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世局2022:趋势与展望
2022年01月25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号
2022年01月25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关键词:2022;展望;世界局势;十方面

内容摘要:展望2022年,世界格局、大国博弈、全球经济、传统安全、政治思潮、技术进步、人口结构、关键初级产品、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治理等方面的演进趋势值得关注。

关键词:2022;展望;世界局势;十方面

作者简介:

 

世局2022:趋势与展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授权发布

 

  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叠加全球疫情,进入动荡变革期。在新的十字路口,“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亟需新解答。

    展望2022年,世界格局、大国博弈、全球经济、传统安全、政治思潮、技术进步、人口结构、关键初级产品、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治理等方面的演进趋势值得关注。

 

世界格局:“东升西降”“西强东弱”态势依旧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关键的变量是主要国家间的力量对比。经济实力是衡量国家力量最常用的指标,当前,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对发达经济体的赶超进程仍在继续,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同发达经济体的“双速增长”态势依旧。但是,短期内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赶超仍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发达经济体仍在全球经济中居于重要地位,在军事、科技、金融等领域具有相对优势。

大国博弈:向交往受限的“平行体系”演进

 

  在全球产业链“客观”断裂和“主观”断裂的共同作用下,全球经济在产业链领域可能逐渐形成两套体系。以此为基础,大国之间的分化组合将推动世界向更加广泛的“平行体系”迈进。美国对华博弈开始由“同规博弈”转向“异规博弈”,并在意识形态、经贸投资、科技研发、军事安全等领域展开不同规则体系下的竞争,从而推动构筑中美各居一方、相对独立、交往受限的“平行体系”。

全球经济:向中低速增长回归

 

  2022年,新冠肺炎疫情走势仍将直接影响全球经济未来表现,特别是病毒频繁变异增加了疫情防控和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短期来看,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政策调整动向将是影响全球经济走势的最主要变量之一。如果主要发达经济体应对通胀、推动复苏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失当,则会引发外围国家资产价格动荡甚至暴跌,进一步冲击经济复苏,殃及全球经济增长。

“印太”地区:传统安全形势日趋严峻

 

  从空间分布趋势看,未来地区热点问题将逐渐向“印太”地区集中。相应地,世界其他地区的安全冲突将越来越难以吸引大国的足够关注。中期内,美国将战略资源集中于“印太”地区的趋势不会改变。“印太”地区发生安全冲突的概率、频率和烈度,以及发生安全冲突的溢出效应和国际关注度都可能会显著高于其他地区。我国周边安全局势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将可能因此进一步增加。

保护主义:国家过度干预不断强化

 

  从政治和社会思潮演化趋势来看,部分国家内部治理问题增多,发达国家政治极化现象更加突出,并可能引发大规模政治和社会动荡。越来越多西方发达经济体出现了保护主义和国家过度干预,并主要表现在产业保护政策的盛行、国家安全审查的滥用、国际经济合作与政策协调的政治化三个方面。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发达国家的过度干预还将进一步升级,全球保护主义将成为国际经济政策协调和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掣肘。

技术进步:双向效应持续放大

 

  新一轮技术创新,特别是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有望推动制造业和服务业生产效率在未来几年大幅提升。但是,技术进步也可能对经济社会发展乃至国际关系产生负面溢出效应。首先,技术领域已成为大国竞争的重要战略阵地,大国抢占科技制高点的竞争日趋激烈,可能由此引发国家间对抗。其次,数字空间已成为国家利益的交汇点和国家冲突新的策源地,大国围绕信息和网络安全的博弈迅速升温。最后,能源技术创新可能引发世界能源格局的深度调整。新能源时代,地缘政治焦点将从中东转向非洲、拉美少数国家,地缘政治的脆弱平衡面临更多挑战。

人口结构:发达国家老龄化日趋严重

 

  一般来说人口属于长期变量,但人口结构演进到一定程度后会在中短期产生重大影响。目前,发达经济体普遍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劳动力供给减少、创新能力下降、社保和医保相关的财政支出增加、消费需求减少等等。预计2050年,全球65岁以上人口数量将达到5岁以下儿童数量的两倍,并且超过15—24岁青少年人口数量。另外,在欧美国家,移民成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措施。但是,由此引发宗教、种族冲突频现,对政治和社会发展的影响也日益凸显。

关键资源:争夺进一步加剧

 

  主要大国争夺关键资源、确保安全供应及主导能源结构转型的博弈不断升级。一方面,初级产品价格波动对出口国和进口国产生了不对称影响。尤其是对于进口国,初级产品价格上升会影响国内原材料的投入成本,进而对其通货膨胀率、进出口贸易、本币汇率和国际收支等产生不利影响。而出口国的资源民族主义抬头,可能进一步抬升关键初级产品的稀缺性。另一方面,低碳发展对初级产品供求关系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随着低碳经济的快速发展,铜、镍、钴、锂、稀土等关键资源的需求将大幅上升,大国对关键资源的争夺将进一步加剧。

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进程持续

 

  长期以来,美元一直占据国际货币体系中心地位。但是,随着欧元地位不断巩固、人民币等新兴市场货币地位的不断上升,以及美国滥用金融制裁,国际货币体系将向多元化进一步演进。美国政府债务负担率快速上升、在全球的GDP占比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元自身地位。美国滥用金融制裁将进一步加速“去美元化”进程。如果英法德三国推出的“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EX)不断成长壮大,甚至拓展其功能与成员国范围,那么美元“过分的特权”将更有可能受到削弱。

全球治理赤字:消除难度持续加大

 

  当前,全球治理的工具化和武器化趋势日益明显,多边治理体系改革举步维艰。这突出表现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停摆,且改革谈判达成共识困难重重。应对气候变化亟待全球行动,如何处理好减排与发展、能源转型与经济正常运转之间的合理衔接问题,仍困难重重。此外,数据安全、生物工程、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治理普遍存在机制和规则缺失问题。如何防范相关领域的风险,还需世界各国进一步加强协调、弥合分歧和争取共识。

 

    (声明:本网邀请专家学者进行相关领域学术理论研讨,为专家学者个人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