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2018爱思唯尔高被引学者榜单引发学术国际化关注
2019年02月28日 10: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徐舟 字号
关键词:高被引榜单;学科发展;国际关系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高被引榜单;学科发展;国际关系学

作者简介:

  2019年1月17日,爱思唯尔(Elsevier)正式发布了2018年中国高被引学者(Chinese Most Cited Researchers)榜单,国内共有来自229个高校、科研单位以及企业的1899位学者入选。作为全球领先的数据服务供应商,爱思唯尔发布的高被引数名单可以被视为学者国际发表乃至国际学术竞争力的重要参照指标。然而,随着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学术国际化趋势背后呈现的一些现象同样值得关注和思考。

  高被引下的学科发展差距

  对于任何学科而言,高被引文献往往代表着这一领域的关注热点和学术前沿,通过对于这些文献及其作者群落进行仔细梳理,则可以清楚掌握这一学科发展的主要脉络和发展方向。对比爱思唯尔高被引学者榜单的各项数据,不难发现榜单所反映的各种学科变化趋势。

  一方面,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呈三级阶梯式格局。其中,理工科类高被引学者比例远高于社会科学各个专业,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存在“差序格局”。从数据上看,本次国内共有来自229所高校、科研单位以及企业在内的1899位学者入选。入选学者共分布在38个不同学科领域,其中材料科学共174位、计算机科学160位、化学159位,物理学和天文学、医学、生化,遗传和分子生物学均有超过100位学者入选。理工科高歌猛进,而社会科学差距明显:经济、经济计量学和金融学18位,心理学11位,艺术和人文学科5位,社会科学31位。可以看出,社科人文高被引学者数量远远小于理工类学者。另外,从社科人文部分学者群体内部来看,包括经济学和心理学在内的社会科学大类高被引学者数量远高于艺术和人文类高被引学者数量。总的来说,三大学科门类之间传统格局仍然保持不变。国际期刊也许有着钟爱中国自然科学学者的传统,但是我们也该承认,目前国内人文社科类学者国际期刊的发表水平仍然较低。社会科学以及人文艺术学科国际学术影响能力有待加强。

  另一方面,社会科学类学者高被引数量与自然科学类学者高被引数量差距正在拉大,体现为社会科学类学者上榜人数涨幅较小。通过横向对比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学科与其它专业学者国际发表的高被引增长速度可以看出,在幅度上,新入围高被引学者主要为理工科类学者,社会科学高被引学者人数并没有出现等比例增长。相比2017年,2018年新增的高被引学者共137人,其中高校新增117人,平均每个专业新增人数应该在3到4人左右。然而对比2017年榜单可以发现,社科人文大类各学科增长乏力,心理学高被引学者增加1人,经济学增加1人,除此之外,其它社会科学,以及人文与艺术类学科入围人数没有变化。根据2016以来的榜单数据分析,这种相对增长差距目前仍在继续扩大。除此之外,纵向对比社会科学三年来的高被引学者人数可以发现,相比2016年爱思唯尔社会科学类学科高被引学者入围人数36人,2017年人数已经下降至31人,2018年社科学者国际发表情况仍然没有好转,仍为31人,并且学者名单变化幅度较小,例如政治学专业当中,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阎学通作为2018榜单当中唯一位政治学专业学者,这已经是他五次入选这一榜单。尽管客观上确实长期存在理工科国际发表远高于社会人文学科的现状,但是这不能成为社会人文学科国际发表增长乏善可陈的理由。也正是因为客观上的不足,社会人文学科学者更应发挥主观动力,找到问题根源所在。

  国际关系学学科发展可能性路径

  正如斯坦利·霍夫曼所言,国际关系学是一门既年轻又古老的学科。一方面,人们对于理解各种纷繁复杂国际现象本质的兴趣日益高涨。另一方面,在国际关系研究队伍不断增多的同时,中国国际关系学者研究水平仍然有待提高。国际高被引名单当中国际关系专业的“集体失声”现象值得广大学子反思。

  第一,研究起点低不是影响学科快速发展的决定性条件。对于国际关系专业而言,作为一门本应最为“国际化”的学科,中国本土国际高被引学者五年以来仅为一人,这一现象与国内国际关系研究的发表环境和研究水平也许不无联系。回顾自然科学发展历程,尽管中国高新技术相关研究存在起点低,起步晚等问题,但是通过不懈努力,目前有些专业已经逐渐赶上国际第一梯队:2013年以来,在1720万篇有关高精尖技术方面的论文当中,中国学者发文290万篇;在研究课题方面,排名前4的课题项目均被中国学者垄断。分析其中原因,鼓励国际发表是其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数量增长是质量快速转变的重要前提。通过鼓励国际期刊发表数量的方式促进研究质量提升,不失为是国际关系学科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

  第二,从人类认知事务角度来看,国际关系专业发展也许还需从强化自身“硬科学”方面入手。人和动物认知事物的本质区别在于,动物只能进行直观思维,“见山是山,见水则是水”。作为具有高级思维能力的生物,人类可以对于各种自然现象进行复杂的概念化思维活动,将各种感知到的自然现象抽象成为概念化、可以通约的符号并进行研究讨论,这也是自然科学发展至今的重要前提。反观国际关系学科,整体专业概念化程度较低,不同概念之间难以通约,带来的直接危害在于国际关系学者无法有效运用更加复杂化的思维活动从事国际关系理论研究,而只能对于各种国际现象进行简单的直观思维。其后果最终导致部分国际关系研究和发表只是低水平重复,学者对于很多常见国际现象的本质难以达成共识,直到今天,仍有许多学者难以区分“国际秩序”与“国际体系”,也难以认识“全球治理”和“全球化”的本质区别。基于上述问题,增强国际关系相关概念研究,提高国际关系学科的科学化水平,使国际关系学成为一门可以有效使用抽象思维而非直观思维的学科,也许正是这一专业发展的可行之路。

  第三,跨学科研究以及借鉴其它学科研究成果将是国际关系学科发展的一大趋势。通过仔细分析2016年以来社会科学高被引学者名单可以发现,城市规划,地理学以及环境学等专业领域的学者占有很大比例,他们基于自身专业优势,强调聚焦社会问题取向,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异军突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沃尔兹借鉴物理学和经学原理提出“国际结构”,到施威勒引入“熵”来解释失序现象,可以看出国际关系学有着长期借鉴其它学科专业的历史。随着国际关系专业发展和“科学化门槛”的初步形成,国际关系学已经逐渐建立起一套强调自身特点的学科体系,如何站在这一高度与其它学科平等对话,已经成为国际关系研究不得不面对的新话题。总而言之,通过爱思唯尔高被引榜单所提供的各种数据,国际关系学人应该从中有所思考,在承认不同学科之间差距的同时,积极努力寻找追赶其它学科的方法思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学术研究没有捷径可走,少一些聒噪的“事实分析”,多一些踏实的基础理论研究,也许当下国际关系学学科发展的当务之急。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徐舟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