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商管理 >> 本网首发
“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德产业合作——以山东省为分析重点
2021年08月20日 15: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8期 作者:张述存 顾春太 字号
2021年08月20日 15: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8期 作者:张述存 顾春太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德国是中国在欧洲重要的合作伙伴。在新形势下,中德产业合作具有了新的内涵、特征和要求。主要体现为,不仅要扩大利用德国投资的规模,还要着力提升德国投资的质量;不仅关注德国投资企业的经营效益,也要注重德国投资的溢出效益和社会效益;不仅要积极思考利用德国投资对产业集群升级的引擎作用,更要在与德国产业的合作中,深入研究提升我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中地位的实现方式。新形势、新任务呼唤关于中德产业合作的新思考。本文以对德交往渊源深厚、经济发展与全国相似度高的山东省为重点,解剖麻雀,尝试回答“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山东省与德国产业合作如何进行产业选择,以期对全国其他地区加强对德产业合作具有启示意义。

  一、山东省是我国对德产业合作研究的典型样本

  山东省是我国对德经贸合作的“缩影”。山东省是一个开放大省,长期以来较为注重开放型经济发展。过去十多年来除个别年份外,山东省对德进出口额一直约占我国对德贸易总额的3.5%,说明二者在总体变动趋势上有较强的相关性。在对德贸易合作的内部结构方面,山东省与全国的状况也呈现相似特征。2016年,除第一类(活动物及动物制品)、第七类(塑料、橡胶及其制品)和第十一类(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的山东省对德贸易占比,略高于全国对德贸易占比,以及第十六类(机器、机械器具、电气设备及其零件,录音机及放声机、电视图像、声音的录制和重放设备及其零件)、第十七类(车辆、航空器、船舶及有关运输设备)的全国对德贸易占比略高于山东省以外,其他各大类贸易品在山东省对德贸易总额中所占比例均大体相近。在利用德国投资方面,山东省已经成为我国引进德国投资较快的地区之一,可以成为我国加强对德经贸合作的“探路军”。

  山东省是我国对德产业合作的“潜在增长极”。作为一个开放型经济大省,长期以来山东省对外经贸合作的区域合作伙伴,主要集中于环太平洋地区。山东省对德产业合作一度落后于部分沿海开放省市。引进德国投资项目投资平均规模小、技术含量偏低、引资方式单一等问题,长期制约着鲁德经贸合作的发展。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欧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互联互通的体制机制不断发展,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不断完善,为长期侧重亚太经贸合作的山东省积极实施对外合作市场多元化战略,提供了良好机遇。山东省的特殊优势在新形势下发挥出更为明显的作用,鲁德产业合作有望成为未来中德合作的新增长点。这些特殊优势除了特殊的历史渊源,还包括双方经过积极努力,构建起来的经贸合作平台和产业合作通道。

  山东省是我国对德人文交流的“主会场”之一。济南和青岛20世纪的发展受到了德国文化的深刻影响,改革开放以后,山东省与德国的交流更加密切。开创山东省制造品牌声誉的海尔集团,便是从德国引进的生产线。青岛啤酒的根源也始于德国。德国城市建设的经验、教育领域的合作、体育事业的携手,都对鲁德交流起了重要作用。山东省可以成为我国加强对德人文交流合作的重要通道。

  二、山东省与德产业合作的重点选择

  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山东省,作为发展中大国的沿海省份,与发达国家德国的产业合作应当遵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重点合作产业不仅应当是山东省具有较强发展潜力的产业,还应当是德国的优势产业;应当属于山东省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应当属于我国对外开放战略鼓励前行的行业。

