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拉美聚焦
国内拉美社会主义研究述评
2020年02月24日 17:22 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赵琳 赵常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2000年以来,国内学界对拉美社会主义进行了多层次、多角度的深度挖掘和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认识研究拉美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的文献支持。总结与评述2000年以来国内学界的拉美社会主义研究现状,对于全面把握拉美社会主义的思想脉络和实践绩效,进而推进对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些成果主要涉及关于拉美社会主义的历史、流派、特点、比较、前景等方面的研究。总体看来,国内学界对拉美社会主义的研究视角多样、领域广泛、内容丰富、成果众多,但同时就该领域的研究现状而言仍存在诸多问题,如研究队伍相对薄弱、成果数量相对不足、研究内容相对单一且存有雷同、参考资料亟须更新等。此外,该研究领域的可刊载平台较为有限,研究项目较为分散,受关注度有待提高。对于国内拉美社会主义研究力量而言,今后须着重在这些方面再下苦功,努力提高国内拉美社会主义研究的整体水平。

    关键词:国内;拉美社会主义;研究述评;问题与展望

    作者简介:赵琳,聊城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赵常伟,法学博士,《聊城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聊城大学世界共运所教授。

 

    作为较早兴起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地区之一,许多拉美地区国家曾积极追索社会主义思想,进而产生了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思潮或运动。正如吕薇洲等所言:“拉丁美洲是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较早传播和探索社会主义的地区之一”“自19世纪中叶起,各种社会主义思潮开始在拉丁美洲广为传播,并逐步衍化为该地区20世纪最为重要的政治运动之一”。尽管拉美各国政党对社会主义的关注和信奉近乎不约而同,但对社会主义的认知和运用却各不相同,除了古巴奉行偏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外,另有拉美民主社会主义、合作社会主义、军事社会主义、“21世纪社会主义”等,他们在战后乃至21世纪形成了多态并存和相互竞争的局面,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增添了新的亮彩。正如徐世澄等所言:“拉美左翼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异军突起’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亮点,是当代世界发展变革历史进程中的一支主力军,为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学界曾对拉美社会主义进行了比较集中、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有的刊发论文进行专项研究,有的出版著作进行涉猎研究,这些成果为我们认识研究拉美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的文献支持。21世纪以来,国内学界对拉美社会主义进行了多方位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也暴露出此类研究现存的问题。回顾与总结、梳理与评述2000年以来国内学界拉美社会主义研究的现状,对于全面把握拉美社会主义的思想脉络和实践绩效,进而推进对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 拉美社会主义的历史研究

    万事万物都是历史和时代的产物,都有一个从萌芽发生到发展成熟的渐进过程。正如恩格斯所言:“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也如毛泽东所言:“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不是经过发生、发展和消灭的。”“一切个别的、特殊的东西都有它的发生、发展和灭亡。”拉美社会主义也不例外,同样有着深刻的学理渊源、时代背景和独特的发生缘由和发展轨迹。国内学界对该问题的研究主要关注以下三个方面。

    (一) 关于拉美社会主义的产生

    拉美社会主义源于19世纪中期从欧洲传入拉美的社会主义思想,拉美各国共产党、社会党等左翼政党的建立为拉美社会主义的兴盛奠定了坚实基础,他们为拉美社会主义的思想传播、组织建设、理念塑造、实践探索等做出了重要贡献。关于拉美社会主义的产生,国内研究学界主要得出三个可能性结论。

