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欧洲研究
英国离“无协议脱欧”还有多远?
2019年07月23日 10:27 来源:文汇报 作者:严骁骁 字号

内容摘要:7月23日英国保守党党魁选举结果将公之于众,英国也将迎来新任首相。从已经进行多轮的党内投票结果来看,尤其是第四轮和第五轮投票中面对多输,约翰逊可能改弦更张作为下任首相大热门的约翰逊曾公开表示,无论如何都将在10月31日之前带领英国“脱欧”,因此他一旦成为新首相

关键词:

作者简介:

   7月23日英国保守党党魁选举结果将公之于众,英国也将迎来新任首相。从已经进行多轮的党内投票结果来看,尤其是第四轮和第五轮投票中,鲍里斯·约翰逊的支持率远远超过杰里米·亨特,并且民意也更倾向于约翰逊。英国民调机构Opinium/Observer 7月10日至12日的调查显示,有53%的受访者支持约翰逊成为新首相,而亨特的支持率仅为29%。不过,无论谁成为唐宁街10号的新主人,“脱欧”问题仍是其面临的首要考验。

  面对多输,约翰逊可能改弦更张

  作为下任首相大热门的约翰逊曾公开表示,无论如何都将在10月31日之前带领英国“脱欧”,因此他一旦成为新首相,“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似乎会极大增加。但是,这位“硬脱欧”派代表人物的政治立场一直以来都摇曳不定。对约翰逊而言,唯一坚定的恐怕只是对权力顶端的渴望。

  尽管认同留欧的好处要远大于“脱欧”,但为了追求其政治野心,约翰逊毅然改变立场,调转枪口指向同窗卡梅伦,在2016年公投前大肆鼓吹“脱欧”的好处。在“脱欧”公投尘埃落定后,担任特雷莎·梅内阁外交大臣的约翰逊再次表现出其善于投机的本质,先是公开支持梅,后又戏剧性地转变立场高调抨击梅的“脱欧”协议,并通过辞职给梅有力一击。约翰逊的“反复无常”也从侧面说明,追求政治资本最大化是这位非典型英国政客的一贯作风。

  因此,约翰逊虽然表面上高调宣称英国要做好“无协议脱欧”准备,但他的内心或许并不赞同这一选项。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无协议脱欧”对约翰逊、保守党乃至英国都是最坏的结果。

  对约翰逊本人而言,由于他在“无协议脱欧”问题上表现出的强硬立场,已经触碰到保守党以及工党部分议员的紧张神经,仅保守党内部就有超过30名议员反对“无协议脱欧”。工党贸易问题发言人巴里·加迪纳更是明确表示,如果新政府将“无协议脱欧”作为选项,工党将发起对新政府的不信任投票。因此,如果约翰逊仅为了能兑现承诺,不顾议会反对强行推动“无协议脱欧”,那迎接他的肯定不是掌声,而是不信任投票。

  对保守党而言,议会一旦通过不信任投票从而触发提前大选,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仅拥有18%支持率的保守党几乎无望继续执政。

  对英国而言,“无协议脱欧”同样也是最坏的结果。一旦完全退出关税同盟与欧洲单一市场,英国将不得不与欧盟这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就建立自贸区进行谈判。由于涉及农产品、药品、劳动力、移民、环境等一系列复杂问题,这将又是一场耗时耗力的艰苦谈判。在达成自贸协定之前,英国的对外贸易和投资环境必将遭到剧烈冲击。此外,英国还不得不重新制定各项法律法规,且还需要考虑与欧盟现有法规相适应的问题。最后,“无协议脱欧”后,英国与欧盟之间势必重启海关、边检等各项跨境手续,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硬边界”的重新出现,极有可能为北爱尔兰的不稳定埋下隐患。

  因此,从目前形势来看,虽然不能够百分百地排除约翰逊不惜铤而走险强推“无协议脱欧”的可能,但他也有可能会将确保与欧盟建立关税同盟,或者向欧盟支付一定费用使英国留在欧洲经济区,来作为其“脱欧”政策的优先选项。

  对华关系,新政府的第二道考题

  倘若英国新一届政府能够顺利跨过“脱欧”这道门槛,那么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将是其面临的第二大考验。

  梅政府时期,英国调整了对外战略,通过塑造“全球性英国”来消弭“脱欧”造成的负面冲击,而中国是英国发展对外关系中绕不过的对象。因此,无论谁最后问鼎首相之位,维持、发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均是其对外政策的核心考量之一。

  很显然,英国“脱欧”之后,其对华的经济吸引力必然会衰落。从金融服务业看,英国拥有一套完整、先进、规范的金融运作和管理体系,是伦敦成为欧洲乃至世界金融服务行业核心城市的重要原因。但由于“脱欧”,英国将极有可能被剥夺经营欧元业务的资格。与欧元清算功能脱钩后,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从贸易和投资来看,英国对于中国而言是“欧洲的英国”,是中资进入欧洲市场的重要通道。如果英国最终“无协议脱欧”,或无法留在欧洲单一市场,无疑将极大削弱中国公司在英的投资欲望。考虑到关税、市场规则、商品准入、边检等带来的英国与欧陆之间的“无形”边界,中国企业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登陆欧洲的地点,英国很可能被当作次优选项。

  此外,“脱欧”后的英国为了维持其国际影响力,重新重视“英美协调”必然会被提上新一届政府的议程。新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受到美国掣肘,会不会影响未来中英关系,如何降低中英关系中的潜在风险,都将是新一届英国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严骁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