  (一)德国的优势产业

  作为战后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国家之一,德国自20世纪70年代再度崛起为世界经济强国。其后虽然受欧债危机的影响,但德国企业仍能一直保持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蓬勃向上的势头。其制造业门类齐全,主要优势产业如下。一是汽车和汽车配件产业。作为德国名列首位的行业,其核心竞争力强,技术领先优势明显。近年来,德国汽车产业发展呈现绿色化、轻型化、精益智能化的趋势,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更为迅速。二是机械设备制造产业。德国是世界第一大机械设备出口国,在该行业31个产品领域中,德国产品在21个领域居世界出口第一,该行业以中型企业为主。三是化工制造业。德国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出口国,是欧洲首选的化工投资地,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研究机构。四是电子电器产业,特别是在半导体、电阻器、感应器、电子元器件等领域的生产技术领先。五是可再生能源产业,在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地热能等方面居世界领先水平。六是信息技术与装备产业。将信息物理融合系统广泛深入地应用于制造业,构建智能工厂,实现智能制造,是德国“工业4.0”的核心宗旨,德国在电子电气工业、工业机器人技术和工业软件领域世界领先。七是生物医药产业。长期以来,德国的生物技术在欧洲处于领先地位,年均申请专利超过200项,也是欧洲新药研发最多的国家。八是新材料产业。德国新材料产业科研力量雄厚,创新能力处在世界第一梯队。

  (二)山东省当前重点发展产业

  山东省重点发展的产业主要包括十大装备制造业和十大特色制造业。十大装备制造业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装备、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海洋工程装备和高技术船舶、轨道交通装备、汽车及零部件、电力装备、现代农业机械、工程机械、专用设备和节能环保装备制造业。十大特色制造业为:新材料、新医药、纺织服装、食品、家电、纸品、轮胎、石化、建材、有色金属制造业。

  (三)山东省未来发展的潜力行业

  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我国经济发展的底子薄,资金缺口、技术缺口、管理缺口成了经济增长面临的主要障碍。积极吸收外商投资,弥补自身发展的短板,曾是我国对外产业合作决策的重要考量因素。但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着力加快建设现代产业体系已成为当前的重要任务。在外向型经济发展决策过程中,管理部门不仅希望通过国际产业合作引进更具生产效率的微观主体,更希望这些主体的引入能够提升本地区开放部门的产业竞争力,甚至对产业上下游产生正向溢出效应。因此,未来对德产业合作的重点,应当集中于山东省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行业。根据理论界当前的研究,潜力行业的界定经常采用两个指标:产业对接能力和产业溢出能力,前者用产业梯度系数衡量,后者以产业关联系数评价。

  1. 山东省主要工业部门产业梯度系数分析

  产业梯度的概念来源于区域经济学,戴宏伟对其内涵曾有明确界定。他认为,产业梯度是因经济体间生产要素禀赋差异、技术差距、产业分工不同,在产业结构水平上形成的阶梯状差距,以区位熵和劳动生产率的乘积计量。为进一步反映资本对产业成长的边际作用,熊必琳等在戴宏伟计算方法的基础上,加入比较资本生产率的变量,形成了学界广泛应用的梯度技术分析模型。产业梯度系数为j地区i产业的区位熵、比较劳动生产率和比较资本生产率的乘积。若产业梯度系数>1,表示该产业相对于全国同行业处于高梯度,专业化水平高,有较强的竞争优势。本文据此揭示山东省产业承接的梯度基础。

  结果表明,总体上山东省产业竞争优势较为明显,尤其在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金属制品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等领域具有竞争力。

  2. 山东省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关联性分析

  一个产业具有较强的关联性,说明在该产业价值链的某一环节投资,往往会对其他相关环节产生正效应。产业关联性在定量分析上主要包括前项关联程度和后项波及程度,分别用产业感应力系数和产业影响力系数衡量。本文使用山东省投入产出表(2012)计算,对山东省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关联性进行分析,结果可知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交通运输设备、电气机械和器材、化学产品、 通用设备、金属制品、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非金属矿物制品、纺织品、金属矿采选产品、煤炭采选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产业的感应力和影响力均大于1,以此为重点的投资能够产生“1+1>2”的效果。

