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社科要论】借“民主”而言其他无益于民主,也无益于其他
2021年12月03日 15: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程亚文 字号
2021年12月03日 15: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程亚文
关键词:民主峰会;人类共同命运;民主监督;价值观外交

内容摘要:拜登政府目前所设置的“民主峰会”方式,无助于让人们深入讨论民主制度的得失,也无助于人类面对共同性的问题和挑战,并发展出超越国家层面的民主机制,它所反映的只是传统以国家为中心的狭隘和自利,这样的“民主峰会”是对人类共同命运的有意破坏,而非对人类共同前途的积极探索。

关键词:民主峰会;人类共同命运;民主监督;价值观外交

作者简介:

 

 

    观点提要:

    拜登政府目前所设置的“民主峰会”方式,无助于让人们深入讨论民主制度的得失,也无助于人类面对共同性的问题和挑战,并发展出超越国家层面的民主机制,它所反映的只是传统以国家为中心的狭隘和自利,这样的“民主峰会”是对人类共同命运的有意破坏,而非对人类共同前途的积极探索。

 

  由美国发起并主持召开的“民主峰会”,将于12月9日至10日以视频形式举行,拜登政府邀请大约110个国家及地区参加,喊出的口号是“反对威权主义、打击贪腐以及促进尊重人权”。有趣的是,一些被认为民主的国家,没有被邀请参会;一些被认为民主质量不高的国家,却被邀请参会了。“民主峰会”背后的美国心思,再也清楚不过。不过是借“民主”而言其他,通过“价值观外交”重塑美国的“软权力”,打压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对美国的“挑战”,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和竞争优势。

  早在一年多前,当时还是作为总统候选人的拜登,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美国必须再次发挥领导作用》的文章,提出“美国回来了,准备好了领导世界”。“民主峰会”是美国意图重新“领导世界”的一场大戏,不过,受邀参加会议的国家数量,只有联合国会员国数量的一半稍多,这究竟表明美国是在“领导世界”,还是在“领导半个世界”?将“半个世界”拉入美国会场,而将另半个世界隔离在外,意味着美国不是在推进一个共同世界的建构,而是在分裂世界,将世界刻意塑造成两个世界的对立。这不能不使人想到以意识形态站队的冷战。

  当拜登政府希望通过“民主峰会”来重建美国的威望和其领导地位、并打压“挑战者”时,需要提出的疑问很多,这其中还包括:

  首先,美国以往推进的那些“价值观外交”,对其他国家来说,到底是利好,还是厄运?过去几十年间,美国是对外用兵最多的国家,所打的旗帜,不是“人道主义干预”,就是“推广民主价值观”。然而,我们看到的,在美国的精确制导弹药凌空轰炸之下,并没有终结恐怖主义,也没有真正地建立起民主“善治”,更没有带来可观的经济发展。不久前美军全面撤出阿富汗并默认曾被它列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塔利班掌握政权,所宣告的正是对阿富汗“民主改造”的失败。有一句传得很多的话:凡是在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政策上跟着美国走的国家,都发展得比较好。较真来算一算,在最近四十年的全球化浪潮中,有多少国家不是在向美国学习呢?但又有多少国家真的如中国那样,获得了可观的经济增长、民生改善和社会进步?其实寥寥无几。

  其次,近些年来,民主的质量在美国到底是在提升还是下降?最近,美国政治学者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万字评论《我们的宪法危机已经到来》(Our Constitutional Crisis Is Already Here),指出美国正陷入19世纪60年代的内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和宪法危机。未来三至四年里,极有可能发生大规模暴力事件和联邦权力崩溃,而国家也极有可能分裂成交战的红蓝飞地。这不免使人想起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大西洋月刊》发表知名调查记者巴顿·盖尔曼(Barton Gellman)的长篇报道《可能让美国崩溃的大选》(The Election That Could Break America),他同样描绘的是美国走向悬崖的危险图景。与之相应,今年1月6日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事件,让人感受到了政治纷争在美国未来转化为更多更大暴力冲突场景的可能。与以往不懈宣扬“民主的成就”不同,近些年来,包括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内,越来越多的西方观察者都认为当前美国政治制度在走向衰败并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民主制度已经演变为否决制。这样的一个美国还能为世界建立“民主”标杆吗?恐怕不过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再次,对民主的损害究竟来源于外在异质国家还是其他?拜登政府塑造了一个“威权主义”的外部敌人,这符合美国政治的习惯,即将自身问题转化为外部问题。然而,它无法摆脱民主质量下降乃是一个美国内部问题的事实。福山指出:美国“民主主义在当前存在的不安并非来自不同体制的挑战,而在于政治衰退等自身失误”,他因此历数了诸种内因,比如金融、能源、农业等众多领域的特殊利益集团都在左右政治为己所用,并想方设法阻挠各种重大改革;美国的法律体系越来越“完备”复杂,导致“民主”程度过头了,其表现形式就是立法部门在干预美国政府发挥职能。去年,福山还联合其他学者撰文指出,巨型科技公司已在严重损害美国民主,微软、谷歌、亚马逊,以及大会计公司、全球性信用评定机构、沃尔玛等,可以利用强大的资本权力与平台优势,独立与各个国家打交道,并对各个国家逐一击破。福山所说并非没有道理,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已使人类生活高度相互依赖,但大型跨国公司等非国家行为体借机而起,已在瓦解很多国家的内部治理,产生了必须国家之间通力协作才能解决的全球性议题。因此,研究如何在跨国层面发展起民主机制,让全球资本主义体制内的非国家行为体,如巨型科技公司、跨国媒体集团、华尔街投资银行、避险基金、信用评级机构、大会计公司,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等,也受到真实广泛的民主监督,制约它们的社会性权力带来的消极影响,变得十分重要,而这是国家层面的民主机制所无法解决的。

  为化解全球化中的诸种不平衡,组织一场全球性的“民主峰会”,是有必要的,但其形式和内容都需要调整。在当代世界,“民主”的价值何在、什么是“好民主”什么是“坏民主”、民主机制该如何完善,的确是一个需要展开系统省察的问题,尤其是美国的政治衰败和民主失度,更需要做出深刻反思。人类政治生活离不开民主,提高民主政治的质量,开拓跨国层面的民主机制建构,值得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如果民主机制如当前的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所表现的那样,沦为形式而无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甚至转变为政治斗争的工具,那是民主制度的悲哀,是不值得追求的民主。因此,“民主峰会”的合适召开方式,应当在联合国的框架内举办,吸纳世界所有国家参与,而其必备议题,则是检讨西方民主制度在当代世界实际运用中的效能减退,特别是帮助美国对其民主制度出现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做出会诊。

  拜登政府目前所设置的“民主峰会”方式,无助于让人们深入讨论民主制度的得失,也无助于人类面对共同性的问题和挑战,并发展出超越国家层面的民主机制,它所反映的只是传统以国家为中心的狭隘和自利,这样的“民主峰会”是对人类共同命运的有意破坏,而非对人类共同前途的积极探索。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简介

姓名:程亚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