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中美竞争博弈下的中国战略选择
2020年06月22日 11: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汪书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月15日,应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当代亚太》执行主编高程作题为“中美竞争博弈下的中国战略选择”线上学术主题报告,本次报告会由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小鼎主持,校内外共计300余名师生参加了此次会议。

  高程在报告中主要探讨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方面,中国所处的崛起阶段。她从历史上崛起国与守成国的博弈案例入手,对比中国经济发展规模,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崛起的起步阶段;第二个方面,分析了中国在与美国地缘政治博弈中所面临的困境,剖析了现今美国对中国的策略定位以及施加压力,进而对中国在崛起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进行了风险评估;第三个方面,阐述了中国对周边外交环境的布局以及“一带一路”建设与推进的发展方向,并对中国如何降低对美国所建立国际经济体系的依赖提出建议。

  中国正处于崛起的起步阶段

  高程首先对中国崛起所处的阶段,以及中国如何与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互动进行了深入分析。她指出,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达到了美国经济规模的63%,这个经济总量指标本身并不能作为单独判断大国崛起阶段的依据。在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研究中,大国崛起的核心议题是讨论崛起国和霸权国之间的互动关系,由于所处历史阶段不同,国家类型也不相同,因此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可能性。高程以历史上德国、日本、美国、苏联为案例,认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当时的经济规模几乎追平了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国,而美国在19世纪90年代的工业产值也已经超过英国,成为头号的工业强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早期的苏联和德国都处于崛起状态,苏联在它经济规模鼎盛期间,有“华沙条约组织”和“经济互助委员会”为基础的独立军事安全和经济体系,这和美国主导的体系实际上是处于分庭抗礼的状态。

  高程指出,中国的崛起优势在经济领域,目前还处于崛起的起步阶段,而且并没有达到当年苏联可以建立平行体系的程度。如果和当时的德国相比,现在的中国对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依赖性会比德国强。

  中美经济实力对比的结构性矛盾

  随后,高程探讨了中美竞争背景下中国遇到的崛起压力及策略选择。她指出,从现实主义角度来看,美国已经把中国确定为体系内的竞争对手,中美两国的经济实力正在逐渐拉近,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中国与美国的经济差距加速拉近。中国现在的崛起困境主要是美国设置的经济压力陷阱,而不是国际关系领域所讨论的修昔底德陷阱。因为中美矛盾实际上由于结构性矛盾引发,而结构性矛盾的基础主要来自中美两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对比,以及美国对两国经济实力对比呈现出的负面预期,相应地做出了一系列预防性的战略回应。

  高程认为,中国学界的主流观点是中美经济相互依赖扮演着两国关系“压舱石”的角色,但美国外交决策层实际上跟中方看法略有不同,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他所代表的美国保守势力认为,中美经济关系恰恰是中美结构性矛盾的突出的体现,并且是中美政治矛盾的症结。相反,中国则希望中美通过经济领域的密切合作,进而推进两国政治关系的稳定,这就形成了双方的认知错位。

  对此,高程表示,中国要提防中美两国陷入安全领域的修昔底德陷阱,并警惕美方阻断中国经济积累进程的意图,从而让中国以牺牲自身经济发展为代价做出政策让步。中国需要做的不是试图建立与既有经济秩序分庭抗礼的制度安排,而是缓冲与美国脱钩的风险。在谈到中国今后如何面对美国的战略打压时,她认为,中国在未来需要具备预防性的抗打压能力。

  依托“一带一路”发展周边外交

  目前,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关系始终是中国外交的重要方向之一。“周边”是当代中国特殊的外交地理概念,“周边外交”体现出外交工作的特殊性、复杂性与重要性。高程从中国具体战略和政策角度,以“一带一路”倡议与周边外交发展为切入点,分析了“一带一路”的目标设定,及依托“一带一路”来化解中国崛起困境的路径。

  高程认为,经济学界和国际关系学界在讨论“一带一路”倡议时应将其放在更高的时空角度,“一带一路”首先以经济优先为目标,这是基本的方向,是否以本国政治优先为目的则受中国外交环境约束所决定。

  高程表示,从经济角度来说,现阶段中国对外政策更多的是市场资源的拓展和企业海外利益的维护。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一带一路”的首要目标应该定位于如何缓解中国的崛起困境,如何让中国顺利跨过崛起的起步阶段遇到的经济阻碍。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带一路”的经济目标和政治目标它不是一个根本对立的关系,也不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她认为,中国可通过“一带一路”在周边建立能够有效降低对美国及西方发达国家产业链依赖,更加自主、更加健康的地区经济架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需要逐步提高作为周边国家最终消费品市场的地位。

  在提到如何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时,高程认为高质量发展的首要前提就是合理使用经济资源,将“一带一路”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周边外交领域,从而使战略资源投入形成产出效应。高程指出,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可以为周边国家提供更多的消费产品,优化与周边国家的对外经济结构,塑造中国在周边国家的影响力,最终实现更加健康、稳定的国际秩序。

  现实思考

  当前,中国正进入大国崛起的重要时刻。美国利用贸易争端、科技对立来打压中国,甚至宣称“脱钩”,就是试图阻挠、干扰中国实现大国崛起。对此,一方面,中国需要时刻保持稳经济、促发展的的大局意识,主动融入世界,持续推进大国崛起进程。另一方面,中国要有科学、合理、高效的战略选择空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利用好“一带一路”的投资机遇,重点推进与东南亚等国家的战略对接,促进国内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升战略选择空间。

作者简介

姓名:汪书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