  (四)山东省与德国产业合作重点领域

  1. 鲁德产业合作重点领域

  在山东省产业梯度系数高、关联性强的领域,德国优势和山东省制造行业具备现实的合作基础,可以在短期内对经济增长产生明显的带动作用。主要包括机械设备制造业、汽车和汽车配件制造业、交通装备业、化学工业、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等。

  2. 鲁德产业合作重点培育领域

  对于已为山东省和德国有关部门确定为未来重点发展,而当前优势一般或者产业关联性尚不突出的产业,鲁德双方可着眼于未来,预先谋划,以构筑未来的产业合作优势。其合作重点培育的领域,主要包括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产业、专用设备制造业、能源和环保设备、新材料、生物医药产业等。

  三、德国企业在华投资的进入特征和影响因素

  通过对德国在华投资企业的案例研究,可以发现以下行为规律。一是德国企业投资的区位选择,未与我国对外开放重心演变相重合,呈现不均衡变化态势。二是在投资具体方位选择上,德国在华投资企业地域集聚现象较为明显。规模递增效应和溢出效应,在其区位选择中具有较强的影响力。

  这说明德国投资进入的影响因素,与一般国际投资有一定差异。影响外资进入的各项因素,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外在环境类因素,主要指与本地区各种生产要素直接相关的因素,如人力资本状况、科技发展水平等。人力资本(HC)在经济相对落后地区吸引德国投资的作用更为明显。这与人力资本日益增长的流动性相关。经济发达地区特别是我国的中心城市,凭借良好的条件形成了人才争夺的强大优势。在人才竞争中处于相对劣势的地区,应该更加重视人才的培养和挽留。第二类是产业平台类因素,主要包括各类经济园区。为争取国际产业合作,近年来很多地区对经济园区的竞争进入白热化程度。但经济园区数量的增多并不一定导致德国投资增多。德国投资者更加青睐发展水平高、规模大的经济园区。第三类是国际合作类因素,主要指东道国的对外贸易发展、对外开放程度等。经济开放程度、对德贸易发展、区域经济总量、科技进步程度等企业发展的外在环境因素,都对增加引资竞争力产生正向作用。工资高低未对德资的进入产生明显的抑制作用,这应当与德国投资项目技术含量高、可以为劳动者提供较好的薪资条件有关。山东省要加强与德产业合作,应在改善企业发展环境、改善人力资本状况、强化科技创新等方面积极努力。

  四、新形势下推动山东省与德国产业合作的策略

  第一,与德产业合作平台建设从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高标准地加快建设中德生态园,以成为世界范围内具有广泛示范意义的高端产业生态园区、高端生态企业国际化聚集区、高端生态技术研发区和宜居生态示范区。针对德国企业较为注重科技创新的特点,加强统筹规划,推动海外孵化器的建设。开展多种形式的德国企业德国产品介绍会及博览会,搭建鲁德贸易合作平台。

  第二,“育才”和“引才”并举,优化与德产业合作的人才环境。一方面,加快鲁德职教模式合作,协同推进技能培训。针对目前山东省人才结构不合理的现象,进一步加快教育体制改革,大力发展专业技术教育。另一方面,加快人才引进,特别是加快引进符合鲁德产业重点合作产业领域的德国专家学者,推动“山东制造”和德国“工业4.0”的合作。积极探索政府、社会和企业相结合的引智投资新模式。

  第三,推动中德科技创新领域的协调与合作。以山东省与巴伐利亚州科技合作为重点,加大财政扶持力度,鼓励鲁德科技人员开展重大科研项目的联合研究,推动双方在基础研究领域的深度合作。

  第四,积极构建山东省—德国跨境产业链。不断扩大山东省对德贸易合作的规模,特别是推动中间产品贸易的进展,大力发展与德国制造外包和服务外包合作,争取更多企业成为德国企业的分包商,将山东省企业与德国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链接起来,通过提升对德贸易的溢出效应,增强鲁德产业发展的一体化和协同性。积极推动山东省企业生产标准和德国生产标准的统一和协调。

    

  (作者单位:山东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8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闫琪/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述存 顾春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