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专题 >> 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 >> 专家观点
苏海德:互联网金融需要有效监管
2013年12月09日 16: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赵晓悦 字号

内容摘要:但在中国,我们无法直接从官方或者权威的第三方征信机构直接获得信用信息,因为这类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当然,中国已经开始这方面设施的建立。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美P2P对比与监管变迁

  《21世纪》:从美国到中国,您所经历的互联网金融市场环境有什么差异?

  苏海德:不可否认,美国的互联网金融整体上领先于中国。但谈到P2P,我总是告诉人们这当中包括借款人和贷款人两个方面,而互联网技术能够给借贷双方带来更多的便利。

  对比来看,中美主要的不同在于,美国的借款过程更加自动化。当人们申请贷款时,我们有更强的基础设施去获得他的信息;而基础设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包含了网络信息系统、金融环境等各个部分。我们采用信用模型去判断一个申请人是否能够获得一项贷款。

  但在中国,我们无法直接从官方或者权威的第三方征信机构直接获得信用信息,因为这类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当然,中国已经开始这方面设施的建立。

  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借贷交易也很流行,但与之同时存在的,是我们所称的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并不一定就是非法的,可问题是,当非银行的金融机构从事借贷交易时,他们无需公布充分的信用信息。因此,我们所看到的信用状况只是局部而非全貌。如果想知道更多,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在中国,确定一个人的信用所需的时间明显长于在美国。

  从投资人一方看,中美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差异:他们来到P2P的平台,查看不同的贷款需求,再决定把钱投给谁。但在风险意识上,美国是投资风险自负,而中国贷款人对于不提供本金保障平台存有顾虑。

  《21世纪》:您怎么看待中国监管层的近期动向?您认为中美政府对P2P行业监管的思路有什么不同?

  苏海德:让我告诉你过去两年多我在中国看到的一些事。我到达中国的第一周,银监会发表了一篇重要的文章,主旨是“警惕P2P”,文中提到,银行机构和P2P机构之间应该设立防火墙。对于P2P的防范之心很重,对新的商业模式非常警惕。再看看近期的——如果做P2P,确保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对行业而言,这其实是一个积极的消息。

  相信我,两年时间对监管层来说非常短暂,而我们不仅看到了市场的成长,也看到监管层越来越支持这个行业。银监会不定时地找我们和其他P2P公司进行讨论。我们希望未来某天,P2P公司也和第三方支付公司一样获得牌照。

  在美国,P2P行业的监管遵循的却是另一套逻辑。美国政府监管的目的是保护客户,而不是保护从业者。在借款一方,联邦层面和各个州都有一套监管系统;而所有贷款人都处在联邦层的监管之下。如果你从事和我们相似的业务,你会得到允许,但是你必须披露所有可能发生的风险。

  所以,我们同政府一道工作,坐下来向他们描述我们的商业模式,告诉他们什么风险可能发生。每一种都必须想到并提及,当一家P2P公司消失时会怎样,当借款人抱怨我们从他们那里拿走太多钱时又会怎样。我们同美国政府一起。现在看到中国监管层也在做着这样的努力。

  金融市场需要被监管,一些人被允许借到钱而另外一些人则不能。我们必须保护投资人的资产安全。如果人们信任一套系统,系统不能反过来伤害他们。因此我坚持认为,监管对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只有在受到有效监督的环境下,优良资本才能流向优质的借款人,如此往复形成正向的循环。

  P2P有着不同的模式。如果你从事把借款人和贷款人撮合的业务,这没有问题。但如果向投资人出售具体的金融产品,并从他们身上赚取利差,就会出现问题。只有银行被允许开展这类业务。P2P公司不能拥有资金池,也不能提供本息担保。在P2P平台上,我们让贷款人自主决定将钱投向哪些借款人。从事类银行业务却没有银行执照的公司不是真正的P2P公司。

  有效管理客户是P2P核心竞争力

  《21世纪》:新公司带着Lending Club的烙印,但真要把模式移植到中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您来说,第二次创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苏海德:Lending Club70%的借款人是个人消费者,点融90%的客户却来自企业。差异的原因在于文化,一切都关于文化。在美国,辛苦工作了一年,你值得借钱带着家人去夏威夷度假,让自己恢复元气再投入下一年的工作。我们总是相信明天比今天更好,因此我们愿意花掉明天的钱。借钱娱乐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中国人借钱读书,借钱扩展生意,总的来说,借钱是为了让事情变好,是为了创造更大的价值。

  点融不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分支,而是一家百分百的中国公司。我们常说自己的角色不是谷歌中国,而是成长在本土的百度。因此我们需要设计一套符合中国市场的风险控制体系。为此,点融引入了大量的本土人才,包括首席风控官王文阳博士,他为中国的大型银行提供了七年左右的风险管理咨询,以及本土的法律团队提供整体的产品设计。

  不得不说,Lending Club的信审系统无法照搬到点融。中美两国有着不同种类的数据。在中国,电话公司、黄页以及互联网上的一些数据库,在美国没有对应的存在。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建造一套数据积累和信审系统。点融两年多前就已经建立了团队,但直到今年三月才正式上线,中间这段时间都在做技术准备。

  《21世纪》:谈到数据,今天有很多人都热衷于讨论“大数据”,您对此的理解是?“大数据”对一家P2P公司意味着什么?

  苏海德: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地使用“大数据”,包括这个概念。实际上,我们所用的大数据与科研专家所说的有很大差别,后者需要非常庞大的样本和信息。比如,在援助非洲的项目中,我们用大数据做出更加明智的决定,在什么区域修建医院或者机场。

  而在P2P行业中,数据规模和使用目的与WHO等国际组织在非洲采用的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用大数据来做战略管理,设计具体的产品,让这些产品比过去更好。比如,过去五年中,Lending Club的统计显示,女性借款人的信用记录优于男性借款人。基于这项记录,我们可以在其他条件相当的情况下,为女性提供更优惠的贷款利率和更便捷的服务。

  《21世纪》: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中,点融的P2P业务有怎样的底线?

  苏海德:点融只通过服务费盈利,不赚取利差,不做资金错配。这是我们与很多中国P2P公司本质上的不同。点融在利率制定方面延续了Lending Club的方式,通过第三方客观制定利率。

  对于贷款人,点融不对贷款本息进行担保,而是向他们提供“本金保障条款”,引导其分散投资。如果你投入一千元人民币,你必须设置组合,投资到10个不同的贷款项目上,同时单个贷款的投资不能超过申请金额的10%。根据美国的历史经验,你的投资越是多元和分散,你损失资本的可能性就越低。当投资人平均分散投资到800个不同的贷款以上的话,没有一个人发生本金亏损,93%的人获得的利润回报在6%到18%之间。

  《21世纪》:您强调网络技术对P2P借贷的重要性,线上是Lending Club的主战场。但线下扩张似乎占据了点融更大的精力?

  苏海德:线下和线上同等重要。在很早期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走到线下去了解客户的需求;同时,也有客户愿意在线上完成所有事,应该为他们提供完整的渠道。而如果贯通线上线下,通过技术手段有效管理这些客户,是一家P2P网贷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商业机密所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孔建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