    1.“历史渊源说”。持历史渊源说观点的学者认为,来自欧洲的流亡人士或旅居欧洲的进步分子为拉美带来社会主义理论渊源,拉美特有的历史文化为拉美社会主义的发生提供了良好机缘。蒲国良等认为,“在大批第一国际和巴黎公社的政治流亡者的影响下,社会主义思想从19世纪70年代起便开始在拉丁美洲传播”。1878年后,墨西哥、阿根廷、智利、乌拉圭等国相继建立社会党或工人党,拉美民主社会主义得以发生发展。此后,拉美社会主义逐渐被“涂抹上浓厚的拉美本土文化色彩,掺杂了更多的民族主义因素”。陈湘源认为,拉美社会主义的政治信仰“主要来源于民众主义、社会改良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基督教社会主义、结构主义、人道主义、第三世界主义、工会主义等”,其理论渊源则“主要来源于地区或国家著名历史人物和民族英雄的思想、印第安人传统文明与价值观、基督教社会主义思想、地区左翼阵营的多元思想,以及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精髓的批判性吸收等”。徐世澄等认为,“拉美地区的社会主义思想最初是由欧洲传入的。来自欧洲国家的社会主义者和曾旅居欧洲的拉美进步知识分子把欧洲的社会主义思想介绍到拉美,并由此促成了拉美社会主义思想的产生”。

    2.“内外影响说”。持内外影响说观点的学者认为,拉美社会主义源远流长,又因受到国际共运等影响而有了更多选择和变奏。陆轶之认为,拉美社会主义“最早的理论渊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40年代”,欧洲革命失败后,大批革命者和进步人士被迫流亡到拉美,“拉美的社会主义运动随即产生和兴起”;巴黎公社失败后,“幸存的社员来到拉美”,他们“给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带来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十月革命的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都极大地推动了拉美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民主社会主义的传入、托洛茨基及其追随者的积极活动、古巴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榜样作用,“都在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发展中有重要的影响”。吕薇洲等认为,“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拉美社会主义经历了科学社会主义和多元社会主义的历史流变和斗争,前者以独树一帜的古巴社会主义为代表,而后者则以长期主导拉美政坛的民主社会主义、民族社会主义等非资本主义、非共产主义的‘中间道路’为主”。袁东振认为,“拉美社会主义源远流长,早在19世纪中期社会主义思想就从欧洲传入拉美”,19世纪末20世纪初,阿根廷、智利、巴西、古巴、乌拉圭等国陆续建立社会党,他们“为20世纪中叶社会民主主义在该地区的发展繁荣奠定了组织、思想和理论基础”,而“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极大影响了拉美的政治和社会主义的发展路径”,共产党在多数拉美国家建立,他们在二战后“经历了国内外形势变动的多重考验和磨难,在逆境中生存,在曲折中发展,为传播社会主义理念、推进社会主义实践做出了重要贡献”。

    3.“内外条件说”。持内外条件说观点的学者认为,拉美国家出于外部条件和内部原因而选择了社会主义。李红认为,十月革命胜利后,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东欧各国、苏联,包括中国均给予了拉美独立运动以支持和声援,再加上当时资本主义国内爆发经济危机,自顾不暇”等因素,“这都为拉美独立及独立后选择社会主义创造了外部条件”。此外,“内部原因也是不容忽视的”,“一方面,拉美国家的民族特色与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在联系使得人们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另一方面,拉美独立国家国内的阶级关系和阶级状况使人们选择了社会主义”。

    (二) 关于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

    拉美社会主义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发展过程,受国际形势、国内局势等因素的影响,除个别国家的社会主义得以保留和发展外,多数国家的社会主义未能获得长期发展,甚至出现昙花一现的情况。

    1.发展的原因。张振杰、郭广伟认为,“在拉美地区两极分化依旧存在,拉美民众践行民主权利不通畅,现行的某些政策使拉美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三点是‘社会主义’热的真实原因”;而“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则是“拉美地区‘社会主义’热的动力源泉”。何强、张振杰认为,拉美社会主义在20世纪80年代后兴盛的原因是“西方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失败、对美国控制与剥削拉美的反应、中国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成功经验的吸引等等”。

