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头条新闻
中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升恰逢其时
2018年12月19日 0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扬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关键词:中德关系;经济转型;战略合作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德关系;经济转型;战略合作

作者简介:

    2018年12月5日—10日,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对中国进行了为期六天的国事访问。此次访华不仅是施泰因迈尔就任德国总统以来的首次中国之行(之前四次均以外长身份),也是他对单一国家进行时间最长的一次出访。值得注意的是,德国总统此次来访,距离今年5月24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任期内的第十一次访华不足半年,而且在这两次访问期间,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也于11月12日来华,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了第四轮中德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2018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代表德国权力和国家象征的两位最高领导人均选在今年来访,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如若今年的数次访华是经综合考量的选择性行为,至少彰显了德国人严谨周到的日耳曼民族特性和把中国置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重要地位的合作诚意。不过,外因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德国领导人访华的真正动因恐怕还是来自于德国国内、欧盟本身的驱动。

  德国领导人访华是德国在复杂多变国际形势下趋利避害的选择。2008年的次贷危机距今已过去十年,美国早已实现经济复苏,并且处于史上最长的扩张周期,而曾与美国并肩作战的欧盟依然深陷沼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上台以来奉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无视全球化的自由贸易规律与WTO规则,不断针对其他国家发动贸易制裁,令欧盟诸国的进出口贸易受到削弱,原本低迷的欧洲经济更是雪上加霜。5月份默克尔访华之时,正值特朗普欲向欧盟征收钢铁和铝关税,而这一关税计划在6月1日午夜已经生效。此外,特朗普还批评德国的汽车制造商对美国带来很大的影响。受到美国打压的德国意欲寻求一位“自由贸易盟友”,作为德国第三大出口目的国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的中国,自然是默克尔的理想目标。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中德贸易总额达1866亿欧元。另外,中国方面针对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下,美国对从中国进口产品不断加增关税的决定进行了反击,对美国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和对约6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或5%的关税的措施分别于2018年7月6日和9月24日实施,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欧洲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活跃。与中国的经贸关系虽不能成为对美贸易关系的替代,却可以补偿和缓解对美贸易的缺失和美方的施压。所以,默克尔访华之前亲自拍摄视频介绍访华行程,并在视频封面用大号字体醒目标注“与中国紧密合作”的行为可见一斑了。中德两国一直以来都是多边主义、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如今这一自由贸易体系不断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力量的冲击,因此中德、中欧有必要团结起来维护和捍卫这一体系。德国《图片报》在评论默克尔访华时也曾调侃:“如果美国使得我们与其展开贸易更加困难,我们就和中国做生意呗!”而施泰因迈尔的此次访华,也可以看成是在全球秩序震荡且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背景下,维护中德关系、促进中德合作的理智外交行为。

  除了经济原因,默克尔5月访华的另一个动因是美国“退约”后的伊核协议问题。美国退出协议之后,德法英三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在伊朗投资的企业或金融机构,因承受不了美国的压力或担心被美国制裁,已经暂停或完全停止了在伊运行计划,比如德国的安联保险公司、意大利钢铁制造商丹尼利、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等公司停止了在伊朗的经济运转。作为矛盾双方的美国、伊朗互不让步和妥协,德法英被夹在中间两头受气,而中国从来没说过要坚定地留在“伊核协议”中,也没有在中间说和或者退出协议的意思。只要中国留在“伊核协议”里,只要中国不理美国的制裁,欧洲的企业还是可以部分地在伊朗进行经济活动;只要中国支持伊朗,伊朗就不太可能对欧洲做出极端举动,欧洲还可以跟美国势均力敌地协商对话。时间紧迫,事态严重,默尔克只得到北京来探探口风了。

