两个小时到达拉萨城里时,大部分人已经有了缺氧反应,开始头晕脑涨,说笑声早已没有了。住下来以后,多数人打不起精神,一个个躺在床上休息,饭也不想吃。晚上睡觉时感到头疼,有炸裂的感觉,睡一会就疼醒。我年纪稍大,又是第一次进藏,反应更为强烈。但我们两个多月的调查时间安排很紧,所以仍咬牙坚持,第二天就开始联系工作。高原反应最怕感冒,我恰恰患上了感冒,又是打针,又是吃药,但工作没有耽误。一个星期之后,高原反应减轻,但长时间的缺氧,仍感到气短,晚上我一边整理资料,一边吸氧。

  我们到藏族老乡家做入户调查时,老乡非常热情,有的老人回忆起50年代民族调查时,我所男女调查人员不怕艰苦、不顾安危深入调查的动人事迹时,伸出大拇指啧啧赞扬。藏族老乡在家中都招待我们喝酥油茶。民主改革前很多农奴喝不起酥油茶。然而我们也看到,当地卫生条件和卫生习惯与城市还有很大差距。给我们斟倒的酥油茶,不仅人喜欢喝,苍蝇也喜欢。我们采访主人时,苍蝇就群起趴在茶碗边舔食,一不留神就掉进滚热的酥油茶里,有一次我的酥油茶碗中竟有9只苍蝇在挣扎。更令人吃惊的是,主人看到后用小拇指甲将苍蝇一个个剔出,续上新茶仍端给你饮用。1993年第二次调查是在后藏日喀则附近的拉孜县,这里的生产力水平、生活水平都较低,住房交通条件也较差。当地少部分家庭还保留着一妻多夫制的残余,一个家庭的主妇是兄弟二人或三人的妻子。这是由当地特殊的历史、社会、经济原因形成的。调查这种家庭时,若得不到调查对象的理解和支持,则难以了解到真实情况。因此我总抱着真诚的态度,耐心热情地与主人沟通,都能顺利的弄清复杂的家庭关系和实际生活状况。

  西藏1959年民主改革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访问过原来的农奴,他们早已获得了应有的人权,有的成为各级领导干部。群众都住上了漂亮的房子,有吃有喝,有医疗保证,有宗教信仰自由,过上了勤劳、富裕而舒适的日子。我们既为西藏人权的巨大进步、人民生活的迅速改善欢欣鼓舞,又感到完善人权任重道远。我们课题组出版了《西藏人权研究》一书,此书于2006年后获得中国藏学珠峰奖。根据在西藏调查的感受和国际上对人权立法的认识,我写出了《研究西藏人权要注重西藏人权立法的研究》的报告,此报告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重视,并支持我们课题组完成了《西藏人权研究参考文献汇编》编辑和出版,为西藏人权研究汇集了新的资料,使国内外能系统地了解到我国关于西藏人权立法的巨大进展和突出成就。

  在多次到少数民族地区作调查研究工作,对少数民族有了深厚感情。这些特殊的经历使我不断加深了与少数民族的感情,在后来的工作中我未敢忘怀处在困难中的少数民族同胞。

作者简介

姓名:史金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