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拉美聚焦
阿根廷民众主义: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视角
2019年11月04日 11:18 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17年第4期 作者:金晓文 字号

内容摘要:传统上对于民众主义的分析通常采用国家中心主义的视角,忽视社会发挥的重要作用。然而在拉丁美洲国家与社会关系中,社会同样具有主体性,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使民众主义绝非简单地表现为国家对社会的操纵,社会的力量也影响着民众主义的形成及演变。从这一视角出发,本文认为阿根廷民众主义是经济危机下政治领导人重塑国家政治权威的一种方式。在经济危机中,传统社会矛盾凸显,原有政权的支持网络无法维系,政治领袖便通过诉诸民众主义的方式重建政权支持网络,以实现对社会的有效统治。除民众主义外,军人干政也是阿根廷时常依靠的另一种解决危机的方式。从根本上说,军人干政与民众主义的反复出现均根植于阿根廷的政治和社会传统:一方面阿根廷具有崇尚权威的传统,当危机发生时民众会诉诸权威对国家进行改造;另一方面,阿根廷社会分裂程度较高,在危机下必须通过权威的方式才能推行改革和新政。而军人干政和民众主义的出现又与所处的社会结构有着紧密关联:军人干政发生于精英内部与民众内部均处于分裂的状态下,而民众主义发生于精英分裂但民众相对团结之时,这也使得军人干政和民众主义成为危机之下的不同选择。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传统上对于民众主义的分析通常采用国家中心主义的视角,忽视社会发挥的重要作用。然而在拉丁美洲国家与社会关系中,社会同样具有主体性,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使民众主义绝非简单地表现为国家对社会的操纵,社会的力量也影响着民众主义的形成及演变。从这一视角出发,本文认为阿根廷民众主义是经济危机下政治领导人重塑国家政治权威的一种方式。在经济危机中,传统社会矛盾凸显,原有政权的支持网络无法维系,政治领袖便通过诉诸民众主义的方式重建政权支持网络,以实现对社会的有效统治。除民众主义外,军人干政也是阿根廷时常依靠的另一种解决危机的方式。从根本上说,军人干政与民众主义的反复出现均根植于阿根廷的政治和社会传统:一方面阿根廷具有崇尚权威的传统,当危机发生时民众会诉诸权威对国家进行改造;另一方面,阿根廷社会分裂程度较高,在危机下必须通过权威的方式才能推行改革和新政。而军人干政和民众主义的出现又与所处的社会结构有着紧密关联:军人干政发生于精英内部与民众内部均处于分裂的状态下,而民众主义发生于精英分裂但民众相对团结之时,这也使得军人干政和民众主义成为危机之下的不同选择。 

  关键词:阿根廷 民众主义 权威政治 社会分裂 

  作者简介:金晓文,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研究员。 

 

  学界关于拉美民众主义(Populism)已有诸多论述,然而时至今日依旧存在不少分歧。就拉美学界而言,有关民众主义的争论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关于译名的分歧。国内现有关于“Populism”的译名并不统一,《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中译本提供了民粹主义”“民众主义平民党主义三种译法。而在实际运用中,尽管拉美研究界长期使用民众主义的译法,但其他领域的学者往往采纳民粹主义的译名,在拉美研究界也引起了争议。第二,关于内涵的分歧。现有关于拉美民众主义的界定囊括了民众运动、分配政策、从政方式等不同维度,对拉美民众主义的特点也众说纷纭。由于对民众主义内涵存在分歧,一些学者认为具有民众主义色彩的政治人物在另一些学者眼中却不是。第三,关于如何评价民众主义存在分歧。现有关于拉美民众主义的评价大多基于两个方面:一是从社会政策的角度评估民众主义与社会发展、福利分配之间的关系;二是从制度主义的角度评估民众主义与民主之间的关系。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均存在正反两面的评判。这些争议的存在也就使拉美民众主义成为学界经常探讨却又始终无法形成共识的概念。 

  在拉美民众主义现象中,阿根廷是最具代表性的国家。一般认为,阿根廷民众主义经历了庇隆时期、梅内姆时期、基什内尔夫妇执政时期,也有不少学者将20世纪初激进党的伊里戈延执政时期看作早期民众主义的代表。与其他拉美国家相比,在历次拉美民众主义浪潮中均能看到阿根廷的身影。有学者甚至认为,民众主义主导了现代阿根廷的政治历史。尽管国内外已有大量关于阿根廷民众主义的论著,但学者们对于阿根廷民众主义的认知却有较大差异。究竟应该如何理解阿根廷民众主义?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国内关于拉美民众主义的解读通常建立在国家中心主义的视角之上:一是学者们对民众主义的界定一般基于国家中心主义的视角,即认为国家精英支配社会,以至于对民众主义的解读经常限定为下层民众被克里斯玛型领袖蛊惑及操纵;二是对民众主义产生原因的解读往往趋向于国家中心主义的视角,特别是在20世纪90年代后,对这一现象的解释主要聚焦在政治制度层面,认为民众主义通常是在制度化程度较低的国家中实行的政治策略,强调国家在民众主义产生过程中的主导地位,而忽视了社会因素在其中的影响。实际上,就拉美民众主义而言,一方面,民众并非仅仅是被操控的、非理性的对象,有关拉美民众主义的代理人理论认为民众主义是大众在面对经济变迁等大环境下的一种集体行动;另一方面,在当今世界,无论是在民主国家还是在威权国家都能发现民众主义的身影,美国学者罗伯特·迪克斯就此提出了民众主义的两种模式:民主的民众主义和威权的民众主义。因此,基于国家中心视角对拉美民众主义的解读是存在缺陷的。 

  事实上,尽管斯泰潘(Alfred C. Stepan)认为分析政治与经济转型的社会中心主义视角在拉丁美洲的地位从来都不像其在北美地区那么稳固,但拉美同样存在社会的自主性及其与国家的互动。美国学者肯尼斯·罗伯茨根据政党组织化程度和市民社会组织化程度的互动组合区分了四种不同形式的民众主义:以卡德纳斯治下的墨西哥为代表的有机民众主义(Organic Populism);以秘鲁阿普拉党为代表的党派民众主义(Partisan Populism);以阿根廷庇隆为代表的劳工民众主义(Labor Populism);以厄瓜多尔前总统贝拉斯科和秘鲁前总统藤森为代表的选举民众主义(Electoral Populism)。本文将从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视角出发对阿根廷民众主义进行分析,并试图对民众主义的研究争议提供一种观点。 

作者简介

姓名:金晓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