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中国外交
【文摘】论“一带一路”新发展阶段的人才问题及应对建议
2020年09月21日 10:28 来源:《一带一路报道》2020年第5期 作者:高扬 字号
2020年09月21日 10:28
来源:《一带一路报道》2020年第5期 作者:高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目前,我国高校已经建立了数十个国别研究基地和区域研究基地,不仅承担了培养“一带一路”国别专业人才的重要任务,还为“一带一路”项目“走出去”可能面临的各种风险提供了重要的理论研究支撑。此外,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科研院校等还成立了“一带一路”智库合作联盟、“一带一路”高校战略联盟、“一带一路”产业联盟、“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等涉及各个领域的产学研联合体,成为“一带一路”人才培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带一路”建设人才问题分析

  “一带一路”建设进入了新阶段,人才短缺的问题也日益突出。人才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基础和保障。“一带一路”人才短缺问题具体表现在:

  (一)单项人才多复合型人才少的现象突出。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近7年中,语言、工程等专业方面的人才储备不少,但能够同时熟谙专业技能,通晓国际规则,了解地缘政治、民族宗教习俗和社会环境,掌握当地国家法律、政治规则的复合型人才比较缺乏,这是我们的政策制定者、教育机构和一线工作者共同面临的问题。

  (二)高等教育专业和学科设置滞后于实际需要的现象突出。由于历史原因,中国高校教育的专业和学科设置上强调专业化,这对一定时期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随着时代发展,专业化造成人才知识结构单一、创新能力不强的弊端也日益凸显,而且高校同质化办学的现象也十分严重。近年来,中国高校作出了相应调整,但面对“一带一路”建设蓬勃发展对复合型人才大量的需求,由于认识和机制体制的问题,高校专业教育和学科设置的调整尚未达到要求。一方面,由于国际复合型人才需求量巨大,高校人才培养周期长等限制,大量高质量人才走进“一带一路”需要时间;另一方面,高校专业设置依旧存在技能教育为主,素质教育为辅的培养模式。

  (三)项目用人国内输出多当地化少的现象突出。目前看,中国企业跟随“一带一路”出海,在人才使用上大多还是采用国内输出的模式,其中包括有专长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一带一路”人才白皮书》显示,72%拥有海外业务的受访中国企业表示,其海外机构员工主要从中国外派。但实践证明,这一方式不具备可持续性,也不利于企业在当地深耕发展。“一带一路”的成功需要的是通过项目建设加强对当地人才的培养,实现与相关国家民心、文化等方面的深度融合。

  解决“一带一路”人才问题需处理好三组关系

  在解决共建“一带一路”遇到的人才问题上,高等教育的作用突出,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国际交流合作的重要职责,担负着为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广育人才的重要使命。既要通过教育培养人才尽快缓解供需矛盾,更要从根本上、从更高层面做好教育的顶层设计,尤其是要理顺以下几组关系,更好推动“一带一路”聚焦互联互通,深化务实合作,携手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一)解决好人才输出与人才引进的关系。一方面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坚持“以我为主”对外输出人才对开好局、夯实基础十分重要。现在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我们在专业领域人才的输出对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成败具有重要意义。但仅仅从国内输出人才不具有可持续性,培养属地化人才才是目前企业实现长期发展目标的最优选择。另一方面,共建“一带一路”也要学会善用全球人才为我服务。尤其是仅靠高等教育自身培养人才已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而通过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加强人才引进,实现国际化人才互联互通,也是助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

  (二)解决高等教育中精与博的关系。首先是协调好语言专业教育与其他专业教育的关系。“一带一路”建设对人才的外语水平有较高要求,随着基础教育阶段外语教育水平的显著提升,高校的外语教育要尽快转变为专业培养,如“一带一路”急需的金融、贸易、财务、法律等人才的培育。其次是要平衡好外语通用语种与非通用语种的关系。目前,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多样性,高等教育的语种分布已明显滞后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实际需求。仅靠英、俄、德、法、日、西、阿等通用语打天下已经远远不够,一些非通用语人才缺乏的短板要尽快补齐。第三是要平衡好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关系。要树立人才培养的全球化观念,加强顶层设计和体系性变革,在专业教育的基础上加大通识教育,将国际化作为通识教育的必修内容,培养有跨文化素养能力的国际化人才,逐步改变“一带一路”人才队伍结构。

  (三)推动国内人才和属地化人才的双适应。首先是中国“属地化”人才的“本地化”。中国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在中国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市场中形成的思维,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接中难免会产生习惯和理念上的冲突。中国要对“走出去”的专业技术人才加强国际化素养、当地民族习性及文化宗教特点等方面的知识培训,来适应和满足“一带一路”项目在当地的发展需要。其次是提高项目所属国人才对“中国文化”的了解。除了要加强对其专业技术、管理水平等领域的培训外,还要加强他们在中国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等方面的了解。

  当前,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进入新发展阶段,以及教育国际化日益呈现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发展的态势,中国要以更高的站位、更广的视野、更加创新的理念思维,通过教育国际化促进学术人文交流以及各国人民之间的民心相通,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一带一路报道》2020年第5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汪书丞/摘)

作者简介

姓名:高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