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社科要论】推行美式民主的两个谬误
2021年12月03日 14: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任晓 字号
2021年12月03日 14: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任晓
关键词:美式民主;人民民主;文化差异;公共利益

内容摘要:美国以自己的民主标准为普适标准,以之为唯一标尺衡量谁民主谁不民主的一套做法,可以休矣!

关键词:美式民主;人民民主;文化差异;公共利益

作者简介:

 

    观点提要:

    民主只是一种政治形式,它本身并不是目的。美国以自己的民主标准为普适标准,以之为唯一标尺衡量谁民主谁不民主的一套做法,可以休矣!

 

  2021年12月,在美国主导下,要召开所谓“民主峰会”,这是世界的一个坏消息。

  为什么这么说?其原因在于,这是一种分割世界之举,把世界划分为民主和非民主两大阵营,而美国俨然是“民主阵营”的首领。

  当今美国实行的民主,是从美国的土壤中生长起来的,应该说有它的合理性。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到美国进行了一番考察,回到法国后,他写出了一部书,名为《论美国的民主》,试图揭示美国这个国家社会及其制度的精神,后来成为一本经典之作,至今仍不断得到讨论。

  但问题在于,有相当多的美国人士认为美式的民主适用于世界各国,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政治模式。这样一来就大成问题,也大可质疑了。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之间,其历史、社会、发展水平和政治传统、政治文化存在很大的差异,因而就无法按照同一种模式来推广、移植某种政府形式的。如果不顾条件,硬要这样做,一定会产生政治体制的“四不像”,不伦不类,最后惨淡收场。这样的例子可谓比比皆是。阿富汗就是一个现成的“标本”。美国以武力开道,管治阿富汗二十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试图在阿富汗移植竞选、选举等美式民主的一套,结果如何呢?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国的希冀完全以失败告终。

  实践表明,橘逾淮则为枳,生硬地从外部强加一种产生于完全不同的气候、土壤条件的政治模式,大抵是要以失败收场的。更糟糕的是,以军事手段、武力方式强加他国,“如果谁不要自由,就要强迫使他自由”,常常带来更大灾难性的后果。对于阿富汗来说是这样,对于伊拉克来说也是如此。

  美国为把阿富汗转变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花费了巨额资金。该国布朗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的投入达2.26万亿美元之巨。又据美国国防部,从2001年10月到2019年9月,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支出总额达到7780亿美元。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在重建项目上还花费了440亿美元。结果如何,是世人都看到了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国会作证时承认,美国在阿富汗“收获”的是一个“战略性的失败”。当然也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

  这是美式民主观的第一种谬误,即相信美式民主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并且不惜动用武力加以推进,这又是十分危险的。这种权力的傲慢,只有撞了南墙后才会回头。在阿富汗完败和仓皇撤离,不知是不是会使某些人士头脑清醒一些?

  第二个谬误是不知道美国民主在退化。事实是,美式民主在发生退化,其症状甚多,我们试着来分析一下。

  其一,政治僵局。从政党制度来说,美国实行两党制,两大政党掌控政局。同时,又设计了一套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相互牵制的制度安排,使其相互制约。在国会,如果两党及其议员所作所为都出自公心,可能会运作得比较顺畅。然而若干年来,国会两党之间屡屡出现相互否定的现象,导致政策议程延缓乃至停顿。近年来在国会,两党执政理念之争愈演愈烈,政治极化日趋严重,加剧了政治僵局。在国会与总统之间,也大抵如此。美驻华大使一职自2020年10月起就出现空缺,若是等待国内大选尘埃落定之后由新一届总统提名,还情有可原。然而新的总统就任已经十个多月,提名本就已经慢了一拍,而根据制度安排,大使的提名人选需要经过参议院听证,通过后才能上任。然参议院外委会迁延日久,加之敌视中国的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占据要津,于是,总统提名的大使人选尼古拉斯·伯恩斯迟迟无法安排听证程序,一再拖延,空缺至今。

  其二,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政策制定。形成利益集团,并成立自己的组织开展政治活动,在美国是合法的。由于这一缘故,各种利益集团施展浑身解数,为的是维护和扩展自身的利益,它们不见得是公共利益或公众利益。有利于公共利益但可能不利于某个具体利益集团的政策,于是得不到制定和执行。众所周知,美国社会枪支泛滥,美国人拥有的枪支数量超过全国总人口数,枪击事件此起彼伏,控枪的必要性是如此显而易见。然而,尽管呼吁不断,国会在控枪问题上始终无所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以全国步枪协会(NRA)为代表的拥枪利益集团竭力游说国会议员,竭力阻挠,致使控枪立法寸步难行,枪支暴力也一直得不到遏制。

  其三,与此有关的是,金钱绑架政治权力。政客竞选国会议员不能缺少资金,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竞选所需要的资金扶摇直上。于是,手中掌握金钱的个人或组织就有了“用武之地”,即以金钱扶植或绑架国会议员。权力不是为整个社会和最广大公众的利益而行使,而是为了特定的组织甚至个人而行使,这是权力的变异。“有钱能使鬼推磨”,于是在美国大行其道。若干年来,美国的智库也出现了类似的变异现象,金主利用手中掌握的资金,支持和掌控某些智库,使其为特定的政策主张代言,大力鼓吹金主所希望其推销的政策。这同样也不是从社会的公共利益出发而是从特定个人或组织出发。

  其四,“永远在竞选”的现象十分严重。美国政治学家所概括的“永远在竞选”(permanent campaign)现象,是指国会议员从胜选的那天起,就要想着下一次的选举。就是说,议员最优先的考虑是连选连任,其他的都等而下之。于是,为了连选连任,议员的脑子里所想的始终就是竞选。选举是一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情。政客必须要筹款,制订战略,参加少则数十场多则几百场竞选活动,光是争得权力和维护权力就已经占据政客的几乎全部时间,因此,根本没有时间去用这种艰难争得的权力真正做点什么。

  更有进者,既然选票就是一切,就得迎合甚至讨好选民。为了讨好选民,就得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显示出给其带来的好处。如此一来,政客就只注重短期效益,缺乏中长期的考量,当然总体布局也就无从谈起,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有害而无益的。

  不久前,总部位于瑞典的“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在其发布的《2021全球民主现况》中,首次将美国列入“退步的民主国家”名单中。报告称,美国至少从2019年起就开始陷入民主退步。西方国家的报告作如此的判定,是很能说明问题的,而且恐怕还是客气的。

  在这个问题上,最关键的一点是世人要明白,民主只是一种政治形式,它本身并不是目的。任何一种政治形式,根本的目的在于助益国家发展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祥和有序。而美式民主的一些做法,很可能已经背离了上述根本目的。因而,人们很需要反思美国的民主是不是在退化。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山的“陷落”,以一种极为戏剧性的方式,折射了美式民主存在的问题。

  综上可见,美国以自己的民主标准为普适标准,以之为唯一标尺衡量谁民主谁不民主的一套做法,可以休矣!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简介

姓名:任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