  德国领导人访华是德国社会发展、经济转型的需求。当前的欧洲可谓沧海横流:英国为脱欧之事忙得焦头烂额;法国总统马克隆不合时宜地加税引发蝴蝶效应,“黄背心运动”令巴黎从“时尚之都”变成“死伤之都”;意大利与欧盟迟迟敲定不了合规的预算案,债务风险一触即发。反观德国劳动力市场复苏,物价相对稳定,难民危机有所缓和,总体处于相对平静的发展绿洲中,自然想利用当下时机谋求更大发展。作为以实体经济,尤其是机械、汽车、环保、制药等制造业见长的传统资本主义工业国家,虽然德国的汽车行业创新能力位居全球之首,但近几年在数字化高科技产业、尤其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和发展明显落后于美国、韩国以及中国,这导致德国经济发展呈现基础稳固而后劲不足的态势。默克尔5月来访时去了被德国媒体称为“中国硅谷”的深圳,施泰因迈尔则将访华的首站定在广州,这一方面是为了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巨大变化及成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学习借鉴中国在数字化人工智能、未来技术上的创新与发展。当今世界上人工智能能力最具价值的7家公司中有5家来自中国。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2018年中国研发投入增长34%,成为全球增速最高的国家。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华为累计专利授权74304件,其中90%以上为发明型专利;2018年新出炉的科研投入榜单中,华为以897亿人民币的研发投入在全球企业中位列第五,研发强度全球第二,高于苹果、因特尔等公司。默克尔在深圳参观学习之后深受震撼,返德后立即在总理府举行人工智能峰会,共商追赶之策。11月份,德国把“人工智能”提升至国家战略的重要地位,12月德国总统便来访华,期间不仅实地走访中德合作职业技术人才培训基地、机器人学院,更与业界人士就数字化前景展开座谈、共商发展大计,其目的和诉求不言而喻。

  德国领导人访华是对中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进一步维护和延续。一直以来,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德国对中国的态度及中德合作的态度存在着矛盾性和两面性。一方面,德国希望发展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加强交流合作,尤其是在经济和科技领域;另一方面,德国又不希望中国的经济和科技等各领域发展太快。今年夏天,柏林官方以“安全政策考虑”为由,制止了中方收购德国阿伦镇的机械设备制造商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在选举时明确表达阻止华为进入德国5G市场。对此,德国汉堡大学全球化管理中心研究员周睿睿将中德合作关系称为“有所保留的合作”。就默克尔政府的对华政策而言,她虽然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在西藏及人权问题上却立场强硬。她曾多次接见达赖喇嘛,甚至因为西藏冲突事件而拒绝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反观时任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施泰因迈尔,不仅拒绝与达赖喇嘛会面,还将默克尔的政策批评为“橱窗外交”。施泰因迈尔总统此次访华6天跑了6个城市,与中方就经贸、文化、科技、地区形势等诸多议题进行了深入交谈,创下德国总统国事访问时长之最,充分展现出德国对华的浓厚兴趣和热切的合作意愿。虽然德国总统并无实权,但两次出任德国外交部长、多年任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的施泰因迈尔,在德国政界举足轻重,连德国前总理施罗德都称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施泰因迈尔的对华态度和主张,在一定或相当程度上影响到德国下一任总理的对华政策。恰在总统访华期间,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选出了新任主席卡伦鲍尔。无论她日后能不能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总理,抑或来自社会民主党、左翼党的其他候选人当选,在制定对华政策时不会完全摒弃施泰因迈尔的政治主张。可以说,施泰因迈尔此次访华,对内是表明立场和态度,向德国政界乃至下任总理提醒中德关系在德国对外政策,甚至国家发展政策中的不可或缺;对外则是给中国吃颗“定心丸”,向中国传达无论德国领导阶层如何更迭,都将一如既往地重视与中国的外交、合作等信息。

  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在对华政策和中德关系的实施和践行方面一直走在欧盟其他国家前端。中欧没有突出的地缘政治矛盾,有的更多的是共同诉求和利益。利用中国和平崛起的历史机遇、多边外交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进行自我发展,对德国、欧盟乃至整个欧洲都是不无裨益的。中德政府高层间的紧密互访,意味着中德日后其他领域的交流合作将更为顺畅。如若日后德国能在与中国的交往合作中取得更为广泛、深入、可观的经济利益和智力支持,并推动其社会经济的内在发展,那么对其他欧洲国家来说将起到示范性作用。待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内部问题解决之后,势必还是要回到社会建设和经济发展的主题上来。可以预见,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跟着德国的步伐、踏着德国的脚印、沿着德国的道路向中国走来。这些来自欧洲的浪花如果形成了大潮,不仅能够为中欧关系建设与发展提供更多的条件和契机,也能为“一带一路”在欧洲架构起一条回路,更加平坦和广阔的中欧合作大道将由此生成。

 

  (作者单位为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扬 工作单位: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新国际.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