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国际观察】美方应采取切实行动维护好中美关系的“护栏”
2021年11月24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林杰 黄云松 字号
2021年11月24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林杰 黄云松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1月16日,中美两国领导人举行了视频会晤,藉由元首外交的形式,通过充分、深入的沟通和交流,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阶段,向中美两国和世界发出了强有力信号,这有助于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

  习近平主席在会晤中指出:“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而美国总统拜登也表示,意在为中美关系的进程加装“护栏”。从双方元首的交谈中可以发现,中美有必要在多个层面加强接触,并确保在两国关系发展中建立“护栏”,使其不会偏离到冲突中。

  “护栏”是一种约束性与保障性的条件,构成双边关系进程中的“底线原则”,通过彼此克制,使双方在自我约束的基础上,达成理性行为与文明表达,确保拥有共同利益的两国,在各领域累积出良性的竞合结果,从而答好中美关系的必答题。“护栏”是建立在常识性概念之上的,取决于对国际关系的知识性理解。“护栏”维护在于袪除诠释过程中主观偏见与激情狂热的要素,达致对于大国关系所当有的根本性、妥协性与对冲性的接纳。

  国际关系领域本身是一个自足的范畴,一个社会的国内议程与国际议程应当并行不悖地兼顾与协同,但不能将其中一类议程凌驾于另一类议程上,将其中一类原则移植到另一领域中。国际博弈本身是为该领域中竞争的结果而竞争,从而实现在国际领域中的博弈优势作为理解国际博弈的准绳,将博弈的结果视作国际博弈的约束所在。但如果将国际议程服务于国内议程,国际博弈的结果将缺乏应有的绩效标准限制,服务于国内议程的目标而往往趋于极端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指出,拜登政府提出的“中产阶级外交政策”有其弊端,将外交政策的方向与结果限制锚定于国内选举议程的受众目标上,导出的是其对于国际经济与贸易政策议题更具偏向性的理解,不利于以应有的比较优势思维与更包容性的视野看待两国关系的经贸领域,导致对于具体议题相对收益的过分聚焦,不利于合作可能性空间的达成。

  理念政治是一种错误的政治思维方式。不宜透过意识形态的“价值棱镜”看待社会领域的事物,更不应将价值思维投射与反映在本应具有理性色彩的外交领域。价值问题是作为一种文化集体经验通过生活逻辑被人们认可,通过具体社会中各自共享的话语纽带,由此在社会范围内实现自身的有效性与真实性。将价值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造就的是不同环境下的价值认知差异被不同利益间的权力互斥逻辑所取代,使得价值本身趋于冲突性,政治本身导向理念化;将价值议题纳入政治议程,造就的是政治中“妥协”与“合作”可能的空间压缩,和“激情”与“狂热”因素的政治放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哈尔·布兰兹在《外交事务》撰文表示,拜登政府的“价值观外交”是立基于“民主优越论”的价值信仰上的。如果以自由主义的话语诠释价值范畴,并以理想主义的进路将价值议题诉诸国际政治议程,会缺乏对于不同社会各自文化特殊性的移情式理解,不利于在真正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开辟更为广泛的双边合作议程与共赢空间。

  国际博弈的双方应坚持均衡博弈的态度,避免博弈的蔓延化。在具体系统中,博弈者之间存在层级结构和信息结构关系的,具有不同的博弈层级,服务于不同层级的需求满足,而在不同层级上,由于博弈的目标及其立基的需求满足的不同,导出博弈结果的不同可能性,其中底层级的博弈由于立基的需求为基本的生存需求,往往趋于零和性,而高层级的博弈因为牵系的是高层级的需要满足,倾向于导出正和博弈结局的更大可能性。关乎中国的领土与主权完整问题,拜登政府在这一领域持续发力,会带来原本中美之间博弈层级的整体下沉至生存权博弈,从而导致正和的可能性空间将极为窄化与微弱。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利明璋表示,尊重中方提出的“清单问题”,有助于遏制中美关系继续下滑。这也是美方明确均衡的博弈态度、界定恰当的博弈层级的前提。

  对于政治范畴,宜采纳自然主义的态度加以理解,摒弃机械主义的思维方式。前者是对于政治现实所具有的生成性与有机性更为切近的理解,后者则是带有人所固有的思维模式的主观偏见。拜登政府提出的所谓界定中美关系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实质上便是机械主义思维的反映,导致的结果是抽象压倒具体、原则压倒现实。对中美之间丰富而多样的联系与交集的反映,当以“理一分殊”的心态,而非“一理摄尽分殊”的思维去对待中美之间的对抗、合作与竞争,以不同的原则去灵活处理不同的议题领域,最终从分殊中提炼出中美关系的底色。不能以预设的总基调作为不可排斥的原则,去处理与应用不同议题领域的不同交集,这往往带来的是非黑即白的二元论处理。坚持所谓的原则统摄,实质上是美方机械论思维方式的反映与投射,或者如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所言是“障眼法”,这不是应有的对于政治的自然主义理解态度。

  客观来说,中美关系当下到了必须加强管理分歧、缓和紧张气氛的时候。这次会晤确认了中美缓和关系管理分歧的共同愿望,也对双方开展合作展现了积极态度,为今后一个时期中美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注入了动力。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尤其需要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建好“护栏”,以防止双边关系脱轨失控。而“护栏”如何落实,需要美方真正采取建设性的行动呼应。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林杰 黄云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