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社科要论】“民主峰会”无法治愈美式民主病
2021年12月03日 16: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海涛 字号
2021年12月03日 16: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海涛
关键词:民主峰会;和平发展;美式民主

内容摘要:“民主峰会”显示美国正在有意识地选择一种撕裂和对抗的模式以应对中国的崛起。这显然不符合世界人民对和平与发展的强烈要求,当然也无法真正推动民主发展和进步。

关键词:民主峰会;和平发展;美式民主

作者简介:

 

    观点提要:

    “民主峰会”显示美国正在有意识地选择一种撕裂和对抗的模式以应对中国的崛起。这显然不符合世界人民对和平与发展的强烈要求,当然也无法真正推动民主发展和进步。

 

  在2020年大选中,拜登誓言一旦当选就将召开“民主峰会”,以挽救处于“严重衰退”中的所谓“全球民主”。在上任将近一年之际,拜登政府终于着手兑现竞选承诺,宣布将在12月9日至10日举办线上“民主峰会”,同全世界110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共同商讨包括“对抗威权主义”、“打击贪腐”以及“促进对人权的尊重”等问题。上述三个主题据称是广泛征求了来自政府、多边组织、慈善机构、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专家的意见才得以确定。然而只要对其稍作推敲便可发现,美国政府的做法更像是“病急乱投医”——召开“民主峰会”既无法找到所谓“民主衰退”的真正根源,也不能帮助美国达成构筑意识形态同盟以对抗中国等“竞争对手”的效果,反而对全球民主发展将造成系统性伤害。如此费力不讨好的行为,何苦来哉?

  当前在西方社会,尤其是在政治精英中弥漫着一种“民主焦虑症”,即认为全球民主发展遭遇到了自冷战结束后最严重的挫折。不少专事“民主推广”活动的西方机构和个人发现其所认知的“民主”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倒退,而在“历史终结论”中所呈现出的,那种自由民主体制将主导人类未来社会发展进程的乐观情绪已不复存在。根据西方所设定的民主标准,全球范围内“民主国家”的数量在过去十五年间确实出现了减少的趋势。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参照西方模式所建立的政治体制要么因为失去外部支持而被彻底推翻,一如美国撤军后的阿富汗;要么因为各自内部政治经济条件的变化而出现了为西方所不乐见的一系列调整。这种尴尬局面的出现使得曾大力鼓吹美式民主政治优越性和普适性的部分人士惊呼“民主病了”!

  美式民主的确病了!其症结之一在于,人民对现行政治制度的深刻不信任。民主的本意是“人民的统治”,是人民拥有平等参与公共政策的权利。然而在现行西方政治体制下,民主仅仅是每隔四年或五年才行使一次的权利。而在其他时候,当政者并不受民众的制约。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中,从煽动种族情绪到反智主义防疫政策,民众对总统乖张离谱的行为根本无法采取具有实质性的反制措施。时至今日,人们仍然对特朗普因不愿接受竞选失败而暗中诱导支持者们强行闯入国会大厦感到心有余悸。从某种程度上讲,恰恰是美式民主体制造成了今日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的现实。更根本性的原因在于,长期以来“政治民主”保证“经济繁荣”的论述与部分民众的真实生活体验不符,这导致人民对美式民主的效能也产生了严重怀疑。“民主国家联盟基金会”和德国民调机构拉塔纳公司联合开展的“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显示,有50%的美国受访者担心自己国家并非民主国家,更有59%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政府只代表少数团体利益。

  美式民主病的症结之二在于将个体经验对外进行无差别复制。自冷战结束后,秉持“自由国际主义”的美国决策精英们开启了一波又一波的“民主推广”乃至“民主改造”计划。然而,霸权推动下的民主化浪潮严重缺乏本土根基,其发展状况高度依赖于外部势力的持续“输血”。一旦外部支持减弱甚或消失,“民主化”的脆弱性就暴露得一览无余。这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为什么随着西方实力的相对下降,按西方标准界定的“民主国家”数量也开始不断减少。

  人生病了就理应接受治疗,然而面对前所未见的“民主病”,美国的决策精英们非但没有“对症下药”,反而有意无意地开出了一张错误的药方。无论是“对抗威权”、“打击贪腐”,还是“尊重人权”,美国花费气力组织起的“民主峰会”似乎并没有在认真回应以美国为代表的西式民主体制本身的症结,反而又祭出了其最为熟悉的“乾坤大挪移之法”,试图通过模糊焦点和转嫁矛盾的方法应对“民主衰退”问题。殊不知,通过召开一次国际会议来解决主办国国内难题的情况在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成功的先例!

  事实上,美国政府召开“民主峰会”的真实意图当然不是为了解决“民主赤字”的症结,其核心目标就是要构建起所谓“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意识形态同盟,将国家间的战略竞争问题包装为“民主”与“专制”的对抗问题,以达到拉拢盟友、孤立对手的效果。然而这一目标能否真正达到,既取决于召集人的领导力高低,也取决于参会者的配合程度。当前,各方参与“民主峰会”无外乎基于两种主要心态:多数参与者无非就是“凑热闹”,毕竟在有如此数量众多参与者的国际会议上,多样性远超同质性,“议而不决”已然在各方的预期之中。在美国邀请与会的110个国家和地区中,符合西方“民主”标准的不过70多个。这导致邀请名单一经公布就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内部引发了大量的质疑声音。何为民主?何为非民主?连这一基础认知都难有共识,何谈其他?当然,也有极少数参与者是为了“倚美制华”——但抱持如此心态的参与者究竟是狐假虎威、挟洋自重,还是受人驱使、玩火自焚,大概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

  由此可见,美国召开的“民主峰会”不过是形式大于内容,重造势轻结果的清谈会,是为了凸显“美国回来了”,以及印证拜登政府正在努力实现“重新领导”。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峰会”显示美国正在有意识地选择一种撕裂和对抗的模式以应对中国的崛起。这显然不符合世界人民对和平与发展的强烈要求,当然也无法真正推动民主发展和进步。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简介

姓名:黄海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