    2.发展的现状。陈湘源认为,拉美“社会主义思想缺乏理论的逻辑起点,尚未形成明确、完整的理论体系,有些甚至有些空想的成分,不具备科学社会主义性质,其实践探索由于缺乏系统的理论指导,也深受体制局限,还处于独自摸索的起步阶段”。吕薇洲等认为,二战后,“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运动几经沉浮”,一方面古巴、圭亚那、秘鲁、智利、尼加拉瓜、格林纳达等国社会主义“成为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经典片段”;另一方面马里亚特吉、格瓦拉等人“为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运动贡献了宝贵的精神遗产。遗憾的是,拉丁美洲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运动始终未能占据历史的中心,除古巴革命外的社会主义政权都昙花一现,以失败告终,而无产阶级政党本身也难逃裂变和沉沦”。

    3.发展的韧性。袁东振认为,“社会主义在拉美绵延近170年,表现出强大的历史韧性,表明其在该地区有着深厚的社会、历史和政治基础”,其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社会主义思想在拉美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二是“社会主义在拉美有着强大的实践支撑”,三是“古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成就给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以极大激励”。

    (三) 关于拉美社会主义的兴盛

    苏东剧变曾给拉美社会主义带来巨大冲击,使得红火一时的拉美社会主义也如世界社会主义大势一样陷入低潮。但随着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失利,拉美各国反美情绪强烈,改革呼声高涨;现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坚韧发展,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势勃发,拉美各国深受鼓舞,拉美社会主义渐次回暖,生机再现,甚至异军突起,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新亮点。

    1.兴盛的原因。陆轶之认为,拉美各国新自由主义模式改革的失败,导致国民对新自由主义及其右翼政党彻底失望,拉美左翼政党得以“因势利导,实现了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美国对拉美的经济压制和政治控制“引起拉美各国的不满”“促使拉美国家走上了和美国对立的道路”,这也“推动了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同时,欧洲“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及其大力推行的各项经济社会政策对拉美有很大的吸引力”,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给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提供了很好的榜样”,促进了拉美社会主义的复兴和发展。沈跃萍认为,拉美国家长期受“美式资本主义”的拖累,“......促使人们将怨气普遍指向美国及其大力推崇的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新自由主义发展道路,而向往着一种新的替代发展战略”,拉美左派倡导的社会主义顺势而发,“这些左翼力量倾向于马克思主义,或者对社会主义情有独钟”,其中以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巴西等国“最为凸显”。

    2.兴盛的影响。陈湘源认为拉美社会主义的“积极意义”在于,“社会主义在拉美的地区性兴起,扩大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声势;其关于社会主义的一些思想主张,进一步丰富了世界社会主义理论内涵;其尊重通过民主选举获得政权、和平实现社会主义,这很可能是这些国家从基本国情出发开辟的另一条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从而丰富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模式;其对社会主义的大胆实践是对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一种有益探索与尝试,势将进一步丰富世界社会主义实践”。李红认为拉美社会主义有三个影响:一是“社会主义传播的一个质的飞跃”,二是“改变了世界政治力量对比”,三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未来关系走向”。官进胜认为社会主义力量在拉美政治嬗变中有三个作用:一是“推动拉美政治民主化”,二是“促进拉美发展观念的转变”,三是“塑造拉美政治新格局”。

    3.兴盛的标志。崔桂田等认为,“在20世纪,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曾为世界社会主义的胜利进军添砖加瓦,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在今天的21世纪,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再现亮点和生机,成为世界社会主义低潮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恢复和振兴”,这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拉美共产党走出了苏东剧变等因素造成的困境,古巴改革开放初见成效;二是“拉美社会党及其民主社会主义稳步发展”;三是“拉美新左翼及其‘新社会主义’逐渐崛起”;四是“‘圣保罗论坛’和‘世界社会论坛’成为展示拉美左翼力量的大舞台”。徐世澄认为,“冷战后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恢复和发展”有四大标志,“一是拉美共产党的发展”,“二是圣保罗论坛的成立”,“三是拉美左翼政党掌权的国家增加”,“四是这些拉美左派掌权的国家明确提出了社会主义的口号”。

作者简介

姓名:赵琳 赵常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