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热点资讯
委内瑞拉两次“政变”的异与同
2019年01月29日 14:2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王珍 字号
关键词:委内瑞拉;政变;临时政府;查韦斯;美国

内容摘要:17年前,笔者亲历了本世纪委内瑞拉发生的第一次政变,那是一次典型的军事政变。2002年4月11日,支持和反对查韦斯总统的两派群众各数万人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游行示威。此类街头斗争自2001年由“反查派”工会联合会发动全国总罢工以来从未停止过

关键词:委内瑞拉;政变;临时政府;查韦斯;美国

作者简介:

  

  17年前,笔者亲历了本世纪委内瑞拉发生的第一次政变,那是一次典型的军事政变。

  2002年4月11日,支持和反对查韦斯总统的两派群众各数万人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游行示威。此类街头斗争自2001年由“反查派”工会联合会发动全国总罢工以来从未停止过,人们司空见惯,且两支队伍初时均按批准路线行进,并无交接,秩序尚好。但随着连日谣言四起,政变气氛渐浓,尤其是少数现役高级军官公开跳出来发表“反查”演讲,更加重了紧张气氛。人们预感到当日游行可能非同一般,似将有大事发生。果然,时至午后,引领反对派游行队伍的工会领袖卡马乔振臂一呼,号令队伍改道总统府“望花宫”。这导致两支势不两立的队伍迎头相撞,暴力冲突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有人在高处打冷枪,双方群众各有伤亡。于是全城秩序大乱,波及外地省市,局面接近失控。

  一天一夜之间政府机构瘫痪,国家舆论工具被破坏,官方喉舌失声。在形势裹挟下,曾宣誓忠于查韦斯的军方主要领导人渐次倒戈,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4月12日当夜,陆军司令贝拉斯科斯中将偕海军、空军司令等对查韦斯“逼宫”劝退,要求其在由政变者们准备好的辞职声明上签字,查拒不接受,双方僵持近一小时。对于如何处置查韦斯,参与行动的将领们争论激烈,少数人主张处死,多数人坚决反对,最后决定放逐关押。

  13日凌晨三时许,查韦斯被送到远离首都的加勒比海小岛奥尔奇拉岛,与世隔绝。政变将领们拥立企业家联会主席卡尔莫纳为“临时总统 ”,牵头组建临时政府。当日天明,卡尔莫纳在总统府宣誓就职,宣布查韦斯已被罢免。“新政府”颁布的第一号法令是废除“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国号和现行宪法。在分配政府职位时,反对派联盟各党争夺激烈,各不相让,无法“组阁”。美国认为大势已定,率先承认“临时政府”,部分欧盟国家紧跟,多数拉美国家谴责政变,强烈呼吁恢复查韦斯合法总统地位。“临时政府外长”已准备约见主要国家使节寻求承认,但尚未来得及行动,情况就起了变化。

  军事政变虽一时得逞,但参与者多为无实际兵权的上层人物,握有实权的师旅长们无一参加,精锐之师均在忠于查韦斯的将校军官手中。13日起,他们警告政变将领迷途知返。与此同时,在查韦斯“玻利瓦尔革命”中受益的广大民众迅速聚集反抗。短短几个小时,数十万民众从加拉加斯周围的贫民窟,从大街小巷、乡村小镇汹涌而来,把总统府围得水泄不通,高呼反政变、反外来干涉,要求把查韦斯还给人民的口号,声势震天动地。查韦斯卫队的官兵们在群众鼓舞下扣押了“临时政府”成员,以副总统兰赫尔为首的原政府官员陆续返回总统府主持大局。至此,政变实际上已经流产。

  在负责看押的士兵帮助下,查韦斯与外界取得联系,并将自己并未辞职的消息公诸于世,赢得国内民众和国际上广泛支持。空军派飞机迎接,查韦斯于14日凌晨2时在万众欢呼中返抵总统府。此时距他被夺权扣押整整47小时。一次在大乱中发动的军事政变被粉碎,一个被国际媒体称为“最短命”的“临时政府”垮台。在查韦斯力主下,“临时总统”卡尔莫纳出国当了寓公,政变将领们也被宽恕。

  17年后,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又发生了反对派以“维宪”为由宣布去年以绝对多数选票当选并于今年1月10日依法就职的总统“非法”、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的事件,被委最高法院,政府和军方斥为“政变”。美国的承认和祝贺提前一天到来,其盟友和十几个拉美国家紧跟其后,法国等欧盟国家还限令马杜罗政府于8日内重新大选,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等多次威胁对委进行军事干预。

  对比17年间委内瑞拉发生的两次“政变”,有异有同,对比鲜明。

  “异”主要表现在:

  第一,2002年发生的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政变,军人在前台,党派在背后。而2019年事件,没有高级将领公开参与,完全是由反对派运作。

  第二,2002年政变曾经一时得逞,总统被扣押,政府被靠边,反对派进了总统府。而2019年发生的事件未能推翻政府,国家机器仍在政府手中,所谓“临时总统”不过是影子而已。

  第三,2002年政变中,美国的手虽无处不在,但始终是在幕后,用基金资助、“民主培训”“道义支持”等手段为反对派撑腰。美承认卡尔莫纳政权也是在既成事实之后。而此次“政变”,美国跳到前台,毫不隐讳其提前选定“临时总统”之嫌,承认之后迅即宣布提供巨额援助,足见其迫不及待,动武威胁也比17年前明确得多。美国还将委内瑞拉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意在确立委“临时政府”的合法性,并为进一步干预作准备。

  第四,2002年政变之时,拉美“左翼”正兴,查韦斯在其中声望很高,声援者甚众。目前拉美政情大变,当年反对委政变和美国干涉的国家,多数成为瓜伊多的支持者。

  “同”主要表现在:

  第一,都是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和指使下,采取不合法的方式和手段夺权。后台都是美国。

  第二,都是由军队起最后的决定性作用。2002年政变因军人而成,也因军人而败。此次事变后,到目前为止委军方力挺马杜罗,认为瓜伊多夺权非法,坚决反对政变。委问题最终解决靠朝野和谈,全国和解,但稳定形势靠军队。

  第三,2002年政变造成委民族分裂,政治对立深化,蔓延至今不能弥合。动乱破坏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其恶果至今仍在发酵。今年的事件造成“一国两府”的局面,虽然自封总统并无施政能力,但导致国家治理更难进行。如果这种局面成为既成事实且长此下去,则将使国更不国,民族裂痕更深,后果长期难消,至少影响两代人。因此,两次“政变”都为委民族带来灾难。

  本世纪在委发生的两次“政变”之异同,至少可提醒人们:第一,动乱是一个国家的万恶之源。身处乱中的人民应当平心静气地寻求稳定。第二,外来干涉是祸不是福,它使一个国家丧失主权和尊严,使一个民族陷入无边的灾难。第三,当动乱发展到不可控地步的时候,军队的立场和民心的向背起决定性作用,动乱参与各方都要争取军队和民众的支持。第四,当一个国家发生动乱的时候,其他国家不应推波助澜,而是应当多做有利于有关国家稳定的事。

 

  (作者系中国驻委内瑞拉、乌拉圭前任大使)

作者简介

姓名:王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