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情报学
对情报学学科发展的几点思考
2018年09月06日 10:06 来源:信息资源管理学报 作者:黄长著 字号
关键词:学科;英语;研究;图书馆;分析;发展;学者;兰德公司;情报学;搜集

内容摘要:需要说明一点,过去一般认为情报(Intelligence)都是隐秘的、有敌对性和对抗性的,然而国外很多文献记载有一部分情报是公开的、不是隐秘的,也被称为情报,比如从报刊上搜集整理某一个专题的有关情报,或者根据公开的外交文件、外交报告分析一个国家的外交走向等。然而当代世界的发展复杂多变,涉及很多方面的问题,比如全球化问题的研究,单靠某个机构、某个学科领域来研究都不行,它综合了各个方面的问题,所以可以发现很多国际会议上不是单一学科的学者而是很多学科的学者共同去探讨同一个问题。英语界的几位前辈大师们在讨论当代英语的某些变化时曾以English studies为例,谈到studies前面加学科名组成的词组,往往不是指“……研究”,而是指已经具有了学科特点、但其学科边界、研究内容,以及内涵和外延尚不够清晰的学科,因此English studies可以理解为“英语学”。

关键词:学科;英语;研究;图书馆;分析;发展;学者;兰德公司;情报学;搜集

作者简介:

  1 情报学的定义和发展

  

  “情报学”的定义有助于我们对今后的研究形成一个定位。最简单的一个定义是:情报学是研究情报信息的获取、加工、存储、检索和传递的学科。长期从事情报学理论研究的情报学家C.L.Borgman对情报学的简单定义有进一步阐述:“情报学是一门交叉学科,主要涉及情报的收集、分类、管控、存储、检索和传播。情报人员探讨组织中知识的应用和应用方式,以及人、组织和任何现存的信息系统间的相互作用(interaction),以便创造、改善或取代现有信息系统……”[1]

  

  情报学的应运而生可以归结为两大理由:①“冷战”催生和成就了情报学的辉煌。需要通过公开和/或隐秘手段搜集、整理和分析敌国或非敌国政治、军事和经济等方面的情报,提供给政府或军事部门参考。需要说明一点,过去一般认为情报(Intelligence)都是隐秘的、有敌对性和对抗性的,然而国外很多文献记载有一部分情报是公开的、不是隐秘的,也被称为情报,比如从报刊上搜集整理某一个专题的有关情报,或者根据公开的外交文件、外交报告分析一个国家的外交走向等。另外,还有“敌国和非敌国”的概念。为了了解国家之间的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发展来更好地进行彼此之间的合作,“二战”时期盟军之间也在相互搜集情报,这些非敌国的情报也算作情报。当然,当时大量的情报还是具有对抗性和高度保密性的特点,但是要全面论证的话,还需要包括上面提到的两个大家不常注意的地方。②图书馆学不能完全回应和满足用户在情报信息的搜集、加工、存储、检索和提供服务方面日益增长的需求。在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发展的早期阶段,他们之间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情报学的情报分析实质上采用了图书馆学文献分析的某些方法。但是图书馆学的任务和目的与情报的加工、搜集和整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图书馆学不能完全回应这种需求,因此必须要产生一个新的学科领域来探索这些问题。由此可见情报学产生之初就与图书馆学有不解之缘,它努力把图书馆学、计算机科学、工程学、心理学和语言学等学科及其他应用型学科的概念与方法结合在一起,促进包括信息加工、存储和传递在内的一系列技术的改进。“二战”后期以来,情报学科的发展得益于香农(C.Shannon)和韦弗(W.Weaver)的信息论模型、维纳(N.Wiener)创立的控制论,以及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1963年,佐治亚理工学院正式开设第一个情报学课程,推动了情报学的快速发展,并向其他学科渗透。

  

  今天的环境和形势对情报学的发展有很大影响,影响情报学和情报事业的主要因素可以归纳为两点:①当前的信息环境是泛在数据、泛在信息和泛在知识的时代。由互联网、数字化、多媒体、云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组成的集合式多维信息环境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信息特征,其影响也具有泛在特点。情报学作为一门涉及面极广的交叉学科,一定会在研究内容、载体、手段、方法等方面受到上述特点的影响。②我们面对的国内外形势复杂。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的竞争加剧;国际敌对势力的渗透,加之国内复杂的斗争形势,总体国家安全观受到空前重视。这些会强化情报学产生之初的那些最本源的特点和职能,即情报学创建之初就是做情报搜集、加工整理、分析研究,然后提供给军事部门、政府部门等有关部门来使用。这些创建之初最本源的职能在新形势下将有新的发展。

  

  2 情报学的职能

  

  在国际竞争加剧和存在危及国家安全的敌对势力的大背景下,能直接服务于科技和军事目的的情报研究,以及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科技情报学、军事、公安情报学等情报学的分支领域,其理论探索和实践发展的必要性更易凸显出来。此外,情报学作为一个完整的学科体系,它还有学科基础理论(任何学科都存在)建设的任务。无论是在自然科学领域还是社会科学领域这个任务都是存在的,即一门科学的一般理论(general theory)。这是一种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抽象、归纳出来的普遍性理论,其主要任务并不是针对某一个或某几个具体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而是着眼于整个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学科基础理论的研究与应用对策性研究之间的关系绝非对立的,相反是互补的、相互促进的。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我们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一句话:依然任重而道远。

  

  情报学除了自身的理论建设和学科发展外,还有社会化服务的职能。比如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情报学担当着为各学科的研究提供前沿信息和信息分析,以供这些学科研究借鉴的职能。为人文社会科学咨政育人服务,是社会科学情报学的重要任务之一。此外,为推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而建立的各类智库(包括社科、科技、军事等领域的智库),其成果从根本上讲是采用了情报学的许多情报分析和传递方法,有的智库本身就是情报信息机构发展演变来的,发达国家也不例外。美国最有影响的智库之一——兰德公司便是一例。

  

  我们在进行一个为期五年的重点学科建设过程时,发现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世界学术研究的潮流一方面是细化、板块化,另一方面却是综合化,而且综合化成了主要趋势。19~20世纪完成的世界范围内学科的体制化工作,基本是以高校的系科为单位进行的,在此基础上学科的界限大体固定下来。然而当代世界的发展复杂多变,涉及很多方面的问题,比如全球化问题的研究,单靠某个机构、某个学科领域来研究都不行,它综合了各个方面的问题,所以可以发现很多国际会议上不是单一学科的学者而是很多学科的学者共同去探讨同一个问题。最先发现这种趋势的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他们发现当代世界的很多问题靠单一的学科已经无法去解决,需要把相邻的多个学科的学者们集中起来解决,所以成立了很多跨学科的研究中心。美国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趋势,成立了专门机构去研究国际学术发展综合化的趋势。此外,综合化的趋势也导致学科疆界的模糊和扩展,以及跨学科研究的大发展。作为本来就是跨学科领域的图书馆学情报学更不能幸免,其研究载体、研究手段、存储和传递方式受网络化和计算机化影响很大。但即便如此,它的核心部分并没有太大变化。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管其分支领域怎么变化,情报学作为一门学科,其基本研究内容、分析方法、研究手段等只会更加丰富,不会有本质的变化。

作者简介

姓名:黄长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