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警惕美国滥用经济相互依存性
2019年08月14日 09: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由美国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编的期刊《国际安全》2019年夏季号刊发了美国乔治城大学外国服务与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亚伯拉罕·L.纽曼(Abraham L. Newman)与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亨利·法瑞尔(Henry Farrell)合著的论文《武器化的相互依存性:全球经济网络如何塑造国家强制》。该研究聚焦当今国际关系中一个趋于常见的现象: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性被用作政治武器。两位作者提出,在许多情况下,全球经济网络依赖于中心交换点,商业机构创建这些中心点的初衷是提高效率,但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经济体开始将中心点转化为压力点——它们控制了全球经济中关键性的原材料、产品、服务,并借此对其他国家施加强制性压力,以维护和扩大自身利益。

  全球经济网络中心化

  据纽曼和法瑞尔介绍,新研究分析了经济依存网络的结构特性是如何与国内制度和规范共同塑造国家强制力量的,并将金融通信、供应链、互联网置于分析框架的中心——国际安全研究者熟知能源市场对地缘战略的巨大作用,而今金融和信息领域正在快速地产生相似效果。

  上述网络效应不仅存在于抽象理论之中,也是现实世界的反映。例如,美国和英国在国际金融网络中具有很强的中心性,互联网中心点也大多位于欧美国家。造成这一局面的通常是商业逻辑——某种商品或服务已有的用户越多,就越容易吸引到新用户,进而提升利润、提高市场地位。“新来者”若想改变或取代已形成的中心化网络,不仅需要展现更卓越的功能,还要向旧网络中足够多的主体证明转投新网络的成本效益高于留在旧网络里。目前,全球经济网络的中心点集中于西方发达国家是“富者愈富”效应与技术革命、全球化浪潮相互叠加的结果。对中心节点拥有主控力的国家享受着不平等的优势,如果辅以“恰当”的国内制度,它们能够抢占先机,发现和利用相互依存关系中的脆弱性来自我防御或对其他国家施压。

  经济相互依存性被“武器化”

  根据纽曼和法瑞尔的研究,经济相互依存性被“武器化”的形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利用对中心节点获取经过这些中心点的重要信息,即“圆形监狱效应”。这个名称取自英国哲学家边沁提出的圆形监狱设计概念。这种监狱建筑由位于中心的监视塔和四周的环形囚室组成,监视塔的窗户安装有屏障物便于狱警隐蔽在黑暗中监视所有犯人,犯人则因不知自己是否正在被监视而不得不时刻遵守规则。控制中心节点的国家如同处在圆形监狱的监视塔中,其位置特殊性决定了网络中的互动很难避开它们。这些国家因此能够提前获知竞争对手或敌对方的意图和策略进而制定预案、先发制人、把握谈判筹码。第二种“武器化”形式是凭借对中心节点的控制,来限制或禁止其他主体经过这些中心点,即“咽喉点效应”。由于中心点能够大幅提高效率且极难绕过,被限制或禁止通行的主体经常会遭受严重损失。

  两位学者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举例说明“圆形监狱效应”和“咽喉点效应”的实际应用。SWIFT是一个国际银行间合作组织,鉴于SWIFT在国际支付体系中的中心性,过去20多年里美国逐渐将其转化为一种为己所用的“圆形监狱”。政府间组织“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曾请求查看经SWIFT传送的金融交易记录以追踪非法活动,但被SWIFT拒绝,理由是SWIFT是一个通信服务提供商而非数据处理机构,不应受政府监控。

  “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财政部认为自己可以合法地向SWIFT发传票,强迫后者提供数据,以便财政部调查恐怖主义融资。由于SWIFT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有一个镜像数据中心,它很难抵抗美国的压力,美国由此掌握了大量过去一直处在黑暗中的金融信息。美国此举在欧洲引起抗议后,美国政府派出包括时任国务卿、财政部长等在内的高级官员向欧洲领导人“做工作”,最终在欧盟内部占多数席位的政党联盟,默许美国在愿意与欧盟共享信息的前提下继续将SWIFT数据用于监视。

  美国和欧盟还将SWIFT用作“咽喉点”来加强对伊朗的制裁效力。由几位美国政界名人共同创立的非营利组织“联合反对核伊朗”认为,SWIFT是伊朗政府的共谋,并协助伊朗发展经济。于是,该组织于2012年1月向SWIFT发信称,“SWIFT的全球网络被伊朗政府用来资助其核武器研发计划、恐怖主义活动及对伊朗人民的残酷镇压”。一个月后,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提出,如果SWIFT继续允许伊朗金融机构使用其网络,美国政府将有权制裁SWIFT。来自美方的压力和对伊朗核问题的担忧,驱使欧盟于2012年3月通过法律禁止SWIFT向受制裁的伊朗金融机构提供服务。

  这些措施生效后,伊朗各大金融机构感到自己被隔离于国际支付体系之外,解除SWIFT禁令也成为伊朗核谈判中的一个关键“议价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欧洲法律协会主席乔安娜·卡塔斯(Joanna Caytas)评论道,如果美国不施压,欧盟不太可能独自行动,因为其碎片化的内部决策结构和灵活性较低的制度限制了金融“武器化”的能力。同样,考虑到SWIFT总部位于欧洲,如果欧盟内部一致反对,美国可能也无法轻易地单方面迫使SWIFT就范。2018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全面协议》后,威胁重启对伊朗的SWIFT禁令,欧盟表示反对,SWIFT迫于美方压力将关键的伊朗金融机构从成员名单中删除,但公开宣称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全球金融系统稳定。

  美国做法威胁世界经济

  除金融威胁外,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还启动了对伊朗金属、石油等产业的经济制裁,这些制裁对美国企业影响有限,但给与伊朗有商业往来的其他国家企业造成冲击。美国的单方面举动招致了包括其主要欧洲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批评。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称“美国充当世界经济警察是不可接受的”。对伊朗的制裁只是美国利用全球经济网络达成其战略目标的近期案例之一。如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与政策教授罗莎·布鲁克斯(Rosa Brooks)所言,今日美国打响的战争无处不在、永无休止,几乎一切都可能成为武器。

  纽曼和法瑞尔提醒道,全球化本应解放商业、促进和平,现在却不时成为商业枷锁和霸权主义的来源。这一趋势对国际关系影响巨大,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需要更严肃地思考经济相互依存性的地缘战略后果。当前,以美国为首的某些经济体或有能力利用非对称的相互依存性,切断其他主体与全球网络之间的联系,其他经济体已开始应对。然而,这种应对可能导致全球供应链破裂,造成世界性的负面后果。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主席、政治经济项目主任马修·P.古德曼(Matthew P. Goodman)告诉本报记者,经济相互依存性被当作政治武器或被用于其他不良用途的情况在许多领域内正在发生,值得我们高度警惕。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政治经济高级研究员斯蒂芬妮·西格尔(Stephanie Segal)对本报记者说,整个世界和国家之间的关系都在变化。曾经大家认同更强的相互依存性能带来更强的稳定性,因为彼此具有共同利益。现在,相互依存性似乎带来了更多可能被不当利用的脆弱性。国际关系中“武器化”相互依存性的现象至少在某些领域内趋于多见,但在现实中,相互依存度加深的情况并未出现逆转。例如,尽管当下中美之间摩擦增加,两国的经济联系仍十分紧密并在许多领域有着共同利益,继续沟通和合作应是中美关系前进的大趋势。

  驻华盛顿记者 王悠然

作者简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