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当前国际油价暴跌的地缘政治分析
2020年04月06日 22: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永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自2016年国际油价暴跌至每桶30美元后,沙特和俄罗斯开始削减石油产量、稳定石油价格,形成了“欧佩克+”利益联盟,并达成每日减产210万桶石油供应的共识。不过,沙特希望到2020年将这一数字提高到360万桶。3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总部会议上,沙特正式向俄罗斯提议:欧佩克与俄罗斯应在现有减产基础上,每日再减产150万桶,也就是减少全球约1.5%左右的石油供应量,以应对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导致的石油需求锐减。但是,俄罗斯拒绝了该提议,双方并未达成一致。作为回应,沙特遂宣布将本国石油日产量提高到1000万桶以上,并以大幅折扣(下调4至7美元/桶)向市场供应原油。

  沙特和俄罗斯各自立场

  从沙特方面看,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产出国,如纯粹从商业竞争角度考虑,沙特实施的即是所谓“低价倾销”,从而打垮竞争对手的策略。沙特的胜算在于,对石油生产国而言,特别是像俄罗斯这样经济相对单一的国家,其国家预算的基础是油价不低于某一阈值(一般认为,俄罗斯要实现收支平衡,油价须维持在40美元/桶左右)。如果价格跌破这一水平,时间一长俄罗斯就会出现财政崩溃。而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的石油生产成本能与沙特相比:沙特现在每开采一桶原油只需2.80美元,而埃克森美孚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成本则分别约为16美元和20多美元。据彭博社报道,沙特私下还告知一些市场参与者,如果有必要,他们还可大幅提高产量,甚至能达到创纪录的每日1200万桶(沙特目前的日产量约为970万桶)。

  如果考虑到地缘政治因素的话,沙特此举除了和俄罗斯形成经济层面的对峙外,还意在以降低价格的措施,进一步加剧石油市场供给过剩的局面,起到打击伊朗、削弱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从俄罗斯方面看,在如何更好地平衡全球能源市场的问题上,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根本分歧在于,沙特指望所谓“OPEC+”的联盟就能控制国际原油市场供给从而让价格上涨,但俄罗斯在努力阻止价格上涨。2016年,俄罗斯与欧佩克所达成的产量协议,本意是希望通过协调减产共同推高油价,结果事与愿违。一边是OPEC、俄罗斯的减产,另一边却是美国页岩气企业不断提高产量,乘机抢占了减产让出的市场份额。所以,俄罗斯认为这种限制供应的政策只能让美国渔翁得利。

  俄罗斯不同意减产除了市场份额的考虑外,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是重要原因,特别是与近期美国对俄方“北溪2号”管道项目及其石油公司的制裁有关。简单来说,俄罗斯在与沙特的油价竞争意在向美国施压。表面上看,原油价格降低,对美国普通消费者是好事。特朗普发推文也在鼓吹油价下跌“对消费者有利”,俄罗斯降低油价看似是在选举年帮助特朗普。但是,特朗普和普京都没有明说的潜在危险是,低油价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其副作用远超消费者得到的实惠。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显示,近十年来,随着美国对石油钻探技术的大力研发,美国能源产业迎来了页岩油开采技术革命。2010年以来,美国原油产量一直增长。2015年以来,美国能源出口量超过了进口量。2018年9月更是达到创纪录水平——超越俄罗斯和沙特,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日产量接近1100万桶,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油价暴跌,意味着美国产油地区将受到严重打击。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将会放慢钻探投资,并大量裁员。当然,能源危机的爆发从来都不会是局部性的行业危机,不仅企业投资和工人家庭收入受影响,各州的税收、教育、基础设施和其他公共服务都会被波及。因此,国际评论界一致认为,目前低油价对美国消费者的好处远没有对其石油企业和就业率的伤害大,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提振作用微乎其微。

  “焦土战略”只为重回谈判

  在沙特刚刚放言要将其日产量提高到1000万桶以上时,3月10日,俄罗斯石油部长也声称,俄也可以在一个月内将产量提高一倍。对于两个以石油为经济命脉的国家不顾财政崩溃的危险相互叫板,可以被认为是“焦土战略”:在一场消耗战中,胜利者不是拥有压倒性力量的一方,而是拥有更强承受破坏能力的一方。那么双方各自能承受的破坏力限度有多大呢?沙特宣称有5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作后盾,但是有不少评论文章指出,长期的低油价将使沙特的国家预算吃紧,并有可能引发沙特货币里亚尔贬值,从而削弱投资者的信心。

  俄罗斯只有1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石油和天然气等自然资源的出口创汇占其财政收入的一半。俄罗斯前经济部副部长米哈伊尔·德米特里耶夫(Mikhail Dmitriev)曾表示,即便油价回升至每桶40美元,仍会造成“一种危险的局面”。据媒体报道,俄罗斯2019年的通胀率达到两位数,而为苦苦挣扎的俄罗斯公司纾困的主权财富基金也已几经耗尽,不少工厂关闭也加剧了民众的不安。俄罗斯不但要应付国内的财政危机,还要应对当前俄土之间就叙利亚的军事干预问题而产生的激烈摩擦。因此,俄罗斯的确是在两条战线上作战。

  因此,这场围绕原油供给引发的油价暴跌,双方都很清楚这样的结果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一点从发动价格战的沙特一方的最终诉求也可以看出。国家之间的竞争毕竟不能靠低价就能把对方挤兑出市场,沙特打价格战的目的最终还是要“以战促和”。不过,站在沙特这一方看,如果这场价格战变得旷日持久,油价一步步下跌,即使达到了重树石油市场霸主地位的目的,最后自身也只能落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

  启示与建议

  从国际油价暴跌引发世界金融市场震荡中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显见事实,那就是石油早已不单是经济资源,更是国家的重要武器。自从1973年10月沙特领导的阿拉伯国家联盟突然停止了石油运输,以应对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后,石油就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战略武器——那场石油禁运直接使每桶石油的价格翻了两番,由此对依赖石油的西方经济体造成了巨大冲击,民众生活成本大幅上升、大规模失业和社会不满情绪日益加剧。而近半个世纪后,今天的石油危机与其说是由原油浮动价格决定,不如说是由原油的地缘政治决定。

  对我国而言,国内外分析人士对油价暴跌大多持较乐观态度。2019年,中国总计进口37亿桶(5.06亿吨)石油,较2018年增长9.5%,这是中国连续第17年增加石油进口。因此,作为石油进口第一大国,中国必将成为沙特、俄罗斯邀约的对象。

  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有利于中国释放内部压力,为恢复经济发展赢得时机。由于前期猪肉供应短缺以及新型冠状病毒暴发造成的供应中断,中国1月份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5.4%。现在较低的油价将有助于国家节省巨额成本,缓解通胀压力。央行也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可以在不太担心通胀压力的情况下实施强有力的货币政策。特别是在当前国内疫情逐渐明朗情况下,原油成本大降将为我国积极复工复产提供良好外部条件。

  从当前全球经济下行、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的态势看,各国对石油需求的下降潜藏着一定程度的全球金融危机风险,需要警惕低油价导致产油国家财政、货币体系崩盘,从而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动荡。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增强忧患意识,未雨绸缪,精准研判、防范化解经济领域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重点就是防控金融风险。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多年建设我国应对风险的物质基础不断增强、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不断提升,只要我们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不变,是能够因势利导地利用此次油价暴跌的外部环境,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任务。

 

   (作者单位:西安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李永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